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GUNDAM SEED/ SEED-D (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7
 
看著眼前桌上的手鍊完成品,阿斯蘭露出了笑容。
這是他第幾次做手工飾品呢?就阿斯蘭的記憶所及,除了小時候買了類似的材料包做了項鍊給母親之外,似乎這是第二次。
仔細端詳一下,琉璃珠的色彩和位置是否得宜,剛剛買的材料包雖然附了塑膠珠子,阿斯蘭卻選擇了旁邊另外出售的琉璃珠。
做出和其他人一樣的東西就不有趣了。
除此之外,阿斯蘭也覺得送給他人的物品裡面多加一些巧思會比較好。現在這條手鍊的成品就他看來,是個很不錯的嘗試,更讓他有一種愉快的成就感。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
 
克莉斯蒂踩著輕快的腳步走出Morning Dew,可以想像待會兒從裡面走出來的卡佳里會變成另一種風味,鐵定值得期待。
『DIY工房』前的人行道邊,有一排讓路人休息的桌椅,克莉斯蒂一眼就看到一臉不愉快地看著街景的真窩在其中一張椅子上,不遠處是正聚精會神地用新買的工具不知在做什麼的阿斯蘭。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
 
天空、雲朵、微風、大海…,所有的畫面一閃即過,卡佳里可以看到那頂帽子在一片藍色之中,翩然地往下墜落。
小女孩那驚訝的表情也映在自己的眼中,卡佳里露出了笑容。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
 
當真看到卡佳里挽著阿斯蘭的手一起走進名為「翡冷翠」的義大利麵店時,第一個直覺就是跟著走進去。
其實,從剛剛開始,真就感覺到自己的頭腦似乎完全不受控制,一片亂哄哄的噪音聲,就像身在吵雜的車廂中一樣,空氣的溫度不斷地上升,除了框在窗中的景色之外,什麼都看不到。
─我…到底是怎麼搞得?為什麼…腦子亂成一團?可惡…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
天空的顏色是澄凊的藍色,如果用照相機照下來的話,一定是張漂亮的好照片。卡佳里看著天空,不禁露出了笑容。
微風輕輕的拂過街頭,吹起她金色的髮絲,和身邊少年深色的髮絲。少年的臉上是一抹微笑,隱藏在墨鏡後的眼瞳似乎散發出濃濃的笑意。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所謂壞事會成雙,克莉斯蒂‧薇嘉深深地體驗到了,就在一個陽光滿溢的假日上午……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間奏曲 陽光滿溢的場所】
 
陽光滿溢的場所,那或許就在心中吧?
不會讓人覺得孤獨、滿心溫暖…
永遠都不會忘記…現在在我眼前的這一片景象。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
 
一月一日
對雷而言,是生日─因為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所以將每一年的開頭當成值得慶祝的生日。而今年,這個日子更加地不一樣,因為……現在這個日子已經變成了他和克莉斯蒂─『兩個人』的生日。
當一個人的事情變成兩個人的事情之時,雷就有一種特別的感覺,胸口中帶著一種溫柔又暖和的感情─有那麼一瞬間,和悲傷時那種胸口滿溢的感覺是那麼相似,但同時又是如此地不同,因為胸口有一種令人安心的重量,使他變得更加穩重。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
冬天。
將指尖放在窗上就可以直接感覺到室外的風有多麼寒冷,用眼睛望出去就可以看到那一片冰冷的景象。
不可思議的是,巴雷爾家的溫室卻是一片和寒意不相趁的百花盛開,在冬日溫和的光之下,連夏天的花兒都呈現出一種迷濛的美感。雷的鋼琴就靜靜地站在溫室的正中央─象牙色的鋼琴,充滿著高雅而獨特的氛圍,就像它的主人一樣;而一旁的漂亮櫃子中是克莉斯蒂的小提琴,琴面光滑、弧線柔和,木頭的色澤在光線下顯得更加溫暖,弓輕輕擦過弦時,奶油般柔軟的音色就會流洩而出。
克莉斯蒂喜歡這裡,特別是只有雷在的時候。只是抱著腿坐在一旁聽他彈奏就很幸福,時間的流動變成金色的軌跡,靜靜地圍繞著溫室。傾聽風的聲音、時間的聲音以及雷的琴聲,整個環境帶給她一種安心感。
這裡是她的『棲身之所』。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
 
