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匆忙拎著柴郡貓衝出臥室,邊跑邊匆匆說:「這次是艾瑞斯被攻擊了!我們要快點過去他那邊⋯⋯白兔呢?」話還沒說完,拎著貓咪的那隻手上就傳來了劇痛。柴郡貓嚴厲的聲音傳來:「笨蛋,冷靜一點!」

  柴郡貓話音才剛落,便一個翻身竄出A.A.手中,趴到他頭上,這次換頭頂傳來一陣刺痛。「這裡是白城堡,如果連白女王和白騎士都搞不定的事情,你一個什麼鬼能力都沒有的人去是有什麼用?」

  的確,回想起在戴米安那邊見到的情況,A.A.知道就算換個地方,自己大概對那個煙霧或是煙霧中出現的少女無能為力吧。這種時候,就會不禁感歎起自己怎麼沒有像小說或電影的主角藏有什麼反轉局面的妙招。

  這次柴郡貓沒有用爪子,只是用貓掌拍拍A.A.的頭頂,「我大概猜得到你在想什麼,不過我也告訴過你吧,不要亂『祈禱』、不要亂『希望』,奇境的幽默感很糟。而且,現在不是你強出頭的時候。」

  A.A.能夠理解這隻貓講的話,不過只能捲著尾巴逃跑實在讓人鬱悶。

  「不過你想找白兔是個好主意,把那隻兔子亂丟著,萬一又迷路到你的世界去、再不小心多帶個『愛麗絲』回來的話,我絕對會瘋掉。」柴郡貓長長的尾巴掃過A.A.的頸後,催促道:「快點去叫那隻兔子,然後我們一起去找帽匠。」

  「是、是。」A.A.無可奈何地加快速度去敲了敲白兔的房門,還沒開口問話,門就被打了開來,穿戴整齊的白兔走了出來,仰頭看著A.A.與他頭上的柴郡貓,嘆了一口氣,「果然,貓也來了。」

  柴郡貓也不甘示弱,「我也不想見到兔子啊!只是沒辦法,這裡正在『發生』重要的事情,柴郡貓可不能缺席。」

  白兔冷哼道:「愛湊熱鬧的貓。」然後將視線固定在A.A.臉上,「接下來你要怎麼做?」

  「照柴郡說的,去找帽匠。」

  「⋯⋯雖然很不想同意貓的建議,不過帽匠手上有旅店的鑰匙,去找他們的確是目前最理想的一條路。那麼,我們走吧。」白兔將雙手放在背後,一臉嚴肅地往門口走去。

  這時候,柴郡貓出聲阻止A.A.與白兔,「等一下,你們跟著我走吧。」說完,輕巧地一躍而起,翻到地上,接著走到牆邊,輕輕用貓掌拍了拍牆面,「走吧。」

  「柴郡,你是傻了嗎?」A.A.嘆了口氣,「那裡是牆⋯⋯

  柴郡貓臉上浮現出如彎月般的微笑,一閃便滑進牆裡。A.A.以為自己眼花,眨了眨眼,再定睛一看。怎麼看柴郡消失的地方都是普通的牆面,爬著花紋的美麗壁紙上也沒有任何⋯⋯不對,在花紋與花紋之間隱隱約約有一道不自然的陰影,就像那裡躲藏著一道縫隙。

  A.A.一個箭步上前,觀察著那道陰影,才發現那是道浮在空中的縫隙。難不成是要自己跟上去?不過這樣一條縫究竟該怎麼樣才能鑽進去?

  白兔沒有讓A.A.猶豫不決太久,他毫不猶豫地從斜後方推了A.A.一把,A.A.馬上往縫隙撞了上去。沒想到,這一撞彷彿一頭栽進水面般,A.A.覺得自己穿過一層有如果凍般又軟又有彈性的冰冷物體,下一秒就置身於一條長長的通道中。圓筒狀的通道四周是礦坑般的石壁,裡面埋藏著五顏六色的結晶體,靠地面處長著一叢一叢閃著螢光色、大小不一的蕈類;蕈類的螢光透過結晶體,照亮了眼前的道路。柴郡貓優雅地站在其中一朵臉盆大小的蘑菇上面,似乎正在等著他們跟上來。

