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阿斯蘭‧薩拉─棋局─
 
一大清早,電話就響了起來。
睡眼惺忪的阿斯蘭‧薩拉拿起了放在床頭櫃上的電話話筒,一面意識模糊地應道,「這裡是薩拉。」一面矇矓地瞄了一眼在電話旁的電子鐘鐘面。
七點三十五…?這樣一大早…
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了爽朗的甜美嗓音,「阿斯蘭?抱歉抱歉…打擾你睡覺了。我是克莉絲蒂。那個啊…我剛剛見到了唷…。」
真‧飛鳥嗎?
「飛鳥小弟?」
「你不是說見到了、確認了自己的想法之後,要馬上報告的嗎?雖然只有一下下,不過雷說的沒錯,是個好人,雖然有遲鈍與不擅長的地方…但是整體而言,有一種強敵的氣勢。」
「是嗎?但是,現在收手的話…」
「我知道。這種事情不用說我都知道,伊薩克也不只一次警告過我了─感情用事的話不是死自己一個這樣簡單。只是…真的要做到那種地步嗎?他還沒有摸清楚狀況…也什麼都不知道…」
「致之於死地而後生。」阿斯蘭淡淡地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口。
雷的聲音傳了過來,聽起來他似乎在克莉絲蒂身邊的樣子,「在既定的遊戲規則之內對真‧飛鳥下挑戰,只要遵守這些規則…即使殺了他也無所謂。」
阿斯蘭的視線漸漸變得清晰,「妄想著不弄髒自己的手,是保護不了重要的東西的,克莉斯蒂。」
「我知道。」話筒的另一端沉吟了一下,「對了…謝謝你送的哈囉,很可愛。不過…如果露娜知道的話,你可要有被鬧的心理準備唷。」
這時雷模糊的聲音再次傳入阿斯蘭的耳中,但是他是在對克莉斯蒂說話,「巴吉路老師。」
然後克莉斯蒂的語氣中出現了一絲慌亂,「糟!阿斯蘭,有事的話我晚上再報告,先掛了!」
沒有道別,話筒之中傳來了嗡嗡聲。
阿斯蘭坐在床邊帶著剛清醒時淡淡的茫然看著天花板,「不弄髒自己的手…詛咒之子是無法存活的…。」
雖然知道…但是,為什麼…還是覺得這句話很苦澀…?
「今天…出去走走也好…」
從那百葉窗隙縫中透出的淡淡陽光,給人一種莫名的溫暖感。

 
想一想…搬到這裡之後,還沒這樣出來閒逛過…
已經過了上學的時間,現在路上是穿著整齊的上班族們的天下,在這之中,隨意穿著高領皮衣和長風衣一身黑的阿斯蘭顯得特別顯眼,不少人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都忍不住多看這個少年兩眼。其中還有一兩聲因為發現阿斯蘭身份的驚喜呼聲。他還是面無表情地走著,然後繞進搬來之後固定會去的咖啡廳之中,當然,平常的時候他都是在下午或晚上才會出現在這裡的。
無視於臉紅心跳不已的工讀女侍,阿斯蘭點了早餐,然後順手拿起擱在桌面上的雜誌。
似乎是某本和商業有關的雜誌,封面上的照片是一棟漂亮的摩天大樓,門口前的圓石上刻著ORB的字樣,標題是顯眼的大字「歐普企業王國成功的秘密」。
這個企業的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
不過,阿斯蘭本來就對商業方面的問題興趣缺缺,平常在閱讀的雜誌以機械DIY的類型為主、不然閒著沒事時也會隨意翻一翻一些音樂類的雜誌,除了這兩個領域之外,對他而言都是模糊的地帶。
翻開封面,開始隨意地翻閱著,一張跨頁照片映入了眼簾,金髮的少女和蓄著鬍子的中年男性併肩坐在沙發上,臉上帶著爽朗而愉快的笑容。一旁解說的文字上印著「ORB企業社長烏茲米‧那拉‧阿斯哈先生與其千金卡佳里‧由拉‧阿斯哈小姐」。
卡佳里‧由拉‧阿斯哈!
沒想到會在雜誌上看到她的模樣,阿斯蘭真的是大吃了一驚,碧綠的眼瞳難得充滿了驚訝的神色。
為了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阿斯蘭難得地將這篇文章從頭到尾看了一次。裡面很少提到阿斯哈家千金的事情,只大略地點出阿斯哈社長採取自由放任的態度教養女兒,不太管女兒的私事、甚至還資助她在學校的社團新聞社,盛讚這是新時代的父女關係。
沒什麼用…
內心中浮現出些許失望的聲音,理智很清楚這種報導通常也只是表面話而已,但是總覺得有些什麼…讓阿斯蘭覺得有些在意。
伊薩克和迪亞卡都提過,卡佳里長得和同伴中的克莉斯蒂很神似,但是,雖然只見過照片中的卡佳里,卻已經感覺到她們兩人之間有著什麼決定性的不同,卡佳里有一種特別的溫度,加上她幫助真的行動看來,這個人似乎是個天生的熱心人。
如果正面接觸的話…會是個怎樣的人呢?
