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事實上你是個正在修行中的『魔法師』?」阿斯蘭用充滿質疑的眼神看著坐在自己身邊一臉天真笑容的青梅竹馬。
「嗯。」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類似童話故事裡面的Fairy Godmother一樣的角色。不過我應該算是Fairy Godfather吧?哈哈哈…」
現在是『哈哈哈』的時候嗎?
看著眼前這位從小認識的友人,阿斯蘭卻有一種脫力的感覺。沒辦法,誰教這一位煌‧大和在多年不見之後,突然出現在好友的床上,一臉悠閒的樣子,還自稱是「魔法師」。就算阿斯蘭再沒有常識,也無法直接把這個事實放入腦袋之中,更何況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理性主義者。
「阿斯蘭…你真的很過份耶!」彷彿看透了正在皺眉的好友的心事,煌大聲地抱怨著,「我不是在你面前直接用魔法換了衣服嗎?『碰』地一聲,就像書裡面一樣喲!這樣你還不能相信嗎?」
煌剛剛的換衣魔法…講好聽一點,只能到被稱做「魔術」的地步,要他相信煌是魔法師…這個證據有待加強。即使被讀出心聲來,阿斯蘭也不覺得煌有什麼厲害的,畢竟從小就認識的人往往可以從對方的小動作和表情讀出裡面的意思。
「…姑且就相信你所說的。」但是從小阿斯蘭就對煌那種可憐的表情沒法子,他還是乖乖地率先舉雙手投降了,「但是,你又為什麼突然出現在我家呢?」
這次是一個和阿斯蘭本來想要問的問題差得很遠的答案,「尼可借我窗子爬過來的!」但是就問句和答句看來,這個回答也不算錯得很離譜。
先來解說一下,阿斯蘭住的是高級住宅區,獨棟的房子是呈背對背的狀況排列,兩排鄰近的房子分別面對不同的大馬路,也就是後門對後門的狀況,而且那個距離相當地接近,只要善用中間種的樹木和梯子之類的工具,從一家爬到另外一家其實並非不可能的。尼可是住在阿斯蘭家正後方的少年,他的鋼琴房的窗子正好對著阿斯蘭房間的窗子,可以理解煌究竟是怎樣爬進來的。
「我是說…你是為了什麼『理由』跑來這裡的?」
「幫阿斯蘭實現願望啊*^^*」煌這一次笑得很爽朗,「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呢!當手上的名單上面出現阿斯蘭的名字的時候,我真的是高興死了!」
「你說什麼?」阿斯蘭深深覺得煌所講的東西愈來愈超出他貧乏的想像力了。
「就是說,我要幫助阿斯蘭你去參加公主的招親舞會,並且讓你贏得公主的芳心!這樣說起來夠不夠清楚?」
「你說什麼?」雖然煌一臉笑容,但是阿斯蘭一點都笑不出來,「什麼公主的招親舞會?」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煌無奈地搖了搖頭,「這樣是不行的唷!阿斯蘭…你好歹也要好好注意一下新聞啊!」
「……」
煌從口袋中抽出一張傳單,遞給阿斯蘭,「這是傳單!簡而言之,就是國王的獨生女拉克絲公主要在這一次的舞會中選出駙馬。最特別的事情呢…莫過於所有參加的男性要準備一項禮物獻給公主,如果公主當天沒有看對眼的對象的話,她就會根據禮物選出一件她中意的,而準備出合公主意思的禮物的那一位呢…就是未來的駙馬爺了!」
阿斯蘭看著手上的傳單,上面印著拉克絲公主巧笑倩兮的照片、舞會的時間以及舉辦之理由與規定。的確,相當吸引人。
「而且,我看了你的日記了。」
「什麼?」阿斯蘭馬上被拉回現實,「你這傢伙…誰準你看我的日記的?」
煌無視於阿斯蘭冒火的表情,自顧自地拿出一條手帕擦了擦眼角,「好可憐…難怪你的名字會出現在我們的『魔法師一定要幫助的少年/少女名單─這次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就是你!』上面。」
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名單,阿斯蘭一點都沒有知道的興趣。
「你根本就是被剝削的一方!現代的灰姑娘!身為魔法師我一定要讓你獲得幸福!」
看著這樣慷慨激昂的煌,阿斯蘭已經不想跟他爭辯了。
「不過…在我幫助你之前…」煌微笑著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隻黃色和綠色相間的機械鳥,「可不可以幫我修一下Torii?前些天不小心把它放到洗衣機裡面一起洗掉了|||」
雖然很想問他說『魔法師還需要用洗衣機嗎』,但是這時候的阿斯蘭已經完全不想去思考了。
 
4.
 