淺淺的呼吸聲,隨著那一吸一吐,胸口規率地起伏著。櫻色的雙唇微微地張著,金色的髮絲散在雪白的肌膚上,長長的睫毛在臉上落下一個淡淡的陰影,嘴角是安心的淺笑。
雷靜靜地看著窩在自己身邊的少女,伸手蓋在那臉龐上的髮絲整理好,愛惜地看著那張安穩的睡顏。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
 
雷的床很大,白色的床單總是很整齊,讓人困惑他究竟有沒有睡在上面過。但是,實際上,卻非常地溫暖─充滿了人的氣息。
『安心』,就是這種感覺吧?
克莉斯蒂雖然知道養成依賴的習慣不好,但是,當一個人很害怕或是做惡夢的時候,身體往往比腦袋更快動起來,等她發現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在敲雷的房門了。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

當習慣了一個人的空間時,當這個空間多了一個人出來……那種感覺是一種奇妙的充實感。雷深深地感覺到─名為「克莉斯蒂」這個少女的氛圍在冰冷的家中散開。
雖然在這個廣大的家之中,有大約十人左右的傭人或是相關人員住在裡面,但是他們和雷的關係僅止於雇主與雇員而已,他們在這間房子之中也好、不在也罷,對雷而言那都不算什麼。但是,克莉斯蒂不一樣。在醫院中的日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小小的碰觸,這一切都將某種氣息與習慣刻印到雷的身體之中,即使那時沒有自覺,現在卻可以確定,腦內或是心中、克莉斯蒂確實地佔有一個地位。和吉爾哈特‧迪蘭達爾不太一樣,卻同樣會讓雷覺得想要微笑的人物,如果說對『吉爾』這個人感覺是「敬重」和「喜愛」,那麼對克莉斯蒂的感覺應該怎麼加以形容呢?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打擾了。」隨著敲門聲之後,是沉穩青年的聲音,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吉爾哈特‧迪蘭達爾……?
克莉斯蒂抬起頭來,映入眼簾的是一高一矮兩個身影,高大的黑髮青年掛著一如初見面時那種安穩的笑容,而站在他身邊是一個面無表情的金髮少年,冰藍色的眼瞳冷冷地望著她。
一時之間,她不知道究竟該說什麼才好。
那少年應該就是吉爾哈特先生說的『雷』吧?克莉斯蒂沒想過是一個長相如此俊秀的人,修長的身材包裹在深色系的休閒服中,白金色略長的頭髮微微遮住眼睛,給人一種既神秘又漂亮的印象。
迪蘭達爾的嘴邊浮現出笑容,輕輕地將少年推向克莉斯蒂所在的病床邊,「她就是將要成為你妹妹的人……這孩子未來就拜託你好好照顧了,雷。」
名為『雷』的少年用有些驚訝的眼神注視著克莉斯蒂,在空中互相接觸的視線彷彿觸發了什麼東西,克莉斯蒂無法將視線移開,只是凝視著那裝冰藍色的眼瞳。然後……那是錯覺嗎?冰藍色的眼瞳露出了笑意。
「我是雷‧薩‧巴雷爾,巴雷爾家的繼承人。」動聽的聲音,即使不帶感情依然讓人印象深刻,不禁讓人猜想如果那聲音充滿笑意會如何打動人心。
「克莉斯蒂‧薇嘉。」說不上為什麼,但是這是自受傷之後,克莉斯蒂第一次有了微笑的衝動。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外傳 水色】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總會祈禱著一回頭…就能看到某個人在那邊等候著自己……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各自的旋律─
 
或許…我們都在找尋想要守護的事物?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阿斯蘭‧薩拉─煙火─
 
琴音滑過夜空,融入風中,然後流入人的心中。
阿斯蘭的指尖在黑色與白色的琴鍵上舞動著,將音符編織成樂曲,綠色的眼瞳只是專注地看著琴鍵,彷彿其他事物都無法進入他的眼中一般,只有音樂是他現在所想的事情。
台下的觀眾們被這優美而靜謐的樂音所感動,完全沒有跨年晚會的激情,在這裡迴盪著內心的低喃與交流,或許有人會錯認台上演奏的少年是天使的化身也說不定。
休止符。
琴音停止之後,台下一片安靜,然後隨著人們驚訝地發現樂曲已然終結,掌聲如雷聲般地響起。
只有在這種時刻,阿斯蘭才會覺得自己的這雙手除了傷害他人之外,還是能夠創造出一些事物、能夠感動人心。那是一種淡淡的滿足與歡樂,會讓阿斯蘭一時之間忘了自己是「詛咒之子」的事實、也忘卻在自己眼前那一片荒涼的戰場。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克莉斯蒂‧薇嘉─決戰‧C
 
