地下鐵的空氣帶著一種陰涼的感覺,讓人不禁想要縮起身子,在這個異空間之中,這種感覺特別明顯。

鷹士看著四周,在這個異空間中失卻色彩般的視覺效果,在地下反而沒有那麼明顯,或許是因為這裡的本來就缺乏光線和色彩。

這裡是地下鐵軌道旁的走道,是緊急時疏散乘客用或工作人修理時使用的通道,因此使用的材質是鋼鐵,而且構造簡單,四個人的腳步採在上面發出了「鏘鏘鏘」的巨大聲音,在這個地下鐵的空洞中不斷迴響著。

這時候鷹士有自己走在一個奇妙的迷宮裡的錯覺,即使這裡的道路呈現直線,卻完全無法得知它將會帶領著自己走向何方……

走在最前面的是手邊有手電筒的瓊,其次是全神戒備的克里斯,再接下來是手中拿著地圖和另外一把手電筒的凜,最後則是鷹士。

這樣一行四人已經在這個地下鐵道中走了將近一小時了,依賴著近地鐵站時的照明和手點筒的光,總算是依照的地圖左彎右拐,往地鐵與地下遺跡的交會處前進。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凜有些擔心地問著。

鷹士露出了笑容,雖然凜可能看不到,不過人如果臉上帶著笑,聲音中就會蘊含著不可思議的說服力,這是鷹士的想法。所以即使對方看不見,他也會盡可能地笑著說話。

「別擔心,希爾佛這種奇怪的事件有百分之七十會和地底扯上關係,所以我們的方向應該沒有錯。更何況,剛剛克里斯不是說了,藍也告訴他要往地下走,所以答案在下面應該八九不離十。」

「那個叫『藍』的人,很厲害嗎?」

這次倒是走在前面的克里斯回答了,「藍說的話絕對值得相信,她的第六感很準、身邊又有高位階的精靈,如果她那樣說的話……應該不會錯。」

凜沒有接話,鷹士覺得有些奇怪,於是問道:「怎麼了?還有問題嗎?」

「……克里斯給我的感覺是個很冷淡的人……所以當他這麼肯定地形容對方時,我突然覺得那位叫『藍』的人很值得信賴呢。」

鷹士露出了苦笑,「如果妳見到藍本人的話,感想大概會很不一樣吧。」總覺得在凜的話語中藍變成一個值得信賴的年長者似的。

「怎麼說?」

「畢竟藍是個十五歲的可愛女孩,性格又有點脫線,只有遇到任務或是事件的時候會突然表現出成熟的一面。單看她本人,無論是誰都會覺得是家裡年幼的么妹,會不自覺地照顧她。」

聽到鷹士的描述,前方的瓊爆笑了出來,克里斯卻明顯地用不悅的口吻說著:「那傢伙才不是什麼需要照顧的小妹妹,不要講得好像你很瞭解她一樣。那傢只是天性那樣而已,被你講得好像……嘖……我幹嘛要跟你們講這麼多。」

鷹士在內心中笑了出來,意外地看到克里斯的另外一面,愈來愈覺得這個百分之八十時間都非常冷淡、百分之二十時間則是心情不好的少年,也有非常符合他十五歲年齡的舉動。

「幹嘛?我聽到你在笑了!有什麼好笑的!」

「不……沒什麼好笑的,對不起。」

聽到他們的對話,這次換凜噗喫一聲笑了出來,「你們的感情真好呢!」

前方的瓊也用帶著笑意的聲音肯定著,「是啊。」

「我們的感情一點都不好。」克里斯和鷹士異口同聲地回答──只是,克里斯的語氣中帶著驚嘆號的尾巴,而鷹士的語尾則明顯地帶著個問號。

「嗡──」一聲巨響從身後傳了過來。

鷹士等人不約而同地轉過頭去,臉上都帶著驚訝的表情,那是地下鐵列車進站前的鳴聲,為什麼在這個地方會有列車!

