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當習慣了一個人的空間時,當這個空間多了一個人出來……那種感覺是一種奇妙的充實感。雷深深地感覺到─名為「克莉斯蒂」這個少女的氛圍在冰冷的家中散開。
雖然在這個廣大的家之中,有大約十人左右的傭人或是相關人員住在裡面,但是他們和雷的關係僅止於雇主與雇員而已,他們在這間房子之中也好、不在也罷,對雷而言那都不算什麼。但是,克莉斯蒂不一樣。在醫院中的日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小小的碰觸,這一切都將某種氣息與習慣刻印到雷的身體之中,即使那時沒有自覺,現在卻可以確定,腦內或是心中、克莉斯蒂確實地佔有一個地位。和吉爾哈特‧迪蘭達爾不太一樣,卻同樣會讓雷覺得想要微笑的人物,如果說對『吉爾』這個人感覺是「敬重」和「喜愛」,那麼對克莉斯蒂的感覺應該怎麼加以形容呢?

克莉斯蒂的房間和雷的房間剛好在走廊的兩頭,中間隔著幾間客房和儲藏室,是一種既近又遠的距離。對方在房屋裡面做什麼……完全無從得知,但是只要打開房門,對方就在數十步之遠處的房門內。
那究竟能不能稱做安心呢?
雷只知道,她在很近很近的場所─和他在同一個屋頂之下,這種微微的溫暖感……應該可以稱做『安心』吧?說實在的,他還不太習慣於這種感覺,有點像浸在溫水之中的的感覺……卻更溫暖、更平穩。
雖然才不到一週的時間,卻讓人覺得彷彿是一段很長的時間─長到可以瞭解一個人。就像是不知不覺中吸收的知識一樣,知道她喜歡吃什麼、喜歡看什麼節目、遇到什麼樣的事情會讓她很困擾、以及她什麼時候會露出可愛的笑容。
自然而然的,金髮女孩的身影變成固定的存在。早上打開房門,就會……在腦中浮現出那淡淡的笑顏、以及金髮在空中畫出一道金色的弧線的景象。
 
大約是在克莉斯蒂正式搬進巴雷爾家的一週後,一個帶著早春特有寒冷的夜晚,不知為何竟然讓人難以入眠。
雷決定到樓下的廚房去倒杯水─這種時間連幫傭的人都睡去了,唯一醒著的應該只有在大門口的保全吧。
他漫步著,除了腳邊用來照亮走廊的小燈之外,整個巴雷爾家都沉睡在一片黑暗之中,小小的燈光看起來像是螢火蟲的光芒,藍色的冷光看起來就像是黑暗中的雪花。拖鞋落在柔軟的地毯上面,腳步聲被吸了進去,一切都像一場美妙的夢─雷常常覺得自己所住的這個環境,只有在夜晚這種時候才會顯得『可愛』。
廚房那邊的燈亮著。
雷有些驚訝地停下了腳步,轉念一想,或許有一個或兩個傭人晚上也睡不著,正在用著廚房。雷思考了一下,如果他的出現打擾了人家的興緻的話,場面應該會變得有些尷尬吧。
「……」微小的聲音,彷彿在強忍著什麼一樣壓抑著自己的聲音,卻隱約地可以聽到那是啜泣聲。夾雜在這小小的聲音之中,是瓦斯爐爐火的聲音。
對方正在哭泣的時候自己闖進去實在不太好,但是那個聲音卻讓他相當地在意,總覺得那細微的啜泣聲勾起他腦海中某人的聲音。念頭一轉,雷轉身往廚房走去。
瓦斯爐上擺著小小的陶鍋,裡面的牛奶正冒著淡淡的蒸氣,蜂蜜帶些甜膩的味道散在空氣之中。
雷的視線隨著啜泣聲往下移動,穿著一身水藍色睡衣的少女跪坐在地上,灰藍色的眼瞳有如失焦般瞪視著虛空,正死命地用雙手壓住嘴,止住那快要爆出的哭聲。
「克莉斯蒂……」
雷從沒想過人可以這樣哭泣,如此地無聲無息卻讓人感到痛苦,淚水不停地滑落過臉頰,肩膀不斷地抽搐著,卻死命地壓抑住哭泣的聲音,卻讓她的胸口更加痛苦地起伏著。
她沒有發現到雷,光是如此忍住聲音的哭泣已經奪走了她全部的精力。
雷跪了下來,抓住她的肩膀,更清晰地叫喚了一次,「克莉斯蒂。」
灰藍色的眼瞳找回了些許的焦點,緩慢地將視線轉移到雷的身上,淚水仍然不斷地湧出,睫毛上是大量的淚珠,雖然她正在看著自己……感覺起來卻是一片朦朧。
「怎麼了?」那是連自己都會吃一驚的溫柔嗓音,雷卻沒空管那麼多了。
怎樣都好……我不想看她哭得那麼痛苦的樣子……
克莉斯蒂沒有回答他,只是輕輕地搖著頭。
「……把話說出來……會比較……」
她仍然是那一臉悲傷夾雜著恐懼的表情,雖然似乎已經沒有那麼激動了,但仍然不住地哽咽著,半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不停地搖著頭─那似乎是叫雷不要擔心的表示。
但是,這樣反而讓雷更不能離開。
這種時候究竟該怎麼辦才好?雷就算從小學過了完整的社交禮儀、讀過了大量的書籍,現在他卻連一點最基本的頭緒都沒有。
「噗沙!」隨著一陣蒸氣聲,牛奶從鍋中冒了出來。
雷匆忙地將縮在瓦斯爐正下方的克莉斯蒂拉到自己的懷中,以防她被滾出鍋的牛奶燙傷,一面伸手趕緊把火關上。
驚訝地看著滾出來的牛奶,克莉斯蒂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我……我本來……」她微微地吸了一口氣,想要讓話語變得完整,「只是睡不著,所以想要來這邊煮個蜂蜜牛奶。……然後……然後……」克莉斯蒂再次咬緊了嘴唇,眼睛微微地瞇了起來。
還是一樣地輕柔,雷追問下去,「然後?」
「我……看到了火……」這次淚水再次地落了下來,「……和那天一樣……火的顏色……和我……和我在……同一……同一個……實驗室的……的人……」
雷靜靜地抱緊了懷中的少女,「我知道了。沒關係……想哭的時候就大聲地哭,我在這裡……」
克莉斯蒂緊緊地抓住了雷的睡衣,放聲大哭了出來。
 
