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集上、在節日中、在小孩生日會上。妳有沒有見過那種市集,好像大家還生活在中古世紀一樣?」

  美琪點點頭,她和莫曾有次到過這種市集,那裡有許多漂亮的東西,看來陌生,好像不是來自另一個時代,而是另一個世界似的。

 

——柯奈莉亞.馮克《墨水心》〈只是一幅圖〉

 

你也可能在那裡挖掘到一支鑰匙、一頂王冠、一個祕密或是一個吻,誰知道,那裡可是市集呢。

 

 

第四章|摩天輪、列車,以及紅心城市集

 

  眼前白城車站比想像中還小。

  A.A.失望地抹去腦中想像的美麗白色大廳與優雅的建築,換上簡單的木建築、三角形的屋頂,以及漆成白色的牆面,目測大約等同一個簡單的小店面吧。樸素、沒有門扇的大門上方,卻有座繁複的美麗發條鐘,身穿銀色舞衣的可愛機械少女正與旁邊的動物們不停旋轉,伴著悠揚的華爾滋舞曲在鐘座上轉進轉出;仔細一看,少女與動物間的裝飾樹木上有面精美的黑底金字牌子,金色的花體字寫著「白城車站」。

  拉雅站在他身旁一起盯著車站,雖然她不太喜歡前往紅心城堡的主意,但似乎很中意那座發條鐘,現在正一臉興味盎然地盯著鐘上跳舞的少女與動物,剛剛那不滿的表情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而白兔則明顯地很興奮,不停地摸著自己的鬍鬚,然後不時神經質地抽動鼻子——雖然戴米安沒有主動叫上白兔,不過白兔總算是及時爬起床、加入前往紅心城堡的行列。

  他們聽從戴米安的提議,將速克達與重型機車這些交通工具寄放在報社那邊,三人加上一隻兔子則叫了馬車來到車站。本來想像著車站旁邊應該要有寬廣的停車場,不過在看到實際的建築物後,A.A.體認到戴米安的提議很合理,小巧可愛的車站建築無論裡裡外外,都不像是有很多停車區域的樣子。

  他們跟隨著戴米安走入車站內部,眼前就是簡單的售票亭、驗票口,以及比想像中更加狹窄擁擠的月台。幾個乘客加上行李,就算得上是擁擠了。

  「往白城的班次多嗎?」A.A.好奇地問道。

  戴米安歪著頭想了一下,「火車這種東西⋯⋯是靠運氣喔?」

  A.A.聽得一頭霧水,反問:「靠運氣?」

  拉雅接口回答:「當然是看司機和站長的心情啊。有時候一星期一班,有時候一天兩、三班。」跟著,她露出靈光一閃的驚喜笑容,問道:「難不成你的世界不是這個樣子嗎?」

  「嗯。」A.A.點頭,「在我的世界,火車有時刻表,只要指定時刻表上的班次、購買車票,然後到時候準時搭車就可以了。」

  拉雅吸收了一下A.A.描述的概念,歪了歪頭,「所以說,通常每天都有車搭?」

  「通常。不過我們那裡的火車系統比你們這裡複雜,我們可以搭著火車前往許多不同的城市或國家,不像你們的這條線路,只是往來白城和紅心城堡。」

  「哇!你的世界一定比奇境大上好幾倍!」拉雅讚歎。

  A.A.回憶了一下自己所踏足的奇境土地,雖然不清楚實際上的大小,不過大多是騎著速克達可以到的距離,「說不定有幾百倍大。」但是,這裡有個問題,根據之前從書蟲那邊聽到的情報,奇境外面應該還有其他土地,這些奇幻國度的土地加總起來很難講會不會比地球大。

  戴米安一面聽著他們聊天,一面走去售票口。回來的時候手上拿了四隻被綁在銀色細絲上的紅寶石瓢蟲回來,小心翼翼地交給他們一人一隻,然後特別叮囑A.A.,「這是車票,小心不要鬆手了。」

  小小瓢蟲的身體是透明的深紅色寶石,黑色的眼珠子與背上的黑色斑點則是黑色的水晶,在光線下折射著美麗的光芒。綁在銀絲上細細的金色小腳、不停晃動的觸角,以及拍動著的寶石翅膀,如此活生生又精緻的珠寶工藝實在超乎想像。A.A.不禁看呆了。

   拉雅和白兔倒是一點都不稀奇地接過瓢蟲。拉雅手腳利落地把銀色絲線綁到了外套釦子上,而白兔則是小心地將線拴在了錶鏈上面;A.A.想要有樣學樣,但是卻怎麼都綁不好,看到他手忙腳亂的模樣,拉雅輕笑了一聲,接過瓢蟲綁到他外套的紐釦上。瓢蟲很愜意地停到了A.A.肩上,睜著一雙黑色大眼盯著他看,彷彿下一秒就會開口了一樣。

  戴米安接續著剛剛的話題,對著A.A.解釋道:「我們這邊的火車和你們那邊不太一樣,一切都要看司機和站長。所以,想要搭火車,要嘛就一早來車站探聽消息,不然就是要賭一賭,來車站附近等著、隨機應變。」

  「這樣不是很麻煩嗎?」A.A.問道:「從紅心城堡到白城堡,不是不用到半天的車程嗎?理論上距離應該不遠,為什麼不搭馬車或是找其他交通工具過去呢?」

  「畢竟,搭火車是最簡單、門檻最低的方法。」

  「門檻?」

  拉雅微笑著接了下去,「就是對求生能力的要求啦。」

  「求生?」A.A.很驚訝,只是要去另外一座城,有道賭上性命的地步嗎?