黃色的燈光從遠方照探了過來,接著一陣狂風吹來,「喀鏹!喀鏹!」列車行進的聲音快速地逼近他們。

列車從遠方駛了過來,捲起了強勁的風息,讓鷹士等人不得不緊貼著強壁才得以勉強站住。

列車飛快地從他們旁邊的軌道邊駛過,車窗透出明亮的光線,從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車廂內部的情形。

「那是什麼!」前方的瓊叫了出來。

鷹士不禁瞪大了雙眼,在那車廂之中的乘客不是人,而是一堆黏稠的黑色影子,在車廂中緩緩蠕動著……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這個空間難不成是……

然後,前方的地上突然放出了藍色的光芒,軌道中央出現了一個圓形的魔法陣,跟著列車整個消失不見了。

克里斯第一個動了起來,他毫不猶豫地從走道翻至鐵軌上,在光芒還沒有消失之前跳入了魔法陣中央。

「克里斯!」

鷹士聽到瓊呼喚克里斯的叫聲,然後瓊只猶豫了一下,她也縱身往魔法陣的方向越了過去,這時,魔法陣的光芒漸漸消失,圖形也漸漸變淡了……

沒時間考慮了,鷹士很明白,他也將手放上走道的欄杆,準備往下翻過去,但是凜拉住了他的袖子。

鷹士驚愕地回過頭。

「跳進去……沒問題嗎?」凜的聲音明顯地在發抖。

鷹士可以體諒她在這時候感到怯步,如果他和凜的立場一樣,要跳進這個突然出現在面前的通道,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我們只有這個選擇。」

鷹士伸出手一把將凜往自己的懷中拉,然後毫不猶豫地召喚了風,快速地往魔法陣的方向飛去。

圓形的魔法陣愈來愈淡,光線也愈來愈模糊,它開始接近消失的邊緣了……

鷹士一股作氣將身邊的風息集中至最大,快速地將自己往那裡拋去。

他可以感覺到懷中的凜全身上下都僵硬了,其實鷹士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要前往的地方是個「未知數」,任何人都會感到恐懼。但是,鷹士也知道,這種時候當機立斷也是很重要的,因為這種接近目的地的機會或許只有這次,更不能和同伴分散……

鷹士和凜沐浴在魔法陣的藍光之中,一股拉力從接觸陣形的腳尖傳來,然後四周的景物開始旋轉、扭曲,從魔法陣中央吹出狂亂的氣流,他只好舉起手臂護住自己的頭臉和懷中的凜,一陣噁心的感覺從胃裡傳來……

突然身子一輕,鷹士感覺到自己被風息撐著,正飄浮在半空中,環顧四周,這裡看來是個巨大的地底洞窟的樣子。

低下頭,才發現在底下的地面刻劃著如同剛剛鐵軌上的魔法陣,不過尺寸大了十倍不止。在魔法陣的正中央是一片花圃,一朵一朵奇妙的白色花朵盛開著,無數的光蝶在花上飛舞著,閃著七彩的光輝……而在花圃的四周飄浮著一面又一面的鏡子,鏡子有大有小、有方有圓,裡面映著花圃中的景像、映著其他鏡子中的鏡像,空間套著空間,有如無止盡的迴圈一般……

「這裡到底是……哪裡?」

鷹士茫然地看著眼前的景像……

光蝶在這片奇妙的花圃中飛舞著,空氣中滿是奇妙的「叮鈴」聲,蒼白的花朵與蝶舞流下的光之路徑,帶著一種妖異而淒美的感覺。

「啊啊……」在鷹士懷中的凜開口了,「『蝴蝶』……從我體內被奪走的東西……在這裡,我感覺得到……」她的聲音中帶著哽咽聲,似乎是因為感應到自己失去的力量近在咫尺,而忍不住激動。

這裡,就是他們在尋找的場所。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