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細雨紛飛的日子
 
聖誕新年假期之後,艾莉斯回到被雪花覆上白色帽子的霍格華茲。
雖然天氣冷得讓人不想動,不過葛來分多的魁地奇球隊隊長雷溫‧貝爾依法堅持要練習。艾莉斯覺得,擔任隊長的人與其說要魁地奇方面的才能,不如說他要有一種練習的狂熱和領導的天份才對。而在冷天練習完魁地奇,只有一種感覺──就是沒感覺。
再用接近沒感覺的手指去翻閱圖書館中的文獻,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往往想翻個一頁而已,卻一次翻了個好幾頁,只好努力地往回翻,卻又容易一不小心翻過頭,只能說是一個可怕的循環。在可怕的循環之後,再用僵硬的手紙握著羽毛筆在羊皮紙上寫下查到的東西,艾莉斯真懷疑收到作業的教授真的看得自己寫的字嗎。
終於把其中一份作業寫好了,圖書館的使用時間也接近尾聲,於是她匆匆地拎著東西、借了幾本書,再披上斗篷往葛來分多交誼廳走去。
雖然知道在交誼廳有熱水和茶包,不過整個人裹在斗篷裡面的艾莉斯只想好好喝一杯又熱又濃的巧克力,或者是加上了香甜果醬的濃茶,讓自己可以在下半夜繼續努力寫未完的其他作業。
下定決心之後,她拐了個彎,開始往廚房走去。
其實一個人前往廚房,這還是第一次。以往大多是跟著天狼星他們一起來搜括吃的,不然就是在交誼廳等著。想到這裡,艾莉斯不禁笑了出來,看來自己一定被天狼星他們傳染了吧。
走著走著,來到了廚房門隱藏的走廊,她仰頭看著那一排畫,然後毫不猶豫地伸手搔起了某幅畫中的梨子。梨子剛開始還沒有反應,但是當艾莉斯更努力地搔了它幾下之後,梨子還是忍不住開始吃吃笑了出來,然後開始不住地扭動,跟著化為一隻綠色的門把。
艾莉斯伸手抓住眼前的門把,往外用力一拉,霍格華茲的廚房就出現在她的眼前了。她慢步走進去,門在身後閤了起來。
一隻家庭小精靈朝她衝了過來,「小姐、小姐!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嗎?」
艾莉斯有禮地微笑,「可以給我一壺熱巧克力嗎?我想帶回宿舍喝……」
家庭小精靈露出大大的笑容,鞠了個超過九十度的躬,「瞭解,請稍等。」當他講完之後,另外一個家庭小精靈快步跑了過來,拉著艾莉斯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然後,更多的家庭小精靈冒了出來,有的拿著剛烤好的小餅乾、有的拿著熱騰騰的茶、有的則拿著香甜的果醬……全都張著他們那雙有如網球般的大眼,一臉期待地望著她。
於是艾莉斯只好拿了一杯茶、收下一紙袋的小點心,還要一面阻止不斷向自己行禮的小精靈繼續鞠躬。
「艾莉斯,真是個驚喜。」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艾莉斯驚訝得跳了起來,驚叫出聲:「鄧不利多校長!」
只見穿著一身藍色睡袍的鄧不利多頭上戴著歪歪的睡帽,一臉愉快地看著自己,艾莉斯不禁驚訝地眨了好幾下眼睛,嘴巴張張閤閤的老半晌卻講不出半個字。
倒是鄧不利多自己開心地笑了出來,「來吃點心。人或多或少晚上會突然肚子餓,這時候我不會介意學生們和我一樣跑來廚房要東西──只要他們知道密訣。」說完,朝著艾莉斯眨了眨左眼。
真難想像校長也會因為肚子餓跑來廚房要吃的。艾莉斯深深覺得震驚難以平復,即使曾經聽過詹姆他們多次描述鄧不利多的活潑,親身遇到還是覺得十分驚訝。
鄧不利多似乎早已習慣學生看到自己這種行為會呆住的樣子,自顧自地和家庭小精靈談著話,然後在艾莉斯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校長您常常這樣跑來吃點心嗎?」總覺得一直沉默不語也不對,於是艾莉斯將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句話講了出來。
啊!這樣不知道會不會很不禮貌!講完之後才想到嚴重的問題,不過問出口的話已經收不回去了,艾莉斯只好不安地注視著鄧不利多。
沒想到,鄧不利多躲在白鬍子後面偷偷笑著,「我記得曾經在這裡碰到過詹姆。」
「啊……詹姆還滿常跑來這裡的。」艾莉斯點了點頭。
「那天他手上抱著大概十人份的食物吧,讓我印象很深刻。」鄧不利多沉浸在回憶之中,眼睛不自覺地笑瞇了。
「那大概是幫大家拿的,他常常會跑過來……啊!」艾莉斯發現自己似乎又講了不該說的話了──怎麼可以讓師長知道學生晚上偷溜到廚房拿東西的細節呢。
鄧不利多卻完全不在意,「的確,要霍格華茲全體這群處在青春期的學生晚上餓肚子,實在不太可能。只要能夠自己找出方法,不會有人阻止的。」
所以,校長覺得只要我們找得到廚房,就算自己跑來拿吃的也不算什麼。這樣說也沒錯,不過聽到它從校長口中說出來,還是有那麼一點點不可思議。
「小姐,妳的熱巧克力。」一隻家庭小精靈蹦蹦跳跳地來到艾莉斯面前,遞給她一個用漂亮拼布套包起來的保溫杯,「請慢用。」將東西交給她之後,家庭小精靈優雅地行了一個禮,然後轉身離去。