  「這裡是哪裡?」A.A.困惑地打量著四下的環境,「白城堡?」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柴郡貓像在吟詩一樣說著,「這裡是藏在點與點之間的祕密空間,只有柴郡貓能穿梭其中,唯一的居民是毛毛蟲。」

  「毛毛蟲?」聽到熟悉的字眼,A.A.不禁反問。但是柴郡貓搖搖尾巴,「現在不是談那個的時候。我們該走了。」接著邁開步伐向前奔去。

  白兔輕戳A.A.的背,催促他往前走。於是,A.A.只好將疑問先藏在腦中,努力小跑步地追上柴郡貓。

  一行跑了一小段距離,四周的景物雖然應該有所改變,但在A.A.眼中這些結晶與蕈類看起來都一個樣,螢光看久了也讓人有點頭暈。

  還好,柴郡貓沒多久就停下腳步,在一朵半人高的墨綠色蘑菇坐下,用貓掌指指蘑菇旁的陰影,「這裡。」接著落地躍入影中。

  A.A.也放棄思考,直接跟著一腳踩進陰影,沒想到下一秒就發現自己置身於另外一間城堡房間的起居室。起居室沙發上坐著穿了睡袍的帽匠,嘴上叼著菸斗,睡鼠則在他旁邊的位子上呼呼大睡,而三月兔在不遠處捧著個茶壺正要走來。

  看著不速之客,帽匠露出了慵懶的笑容,「你好,少年。看來你是從柴郡貓的祕密通道過來的。」

  「是。」A.A.點頭致意,「似乎有不太妙的東西出現在這座城堡中,所以⋯⋯

  白兔也從空氣中冒了出來,把話接了下去,「帽匠,可以請你帶我們離開這裡嗎?」

  「哎呀。」帽匠不急不徐地問道:「可以請問理由嗎?畢竟身為客人突然不告而別,實在很失禮。」

  柴郡貓搖晃著長長的尾巴走到帽匠腳邊,「現在正在城堡橫行的那個東西,是追逐『愛麗絲』而來的。現在它們似乎找上了艾瑞斯,不過我們不能冒著把兩個『愛麗絲』都交給那東西的危險,所以請你用鑰匙帶我們去你的旅店。」

  聽完柴郡貓簡短的解釋,帽匠原本懶散的表情變得精明,眼中也散發出銳利的眼神,「⋯⋯你心裡有底那是什麼嗎,二世?」

  「恐怕⋯⋯和最初的那個『愛麗絲』,以及奇境的核心脫不了關係。」柴郡貓嘖了一聲,「是啦,我家老爸八成會知道那是什麼,我顯在卻只猜得到這麼多。不對,應該說身為柴郡貓的直覺知道這很不妙,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帽匠微笑,「沒辦法,就連統治者們大概也無法掌握所有奇境的祕密。對吧,白兔。」

  白兔跺跺腳,「好啦,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先去你那邊再來細談吧。」

  帽匠點頭,從口袋掏出一把柄上刻成禮帽形狀的黃銅鑰匙,「三月兔、睡鼠,我們走吧。」三月兔聞言匆匆把睡鼠撈進桌上的空茶壺裡,提起茶壺跟上去。帽匠再轉頭示意A.A.他們跟上。

  帽匠漫步跺到一扇房門前,將鑰匙塞進了鑰匙孔。乍看之下鑰匙孔明明比這把帽子鑰匙來得小,但鑰匙仍然順暢地滑進孔中,帽匠毫不費力轉動鑰匙,接著將門打了開來。

  「歡迎!」帽匠優雅地鞠了一個躬,只見打開的門後,不是白城堡裡的任何一處,而是A.A.之前借宿過的帽匠旅館前的草地。空無一人的瘋茶會長桌佇立在安靜的凌晨風景中,微風輕輕吹過。

  眾人快步通過門扉,回頭只見草地上只立著一扇門,門框前後空無一物,從側面看可以看到薄薄的門立在早地上。然後帽匠熟練地關上門,那扇門就有如海市蜃樓般緩緩地搖晃、折射,消失在空氣之中。

  A.A.難以置信地環視四周,真沒想到這麼輕易地就來到了距離城堡有半天以上路程的地方。

  帽匠輕笑,「好了,不要杵在這裡。我們進屋去吧。」

  A.A.只能輕輕點頭,乖乖聽話跟著走進旅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