阿斯蘭無法確定究竟該對她採取怎麼樣的態度─敵對?排除?無視?拉攏?策略無法決定。雖然明白只要見個面、試探一下對方的態度的話,自然會知道該如何動作,但是…阿斯蘭卻隱約覺得她應該是不安定的因素,這個少女會讓人亂了步調。
如果她只是抱持著好玩的心態涉入這一切的問題的話…
那麼,對於阿斯蘭而言,她就是必須被排除的存在。
但是…如果她…
是反面的存在呢?如果她成為真‧飛鳥的助力、成為與命運對抗的一個隱藏王牌呢?那麼就不能讓她出任何意外,要讓她繼續待在真的身邊。
這是一場棋局,包括阿斯蘭在內的所有詛咒之子都是棋子─擁有自己意志的棋子們,但是…最終棋局的走向,還是未知數。
「我看到了你的夢,像是孩子一般地笑著,令人懷念…還很遙遠…那是未來的約定。」祈願般悠揚的歌聲滑過空氣,傳入了耳中。
不知道是誰將古典音樂切掉,將電視打開並且轉到了音樂台,擁有一頭粉紅色柔軟捲髮的少女站在鋼琴邊,溫柔地唱著歌,一字一句有如魔咒一般,讓咖啡廳中人們的表情不知不覺地變得溫柔。
拉克絲…
一旁的女侍似乎興趣盎然地瞥了阿斯蘭一眼,似乎期待著他在冰冷的表情之下綻放出深情的溫柔,滿足她對王子公主的想像。但是,阿斯蘭知道自己的表情不可能有所改變,拉克絲是讓人敬重並且可親的對象,但也僅止於此。不是王子與公主的童話組合,這一切…都只是因為「策略」罷了。
令人懷念…還很遙遠…約定的原野Fields of Hope…Fields of Hope…」少女結束演唱,對著觀眾們優雅地微笑著,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真是精彩的表演呢,拉克絲小姐!」穿著深紅色套穿的女主持人走了上來,「不愧是被稱為『治療人心的歌聲』!我也聽得陶醉不已…」說著說著,她熱情地執起拉克絲的手,「能請您來演唱真是本節目的榮幸!」
一如往常般平和的語調,拉克絲親切地握住主持人的手,「哪裡,可以將歌聲傳達給世界上的各位一直是我的夢想。能夠來這個國家表演,是我夢想的一部分。」在別人口中虛偽的表面話,到了拉克絲的口中卻成了誠意十足的告白。也或許…因為拉克絲真的是抱持著真心在與主持人對話著。
於是,訪問持續著進行著,她們從對這裡的觀感、喜歡的動物一路談到服裝穿著,通常是由主持人為主,拉克絲帶著甜美微笑傾聽著,然後得體地回應著。
這樣說來…拉克絲確實有寄mail來說她要過來待著一、兩個月。
阿斯蘭一面吃著早餐、一面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訪問的內容,到了訪問的尾聲時,他已經解決掉了早餐,正悠閒地啜飲著咖啡。
主持人的語氣一轉,充滿了好奇心,「現在,我想請問一些拉克絲小姐私人的問題,可以嗎?」
拉克絲微微一笑,「這是當然的。」
「您的未婚夫─阿斯蘭‧薩拉先生前陣子來訪,之後似乎決定要暫時定居於此,請問您突然的來訪和這件事有關嗎?」
「哎呀…我倒是沒想那麼多呢。」拉克絲輕輕歪著頭,「我只是照著公司的行程巡迴,想要多多拜訪幾個國家。…其他方面沒多想什麼…」
「是嗎?」主持人似乎有點失望,「不過,傳說中對阿斯蘭先生有意思的露娜瑪莉亞‧霍克小姐是以本國為中心發展的歌手,您對此難道沒有連想呢?」
拉克絲聽到這句話,臉上卻露出了雀躍的笑容,「我很喜歡露娜的歌聲呢!這次來希望能和她聚一聚。」她的回答完全和主持人希望的相反。
「可是…據說是您和阿斯蘭先生訂情物的寵物機器人,露娜瑪莉亞小姐也有同樣的東西。…這一點…」
「哈囉嗎?這孩子是我的朋友,不是什麼訂情物!」拉克絲將粉紅色的球型物體捧了起來,遞至主持人面前,「來…小粉紅,打個招呼。」
球體發出了蠢蠢的機械音,「哈囉!妳好!」
主持人帶著苦笑和哈囉打了招呼,「但是您…」
拉克絲燦然一笑,「而且…我相信阿斯蘭!」
面對歌姬那甜美的笑容,主持人也毫無反擊之力,只有再扯了一些其他的閒話,結束了半小時的訪問。
阿斯蘭的嘴角不禁浮現出諷刺性的微笑。
─…人的好奇心真的只對微不足道的事情感興趣啊…
『阿斯蘭,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在數個月之前,對於阿斯蘭要前往真所在的場所一事,拉克絲露出悲傷的表情,『那個人…或許會露出悲傷的表情也說不定。』
面對她那有如天使般的悲傷面容,阿斯蘭只能沉默以對。
她繼續說了下去,『即使將你的手弄髒…掀起新的風暴,也不見得可以改變什麼啊。究竟什麼是應該與之為敵的?究竟什麼是最重要的?阿斯蘭你必須自己想清楚。那個人為了你…已經…』那悲傷的表情是為了她自己?為了阿斯蘭?還是為了那個對兩人而言都很重要的人?
阿斯蘭不知道,他到現在也不知道。
起身結了帳,阿斯蘭走出了咖啡廳。
天空是一片炫目的藍,陽光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四周的景物顯得耀眼不已,光線在空間之中跳動著。
「我…還是認為應該來這裡…拉克絲…」
即使那個人會悲傷、即使他為了讓我遠離這片殺戮而犧牲了這樣多…我終究還是詛咒之子,沒有理由只有我一人能夠逃脫命運的束縛。要扭轉命運的話,我們必須自己親自挺身一戰啊…
伸手朝向天空,或許抓不住什麼、但至少…霎時他彷彿抓住了一片金色而耀眼的光芒,一瞬間,阿斯蘭以為自己是自由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