雖然本來只想要熱巧克力,卻多喝了一杯茶,還到了小餅乾當點心。看來家庭小精靈們真的很討厭讓學生空手而歸。
艾莉斯輕輕用魔杖戳了戳書包,讓書包飄在自己身後,然後抱著食物,轉身向鄧不利多的方向。「那麼,我先失禮了……」
這時候,一隻家庭小精靈正熱切地端著一盤小點心給鄧不利多挑選,而鄧不利多一臉認真地盯著盤子,瘦長的手指在小點心上方不停地徘徊著,然後挑中其中一塊,小心翼翼地拿起它,接著興趣盎然地拿近眼前玩賞著……
這個景象似層相識。
鄧不利多站在一片混亂的走廊上,用指尖拿著一個小小的東西,露出銳利的神情凝視著它,彷彿在思索著什麼。然後,他轉過頭來,半月型眼鏡後面的藍色眼睛微微地露出笑意……
「教授……」
「是?」鄧不利多轉過頭來,眼鏡後面的藍眼彷彿能看透人心一樣,直視艾莉斯的眼底。
艾莉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要講出心底突然冒出的疑問,真的需要很多勇氣。她下定決心,將所想的一次講出,「教授,您記得那一天嗎?夜巡之後,走廊上的畫突然掉下來的那一天。」
鄧不利多輕輕點了點頭,「是的,我記得非常清楚。」
「那一天,我看到您似乎從掉下的畫旁拾起了什麼。教授,您究竟發現了什麼?」一旦開口之後,接下來的話語很自然地就接續出現了,「那些畫不應該掉下來的,為了保護學生,霍格華茲的畫都施有保護咒──《霍格華茲,一段歷史》裡面都有記載。如果不是有人刻意破壞保護咒,那些畫不應該掉下來。您是否發現任何和犯人有關的線索?」
艾莉斯覺得,與其說自己是想知道真相,或許只是好奇而已。
沒想到鄧不利多很爽快地回答了,「是的。」
「但是我們從未聽說過有任何後續……」
「那是當然的。」鄧不利多安穩地將雙手交叉在胸前,「這件事由我和學院導師解決了,沒有必要公開。」那雙藍色眼睛散發出安定人心的光芒,即使不知道他做出什麼樣的處置,卻會讓人不自覺地感到鄧不利多做的事一定很穩當、完全不用擔心。
「但是,做出這件事的人……難道和食死人沒有關係嗎?鄧不利多教授,食死人的手真的已經伸入了校園了嗎?」
「……我只能告訴妳,做出這件事和其他破壞事件的人,並非出自本意。我們現在已經提供保護給了『他』或『她』,而真正指使這件事的人,是的,應該和食死人有關,不過我們還不知道他是誰。」
「我們只能坐在這裡,然後等待?」
「有時候,那就是最好的策略。」
艾莉斯困惑地看著安然自若的鄧不利多,一方面驚訝自己竟然一下子就談得這麼深入,另外一方面卻又不知道校長讓自己知道這麼多事的用意。可是,她知道自己非常想知道後續,也很關心接下來究竟該何去何從。
「用妳的眼睛去看吧,艾莉斯。」鄧不利多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頭側,「然後思考。妳比我更深入學生的生活,應該會看得比我更清楚才對。」
「……我想應該是這樣。」
「那就睜大眼睛看吧。」鄧不利多微微一笑,意味深長地看了艾莉斯一眼。
鄧不利多要我自己去想答案?艾莉斯腦中的齒輪不停地轉動著,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卻找不出解答。
「校長先生,您的食物!」家庭小精靈端著一大盤冒著煙的食物出現,熱切地望著鄧不利多。
「謝謝。」鄧不利多笑著對小精靈道謝,然後轉頭向艾莉斯揮了揮手,「那麼,晚安。」
艾莉斯只好輕輕行了個禮,「晚安,教授。」
她一面用魔杖指揮著自己的東西飄在身後,一面緩緩地往葛來分多交誼廳的方向走去。其實,一直到剛剛為止,她還不會覺得知道校園破壞事件的真相有這麼重要,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和鄧不利多談過之後,她卻一直很在意隱藏在幕後的指使者。
是學生?是老師?
「親愛的,通關密語。」當胖女士的聲音響起時,艾莉斯才驚覺自己已經站在交誼廳的門口,畫像中的胖女士正盯著自己等答案。
「火蜥蝪。」
「正確答案。」胖女士微微一笑。
艾莉斯爬進洞口,當她終於走進寢室之時,同寢室的女孩對她帶回來那一大壺巧克力和點心抱以歡呼──反正她自己一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和同學們分享也不錯。
結果,因為大家都要趕作業,於是一直到了深夜,她們還在不停吱吱喳喳,成果雖然不佳,心情倒是都變得很好。
不過,艾莉斯仍然在意著鄧不利多的話語,要她睜大自己眼睛觀察四周……
 
......待續

今天是我的生日<(一w一)>
雖然想做某些特別的事情,但是我現在除了開心啃書喝熱茶和睡覺之外,不太想做其他事XD
決定把所有東西都更新一次之後,就去開心地休息(誤)
每次趕完一本同人本之後,就充滿這種感覺XDD
謝謝大家之前的支持,未來一年也請多多指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