煌倒是很快地在薩拉家定居下來了。
一方面是因為阿斯蘭的父親認得他,另一方面他就是那種很容易融入人群的性格。
現在和米凱爾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和迪亞卡是拌嘴的同伴,唯一的例外是伊薩克…兩人活像貓和狗一樣,相容性是零。於是大家確定了一件事─和伊薩克相處得來的人大概在世界上用兩隻手就可以數出來了。
對於阿斯蘭而言,煌待了下來這件事一點兒都不可喜可賀,這個青梅竹馬究竟有多可怕他一想到就會覺得胃痛。簡而言之,目前的阿斯蘭已經分身乏數,快要被煩忙的家事壓垮了。更不用說,每天好不容易有空閒的時間,煌就會露出天真無邪的燦爛笑容坐在一旁,催促他做出最拿手的機械寵物當成送給公主的舞會禮物。
所謂好事不會成雙,壞事會接踵而至。
連平日那個乖巧可愛、把阿斯蘭和煌大哥哥跟來跟去的尼可,最近彷彿被煌傳染了一般,變成有著天使外表的惡魔的化身。不是和煌一起把伊薩克弄得火冒三丈,就是和米凱爾一起把他的房間弄得更像垃圾場,阿斯蘭還要盯著迪亞卡以防他拿什麼不好的東西給煌和尼可看。
除了覺得自己活像個僕人(還是最低等的那種)之外,阿斯蘭沒有其他的立場可以用來形容自己了。
 
於是在忙亂之中,和金髮少女卡佳里約定的週日來臨了。
阿斯蘭在時間進入了週日的前兩分在組裝到一半的機械寵物前想了起來,好不容易覺得心情好了一點…卻發現那個卡佳里是約了日期和地點沒有錯,但是…卻沒有約定正確的時間!
─這傢伙那傢伙都一個樣…那我究竟該怎麼辦才好?
不過既然是要逛市集,大概…也不會早到哪裡去吧?阿斯蘭一面在腦海中思量中,一面決定自己早上九點到橋邊等待就好了。
一大早七點十五分就撐開那雙熬了不知多少天夜的熊貓眼,努力地爬起來梳洗梳洗,很令人感動的是,今天煌沒有早起,不然又有得忙了。
阿斯蘭躡手躡腳地走下樓,打算一股作氣衝出門去,早餐就在路上解決,好趕快提早赴約。
結果,他失算了。
「阿斯蘭!你今天好早起唷!」不知道什麼時候隔壁的尼可已經端坐在他家的餐桌上,帶著一臉燦爛的笑容說道,「爸爸和媽媽跑出去渡十度蜜月了,今天早上要麻煩你了。…對了,我順道把你家哥哥們都叫了起來了,這樣大家一起吃飯比較熱鬧嘛。」
只見在餐桌邊是一臉想睡表情的米凱爾、好整以暇的迪亞卡以及一副起床氣十足的伊薩克,全部都用一臉「我的早餐在哪裡」的表情直勾勾地望著他。
阿斯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只好換上圍裙乖乖地走入廚房之中。
等他總算能夠脫身之時,已經八點半了。
 