克莉斯蒂坐在窗檯上,從二樓的窗口眺望著港口對面那一片閃亮的燈海。
「差不多快來了吧?…真。」連自己都無法得知口氣中帶著是期望、還是單純的疑問而已,只是,感覺到想要說些話,即使是對著黑暗也無所謂。
這裡是位於港口邊的某座煙火工場,位置剛好在就位於跨年演奏會正對面,兩者處於海灣的兩端遙遙對立。和對面燈火通明、人氣沸騰的狀況相反,這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寂靜籠罩著一切。
克莉斯蒂選了二樓辦公室朝外的窗子邊坐下,在大門正上方的這個位置,如果有人想從唯一的入口進來的話絕對逃不過她的眼睛─如果事情如她希望的路線進行的話…
其實要從一開始的起點到這裡來並不麻煩,但是為了混淆真的思路,她可是花了半天繞了大半個城市才於十點半到達這裡的。剛好,之前在人聲頂沸的車站和真通過了一通電話,徹底地混過關。
─但是,總覺得真的口氣…有隱藏些什麼…。那傢伙應該已經猜到我一直在混淆他了吧?…麻煩!偏偏這裡又用不上迪亞卡…
本來會挑上迪亞卡就只是單純地需要一個幫手─也是因為迪亞卡曾經敗在真的手上,才會做這個決定的。沒想到迪亞卡竟然在前一次對決中被真摸得清清楚楚了,這一點與其說是讓克莉斯蒂感到生氣,不如說是想嘆氣。好好的一張牌就這樣被搶走了。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阿斯蘭‧薩拉─演奏會─
 
八點三十七分。
阿斯蘭站在後台望著掛在牆上的時鍾,緩緩地坐到他準備的休息室中的椅子上。
不知道事情究竟進行的怎麼樣了?
一面想著,一面將放在桌上已經接好網路並且開好機的手提電腦拉到自己面前,再次確認一下即時通訊系統上的訊息。
之前曾經和克莉斯蒂約定好,用即時通訊系統互相聯絡,阿斯蘭還刻意將手提電腦代了過來,克莉斯蒂則是用她隨身攜帶著的掌上型電腦傳輸(似乎是她自己設計、組裝的個人專用電腦,類似的東西由某電腦公司出品,很受上班族和學生的歡迎)。畢竟,阿斯蘭在這邊也有要處理的事情,不能總是盯著手機和PDA看著,索性將電腦一直接在網路上,至少他有空的時候就可以確認一下事情進行的狀況。
「還在僵持不下啊…」
不過…如果真‧飛鳥被輕易的收拾掉的話,就證明我選擇的路是錯誤的吧。如果是你的話…會笑我嗎?還是…仍然是一臉想哭的表情?
那時候,選擇了現在的路途的自己、以及絕望而選擇了另外一條路的摯友,這兩條路應該不會有妥協的一天吧?…只要阿斯蘭和那個人堅持著『現在』的想法的話…。雖然很清楚,但在現在的這種時候,仍然會忍不住對著自己露出苦笑。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真‧飛鳥─決戰‧S
 
真快步地在街道上走著,身後一個黑色的球體正愉快地跟在他腳邊跳躍著。
「那傢伙究竟在想些什麼…竟然做出這種東西來。」真忍不住在口中喃喃地抱怨著,畢竟,一名高中男孩身後還帶著這個怎麼看都可愛的機械寵物在街上走著,多多少少會招致一些好奇的目光。
不過…仔細想一想,這個東西還會爆炸…應該說她的品味神秘嗎?
為了自己走路的安全性以及面子問題,真索性將黑色球體撈了起來收到口袋之中。『哈囉』,寵物機械人的眼睛閃爍了一下,然後用很愉快的態度在真的口袋中滾動著。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真輕輕地拍了拍這顆黑色的球型機械人。
那傢伙的眼神也很認真啊!為了想要守護的事物而不惜一切的人…看起來和大嫂那時候的表情好像…
真還記得,兄長剛失去蹤影時,嫂嫂瑪琉為了找出他的眼神─堅定而燃燒著信念的火燄。那時他第一次知道,愛一個人可以如此地深信不疑、只為了那個人而燃燒。
『有了要守護的事物之後,人會變堅強。』穆曾經這樣說過。
真現在才真正體認到─為了自己想要守護的事物,人究竟可以拼到什麼地步。現在他的腦海之中除了『救出卡佳里』這件事之外,根本容不下其他的事情。無數的可能性、無數的解決方式…不斷地在腦中迴轉、交織,他只能不斷地依現況推論著,然後找出一個最有可能的路徑。
但是,當他剛剛看到克莉斯蒂的眼神的瞬間,突然之間…他明白了,眼前那個少女和自己一樣,她為了自己想要守護的事物而站在那邊─她不能放任真他們隨意地危及她深愛的人物。
但是…她看我的表情…總覺得…
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根本沒想過她會是自己的敵手。和卡佳里顏色相近的金髮,相似的臉蛋上掛著一樣燦爛的笑顏,這樣的她…不可能是一個冷血的人,至少真如此相信著。
不過啊…說真的,不到五點四十五分信箱那邊東西送到,這場遊戲還真不能開始…。看起來,現在我只好到處晃一晃了。
真仰望著天空,在內心祈求著事情順利進行下去…。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雷‧薩‧巴雷爾─重要之物─
 
