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卡佳里‧由拉‧阿斯哈─琴音與刀刃─
 
溫暖的氣息,以及淡淡的香味…
─…洗髮精的味道…真不錯。應該問一問是那一個牌子的…
卡佳里茫然地睜開眼睛,觀望著眼前的景色。
柔軟的沙發,白色的毯子柔軟蓬鬆、帶點洗衣精的香味,墊在頭下的抱頭也非常的舒服。她可以看見到自己金色的頭髮散於其上…在其中交雜著些許深色的髮絲…短髮?
黑色…不對…是藍色…好漂亮。
腦中是斷斷續續的話語,還沒清醒過來的卡佳里還在摸索著自己身處的環境。將眼光往上抬一點,少年清秀的睡臉橫在那裡。真的是很漂亮的臉,連女生都比不上的美貌,但是那其中掩藏不住的英氣卻是女孩比不上的。
─…好漂亮的臉唷!總覺得生著這樣一張的人真是奢侈…?
一面迷迷糊糊地想著有的沒有的,卡佳里坐起身來,看著印象不深的房間,很顯然地…這不是她的房間,而且她現在睡的地方是『沙發』,可不是她那張柔軟的雙人大床。

這裡是哪裡呢?啊…對了…我昨天…被帶到阿斯蘭‧薩拉的家裡,他還彈了琴說…那個琴音真的好溫柔,感覺好舒服…。咦?
猛地低頭一看睡在自己身邊的少年─不正是那個阿斯蘭‧薩拉嗎?
「老天…」卡佳里難以致信地摀住自己的嘴巴,沒想到她竟然聽名演奏家難得的即興演出聽到睡著,現在還和他裹著同一條毯子窩在沙發上!
這種事被瑪娜聽到一定會害她昏倒的!
但是,淺淺的呼吸聲、結實的肩膀以及安詳的睡臉,這一切卻讓人感到如此安心,雖然卡佳里現在處於『人質』的狀態,但她卻一點都不會感到害怕。
是因為這個人的關係嗎?
或許從第一次聽到那美麗的琴聲開始,卡佳里就已經開始對他抱持的好感了吧。無論是知道他詛咒之子、或是知曉他是躲在幕後的那隻手,卡佳里都無法對他產生敵意。對於自己這種無危險意識的心情,卡佳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似乎聽到了她的聲音,阿斯蘭輕輕地動了一下。
卡佳里嚇了一跳,吃驚地看著微微地坐起身的阿斯蘭,當她看到那雙無神的綠眸子的瞬間,她確信了一件事…
這個人一定是低血壓的夜行性動物…早上超難叫起來的那種…
「早安。」阿斯蘭茫茫然地對著卡佳里露出了可愛的笑容,和昨天那個穩重成熟的少年判若兩人,「我還要再睡著五分鐘…」說著說著,一倒就倒到了卡佳里的身上。
「等一等啦!要睡的話就不要壓到我身上啦!」
卡佳里很清楚,自己的雙頰一定紅得像蘋果一樣。
 