早上八點四十五分,阿斯蘭匆匆忙忙地奔向約定地點之時,少女的身影早已經出現在橋上了。遠遠看到那似乎有些不耐煩的身影,他不禁倒抽一口氣,卡佳里不會因此而對他生氣吧?
「啊!阿斯蘭!」看到自己正在等待的人,卡佳里元氣十足地大力揮著雙手,同時一朵宛如向日葵般的美麗笑容綻放在他的臉上。
阿斯蘭鬆了一口氣,也露出笑容,「對不起,我來遲了。」
「不會啦。那天我回去之後,才發現自己忘了和你約時間。因為我最討厭遲到了,所以還一直擔心阿斯蘭你會七早八早就在這邊等呢。沒有比你晚到真是太好了!」
看著對方那深深的笑意,阿斯蘭不禁也對她露出笑容。不過基於他良好的教養,還是覺得讓對方等太久是不好的行為,於是開口問道,「妳究竟是幾點來這裡等我的?」
「七點!」
「七點?」阿斯蘭張大了雙眼,「那妳不是等我等了兩個小時了嗎?」
「不用在意!」卡佳里爽朗地挽住阿斯蘭的右手臂,「去逛市集吧!」
─真搞不懂!女孩子…該不會都是這樣吧?表情多變、情緒都寫在臉上。…但是…好可愛……
阿斯蘭搖了搖頭,決定今天就好好地陪她玩一整天當作補償好了,就這樣讓卡佳里拉著他往市集走去。
 
市集,是一個可以直接用一個形容詞形容的場所,也就是說「人山人海」,放眼可見之處都是人群。
很少逛市集的阿斯蘭可真是大開眼界了,看到充滿活力的人群以及五花八門的攤子,連平常穩重的他都變得像個孩子一樣。
那麼,給人活潑明朗感覺的卡佳里呢?…她簡直就是瘋了!滿面笑容的她一面和攤販殺著價、一面忙著和阿斯蘭講話、另一方面眼睛又忍不住一直轉呀轉的飄移到其他攤子上。
阿斯蘭也不太確定自己究竟是看市集看得多、還是看卡佳里的臉看得多?市集上的確是各種景象都有、當時很值得一看,但是卡佳里那個平均每三秒鐘就換一個表情的臉也是個很值得觀察的對象。所以阿斯蘭變成一面看著攤位上的東西、一面忙著回答卡佳里的話、一面進行著卡佳里的表情觀察。
「阿斯蘭?」卡佳里露出有點期待的表情望著阿斯蘭,「…那個…」
好可愛的表情!
突然之間被用那種帶點期盼的表情望著,任誰都會心動吧?更何況,卡佳里的口氣中有一種特別的澄澈感,總覺得她不會強求什麼不屬於她的東西。所以,回應她的眼神應該沒問題(絕對不會像煌的狀況吧…!?)。
「什麼事?」總覺得,可以很自然地回應她。
「那裡有撈金魚的攤子,我們去玩,好不好?」
「那有什麼問題!」
「我雖然很喜歡撈金魚,但是技術很差,所以還沒撈上一隻金魚過。」當她在說自己的短處時,那口氣就像在講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完全沒有陰影或自卑,她只是在呈述自己很不擅長的面向而已。不像有些人,一開始講這種事就停不了,明明只是『撈不到金魚』好像變成一大片陰影籠罩在上方。
這就是卡佳里讓人覺得心情輕鬆愉快的地方吧?
阿斯蘭笑道,「那我幫妳撈個一條、兩條吧!」
「咦?不是自己撈到的就沒意思了啊!沒關係…我自己也撈撈看!」
兩人開始在攤子前的迷你魚池中開始奮戰。
一分鐘不到,卡佳里就發出慘叫聲,「嗚啊!破了!」
阿斯蘭一面微笑,一面快速地將一隻金魚撈入手上的水盆之中─這是他的第三隻金魚。
她探過頭來,用讚嘆的口吻說道,「好厲害!你已經撈到第三隻了啊?」
「是啊。我小時候曾經有一次撈了十隻回家,媽媽還特別幫我弄了一個魚缸呢!」一提到母親,阿斯蘭的表情就會不自覺地變得溫柔。
看到這樣的阿斯蘭,卡佳里也露出幸福的笑容,「這樣啊…好棒的媽媽呢…」
「就是啊…」看到她嘴角邊的笑,一瞬間四周的喧鬧似乎都消失無蹤了,只剩下平靜的溫暖。阿斯蘭的手仍然無意識地想要網起第四隻魚…
看到那對著自己露出的溫柔笑顏,卡佳里似乎有點害羞,稍微將眼神轉向水中的魚群,就在那一刻,她看到阿斯蘭手上的網子之充出現了一個在撈金魚攤子上不應該存在的物體,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然後是一聲驚呼,「危險!」
理應被網住的第四隻魚突然從網中猛地跳了起來,惡狠狠地往阿斯蘭的額頭上撞了過去。阿斯蘭一驚,身體比頭腦更快做出反應,當場往後一躍而起。那隻兇猛的魚「啪」地一聲掉落到地上,在牠帶出的那一小灘水漬之中掙扎著。
仔細一瞧,這魚不僅長著一身粗黑的鱗片,還有一口尖牙,雙眼銳利地瞪視著四周的人群。
卡佳里發出了另一聲的驚嘆,「是食人魚耶!阿斯蘭,你真厲害!竟然能夠撈到牠!」
 