鬧鐘的鈴聲響起,雷漠然地看著眼前的電子鐘以及從被窩中伸出的白晰手指─不用想也知道那手是想要按掉正在打斷睡眠的鈴聲。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雷傾身將那隻手接住,輕聲道:「今天可不是睡懶覺的日子。」
「再…十分鐘……」從被窩之中傳出克莉斯蒂模糊不清的抗議聲。
躲在別人的被窩中還好意思這樣說話……
「克莉斯蒂…」
典型的逃避反應。當克莉斯蒂對某件事有所疑惑的時候,她就會開始用睡眠做為逃避現實的手段。雖然昨天她為了和真的對決已經探勘過場地、也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但是實際上,她還是對於殺人或是傷害他人有所疑惑吧。
雷腦中清楚地記得第一次和他人死鬥後那張臉上空白的表情─或許,坐在研究室之中的克莉斯蒂才是最符合她的形象,而不是每一天都要和死神照面的生活。
不過,該面對的事情仍然要面對,並不會因為窩在被窩中不出來就改變。
雷一把掀開棉被,直接從身後把克莉斯蒂整個人從床上抱了起來。
「嗚啊!」色氣全無的慘叫聲,不過任誰突然這樣被撈起來都會做出這種反應,就算是平常很可愛的人也不例外,「你幹什麼!」
「已經九點了!妳不是和真約下午兩點嗎?不快點把準備做好的話,到時候後悔的可是我們這邊啊。」雷冷靜地指出現狀,「況且…妳現在正在賴的─可是我的床。」
雖然雷不討厭她這種一有事就跑來自己這邊的個性,但是如果每次都這樣賴在自己的床上的話,那可就傷腦筋了,簡直就像養了一隻老是在耍賴的貓一樣。
不過,雷也清楚這是因為自己把她寵壞的原故。當初剛見面的時候,因為克莉斯蒂的情緒狀況一直處在不穩定的狀態之中,所以雷只好每天都陪著她,睡覺的時候也是兩人一起,如果身邊沒有人的溫暖的話…半夜她會因為惡夢而醒來。
只見過一次就不想見到了,在半夜中死命地壓抑自己的聲音哭泣著,淚滴有如斷了線的珍珠般在黑暗中落下,嘴唇上帶著些許齒印。那種痛苦的哭法,雷光是看了就難過。雖然已經過了將近五年的時間,雷還是會擔心半夜突然發現她一個人在那邊哭泣著,與其那樣…不如來自己身邊,雷是這樣認為的。
「我知道了啦。」克莉斯蒂無奈地說道,「在那之前先把我放下來吧。」
「如果有疑惑的話…不如不要做好了。像那時候一樣的話,哭的人可是妳自己。」
那時妳的表情…我到現在都還忘不了…。那空白的淚顏…究竟是為誰哭泣?為了被妳殺死的那個人?還是為了最後仍然不得不沾染上鮮血的自己?
「這次我不會哭泣了。」克莉斯蒂燦然一笑,「而且…真會出忽意料地強悍也說不定。倒是你…和真是朋友吧?和朋友自相殘殺的感覺真的很差,我勸你不要嘗試比較好唷!」
因為那時候…妳被友人背叛,最後甚至於殺害了對方…。那種事情不想讓我體驗到嗎?
「要比堅強……我不認為自己比妳差勁。」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