當發現異狀的侍女披著毛衣走進廚房的時候,時間究竟過了多久呢?雷自己也不清楚。唯一確定的是,那時趴在自己肩上的克莉斯蒂已經冷靜下來了,從近距離處傳了溫暖氣息帶著一種安穩的感覺。
雖然對雷而言可能是沒什麼的狀況,侍女看了卻露出一臉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的表情,「真的抱歉……我不知道是少爺和小姐……」
雷露出了專門用來收買人心的笑容─他自己也知道這個笑容的破壞力究竟有多強,「抱歉……妳也知道克莉斯蒂前陣子遇到很不好過的事情,自然,情緒比較不穩定。弄成這樣一團亂,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可以麻煩妳幫我們收拾一下嗎?如果可以的話……也請妳不要跟別人提今天晚上的事情,好嗎?」
侍女的臉微微紅了起來─誰都不會覺得在她面前露出笑容、用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說著話的少年,是個才年僅十一歲的男孩,只會覺得這個人說的話說服力十足、使人難以違抗。她用力地點了點頭,「是的!……我不是個大嘴巴的人,今天的事情一定會保守秘密的。」
雷燦然一笑,冰藍色的眼瞳帶著讚許之意,「真的是非常謝謝妳。」他輕鬆地將克莉斯蒂抱了起來,往廚房外走去。
緩緩地爬上了階梯,地毯在幽暗的燈光下看來像是一團暗色的絨,腳步和呼吸都彷彿要融在裡面一般。
「雷……」克莉斯蒂抬起頭來,「……今天就好,可不可以陪我?一個人……真的好可怕……」
聽到女孩低聲的請求,雷不禁露出了笑容,「兩個人的話……就不會害怕了嗎?」
「……總覺得是這樣……」
這個人需要自己,她所看見的『雷』,只是自己而已。她所尋找的是自己能夠給她的東西,而不是巴雷爾家給她的東西。單單就這一點,雷就覺得自己忍不住想要微笑、想要緊緊地抱住她。
「以後如果睡不著的話,就來敲我的房門吧。雖然不見得會有用,但是至少我可以陪妳。」雷沒有走向克莉斯蒂的房門,而是往自己的房間走去,「而且,我房間很大,塞兩個人沒有問題。」
雷可以感覺到克莉斯蒂將頭靠在自己的肩上,以及那輕柔的呼吸,懷中的女孩是這樣纖細。
「謝謝你……」
       雷輕輕地點了點頭,這樣就足夠了吧。

.......4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