.......待續

【灰王子途中座談會
PART 2

           B.C(
作者=heelill):嘶…茶真好喝()
Nicol:妳這句話在上回座談會結束的時候說過了唷!
B.C.:沒辦法,茶、真的很好喝!
Athrun(從一旁放下盤子)嗯…剛剛做的,你們想吃吧?
B.C & Nicol:蛋糕?我要我要。
Nicol:好吃XD
B.C.:好好吃~
NicolAthrun怪怪的…他已經躲到旁邊冒鬼火了耶…
B.C.:這一次太慘的關係嗎?我覺得有讓他約到會已經仁至義盡了唷!
Athrun:嗚啊啊啊啊~Cagalli
B.C.:等一等嘛…下一次讓你和Cagalli牽手吧!…嗚啊…又衝去抱Cagalli|||(還好今天Kira不在)
Nicol:我想在經過那些事情之後…牽牽手應該沒什麼撫慰作用吧()對了…妳大概不知道吧?
B.C.(好奇)什麼事!?
Nicol:就是…Athrun心情不好似乎是因為Destiny Phase-7的關係…
B.C.:啊…這一話的確很慘啊…。因為父親的事情嘛!每個人都在動搖…
Nicol:並不是那樣的!事實上,當他看到來迎接自己的Cagalli時,本來打算一把抱下去的…但是…妳也看到了嘛!微笑之後就…
B.C.:『那是衝擊波繞地球一圈(下略)』嗎?的確是這樣呢!連擁抱的時間都沒有。
Nicol:然後後來在甲板上,Cagalli不是和他講話嗎?他本來想抱一個或親一下來調整心情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嘛…一堆電燈泡|||還有一個最大顆的又開始暴走…搞到後來他只好裝憂鬱,中途跑掉()
B.C.:好…好慘!
Nicol:那還不是最慘的!妳看到最後他在教那位新的紅衣女孩打靶技巧的時候,不是看到Cagalli在上面嗎?妳知道Athrun說了什麼嗎?「不是那個樣子,Cagalli!我只是在教她射擊而已,真的!我連她的名字都不記得了!Cagalli…相信我!」
B.C.:這句話在Phase-24之後他好像有對Lacus講過耶!?
Nicol:雖然他這次是真心的,但是…Cagalli因為想起他已經講過類似的台詞…所以…()
B.C.:好慘!
Nicol:結果Athrun差點哭出來…。在那邊喃喃念著什麼『好想抱抱Cagalli唷…一下下就好…』
B.C.:那個人或許是壞得最嚴重的也說不定|||
Nicol:啊!忘了要做正事了!下回預告*^^*/
B.C.:啊…是啊()下一回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Nicol:灰王子Athrun Zala的命運該何去何從呢!?
Dearka()你們在吃的是剛剛Athrun在做的蛋糕嗎?
Nicol(微笑)是啊。
Dearka(烏雲籠罩)我剛剛…看到了…。Athrun從水槽裡面撈出一隻類似章魚的物體,然後…加入一個活像嬰兒的植物…接著經過一連串…莫名其妙的加工…(抖抖抖抖)就變成了…你們面前的…
Nicol & B.C.:騙人!(看著蛋糕)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Yzak:如果我記得沒錯這好像是哪一國流傳已久的黑魔法嘛…
 
喂喂真的是認真的要繼續下去嗎!?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