  戴米安點點頭,「無論是身體或是心理都要有所準備比較好。」他輕輕揮動綁著瓢蟲的指頭,「畢竟兩座城中間的那座森林裡藏了很多危機,又不是每個奇境人都是冒險家,當然是火車方便。而且,森林裡面的道路都彎來繞去,普通人走進去之後都要花個一、兩天才能走出來,更別提運氣不好還有可能走不出來。而且⋯⋯搭火車還有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聽到這吊人胃口的說法,A.A.本想更進一步問下去,卻被刺耳的鈴聲給打斷了,四周的人群們馬上騷動起來,爭先恐後地往月台擠去。A.A.這才發現,四周人們手上的瓢蟲不只有紅寶石一種顏色,藍色、黃色、綠色⋯⋯五彩繽紛的寶石瓢蟲或在空中振動著翅膀,或在乘客的肩膀、帽子等處休息。

  有著滑稽長臉的站務員站到了驗票口,手上拿著一條長長的法國麵包,A.A.正覺得奇怪,馬上見到站務員板著一張臉,毫不融情地用麵包給了擠到驗票口人群一人一下,然後拉高嗓門宣告:「排——好——隊伍——」

  人群發出了不甘願的嗡嗡聲,站務員再次惡狠狠地賞了先頭幾個人一擊,麵包打在頭上「碰碰」作響,聽起來相當痛。見到站務員毫不手下留情,乘客們終於乖乖地排成一條長列。

  看到秩序差不多恢復了,戴米安才氣定神閒地帶著他們一起進入隊伍。不過,看到這串人龍,A.A.不禁有點擔心這列車不曉得擠不擠得下所有人。他不知所措地看向拉雅,不過她只回以燦爛一笑。於是,A.A.就將自己的疑惑問出了口。

  聽到他的提問,拉雅一臉驚訝,問道:「你們那裡的火車的車廂數是固定的嗎?」

  「難不成奇境裡面不是?」

  戴米安微微一笑。「愛莉希第一次搭車的時候也問了同樣的事情呢。我們這裡的列車會隨著人數調整車廂數,所以不用擔心搭不上車。只要你有車票——」他揚了揚手上的瓢蟲,「就一定有位子。」

  伴隨著尖銳的汽笛聲,列車發出巨大的噪音進站了。那是一輛有如玩具火車般的可愛列車,車頭的黑漆表面反射著陽光,頭頂上的煙囪吐出陣陣白煙,不過後面只拖著一節亮藍色的車廂,轉動著輪子駛進了月台。等車的人們再次騷動了起來,站務員再次一臉冷靜地賞了眼前幾名乘客一法國麵包。

  「既然一定會有位子,大家幹嘛這麼激動?」A.A.覺得很奇妙。

  拉雅微微一笑,「因為奇境人都愛熱鬧嘛。」

  白兔則是優雅地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冷眼旁觀著瘋狂躁動的人群,發表了評論,「真是沒禮貌的平民。」

  眼前等著上車的乘客們,被站務員痛毆過後,稍微安靜了一下。然後,站務員很有威嚴地環視眾人一圈,拉高嗓門:「藍色,藍色的乘客請上車!」

  話音剛落,手上或身上有著藍色瓢蟲的人急匆匆地擠向列車車門,站務員再次動用了法國麵包讓他們乖乖一個一個登上車。接著,站務員又開口了,「綠色,綠色的乘客請上車!」

  A.A.困惑地四下張望著,這小小的車廂怎麼看都塞不下這麼多人啊。說時遲那時快,一陣震動從列車上傳了過來,整座車站都跟著搖晃起來;然後,從藍色的列車後方,「長」出了一節綠色的列車,就像看著縮時攝影的綠色植物冒出芽來,結成漂亮的花苞,只是,這次結出來的是一節車廂;接下來又是一陣你推我擠,然後經過幾回同樣的步驟,終於輪到拿紅色瓢蟲的乘客上車。

  A.A.等人沒有搶著一開始就衝上車,而是耐心地等待前面那群「暴民」登上車之後再最後一個上車。

  沒想到像是植物般長出來的車廂內部倒是滿寬敞的,感覺起來甚至比外面看起來大;一走進車門、轉入車廂,就看到沿著走道兩旁是一間間的包廂,除了透明的玻璃之外,整體的內部裝潢都是紅色系。A.A.想起他們用瓢蟲車票上車,那麼座位究竟是指定好的,還是自由入座呢?這個問題還沒問出口,解答就出現了——綁在A.A.釦子上的瓢蟲突然朝某一個方向飛去,身邊的兩人一兔帶著的瓢蟲也都往同個方向扯動銀色的細絲,看起來,這瓢蟲不僅是車票,也是帶位員。

  他們被帶進了一間舒適的包廂,面對面的兩排天鵝絨紅沙發很寬敞,要坐六個人應該也不成問題。把隨身行李塞到置物架後,A.A.舒服地坐到沙發裡,發出放鬆的輕嘆聲。拉雅笑咪咪地挑了他旁邊的位子坐下,所以戴米安和白兔就坐到了對面的位子上。四個就這樣安安靜靜地坐了好一陣子,列車終於開動了,窗外的景色緩緩地改變著⋯⋯

  車子才一開始走動,戴米安就迫不急待地站起身來,神祕兮兮地表示要去餐車一趟,就迅速地離開了車廂。A.A.有點好奇餐車有什麼,本來想要跟著去,但是拉雅和白兔卻也都擺出同樣神祕兮兮的表情制止了他,開始幫他介紹窗外的景色。

  於是,A.A.只好乖乖地沉回座位上,一面聽著解說,一面將窗外那緩緩流過的景色打入腦海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