「真的很抱歉!」在早餐桌上,阿斯蘭為了早上睡昏之後的行為深深地低下了頭,「昨天晚上我其實只是想幫妳蓋條毯子…結果…」
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有這樣令人感到意外的一面。不過,最糟糕的是…我竟然真心覺得那個笑容很可愛…
「我這個人…只要一睡熟就很難醒得過來。…不過…已經很久沒睡成那樣了。」阿斯蘭的臉微微地紅了起來,「總之,給妳添麻煩了,真的很抱歉…。」
這傢伙的意思該不會是…抱著我睡讓他睡得很安心……我在想什麼!?竟然浮現出有如米莉才會說出的內容…。不行不行!怎麼可以這樣愈想愈離譜呢?
於是,卡佳里露出了笑容,「不,真的沒關係!我只是被嚇到了。…原來阿斯蘭‧薩拉也有這樣一面…。」
阿斯蘭穩重地露出微笑,「我才是,在妳面前失態了。」他站起身來,「那麼,妳通常喝什麼配早餐呢?咖啡?茶?還是果汁?」
「茶。」
腦中不禁浮現出瑪娜每天泡的水果茶,熱氣中帶著濃濃的香味,雖然每次都嫌她泡得濃…但是現在卻覺得有點懷念─像每次離家出去旅行一樣的感覺。雖然昨天在過來之前有打電話去扯了個謊,卻不知道瑪娜究竟會不會擔心。
阿斯蘭對這個回答報以笑容,熟練地從櫃子裡面拿出茶罐和茶具,不一會兒,卡佳里的面前擺著一組精緻的白瓷茶具,一旁的小疊子上放著一些萊姆片,糖和牛奶也都準備好了,上面有著花朵圖樣的圓肚茶壺正愉快地冒著熱煙,簡直和在外面喝的早茶一模一樣。
「…哇!」卡佳里發出讚嘆之聲,「你好熟練唷!」
「哪裡。」阿斯蘭一面回答一面繼續從冰箱中取出東西,「我唯一拿手的家事應該就是泡茶吧!所以除了早餐茶之外,我也沒什麼好招待妳的。」接著,他將吐司塞到烤箱之中,把奶油及果醬放到桌上,然後取出一些切片火腿放在盤子上,「不好意思…早餐就只有這一點。…因為我平常不太吃早餐的…」
卡佳里看著眼前這一桌東西,笑了開來,「你家有蛋嗎?」
「嗯…還有個兩顆…。」
「那麼…我來煎個蛋吧!這樣才配得上你泡的茶啊!」
兩個人手忙腳亂了一陣之後,熱騰騰的早餐和飄著香氣的茶都準備好了,雖然時間稍微嫌晚了,但是兩人還是開始享用這一頓早餐了。
微微地啜飲一口杯中的紅茶,卡佳里點了點頭,「你真的很會泡茶呢!泡得比我家管家的還好喝。」
阿斯蘭咬了口吐司,「…因為我以前的好朋友,也很喜歡喝茶。為了讓他高興,我就很努力地看書學習泡茶的技巧,結果到了後來,所有家事之中,就這一樣最擅長…」嘴角是一抹悲傷的微笑,有如在懷念什麼一樣。
「好棒…」卡佳里溫柔地把自己的臉藏在茶的蒸氣之中,「有一個這樣的朋友為自己泡茶…。阿斯蘭真的是個好朋友呢!…真想見見你那個很愛喝茶的朋友。」
但是,為什麼…你提到那個朋友的時候用的是『過去式』呢?那個朋友,到哪裡去了呢?
阿斯蘭似乎有些驚訝地看著卡佳里,接著開了口,似乎想要講些什麼。但是,電話鈴聲卻在這時候響了起來。他又看了卡佳里一眼,然後微微地搖了搖頭,轉身快步走去接起了電話。
「這裡是薩拉。」公式化的應答,彷彿剛剛的笑容與話語都不是從同一張口中所說出的,「…這樣啊…。那麼,約定的時間是明天了?我懂。卡佳里‧由拉‧阿斯哈的事情嗎?」他側耳傾聽了一下,然後點頭,「不用擔心,我會帶她去演奏會的現場的…。知道了。」掛上電話,阿斯蘭走了回來。
好冰冷的眼神。這個人…果然是『詛咒之子』!
阿斯蘭的臉上帶著一種他特有的冷靜表情,就像戴了一張面具一樣,完全不將內心表露出來。
但是…所謂的詛咒之子究竟是什麼呢?或許在他們眼中,我這種自以為是的評價才是膚淺而傷人的……
剛剛她也見到了,即使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不惜傷人的他,也有著過去,也會微笑、也會沉吟、也會露出懷念而寂寞的表情。當他露出那冷酷而堅定的眼神時,卡佳里無法認為那只是單純的冷酷而已,那凝望著遠方的眼神,似乎帶點什麼更遙遠的東西在裡面─總覺得他一定是想要守護什麼才選擇了這條路。愈是看著他,愈讓她這樣覺得。
「…阿斯蘭?」卡佳里有些遲疑地出聲喚了他的名字。
「啊?」阿斯蘭嚇了一跳,帶些歉意地看著她,「抱歉…我剛剛在想自己的事情…。那個…雷剛剛打電話來,說克莉斯蒂和真‧飛鳥約好了時間,他們預定明天要進行一場遊戲,如果飛鳥小弟贏了的話…妳就自由了。」
「如果是克莉斯蒂贏了的話呢?」
「…」阿斯蘭看了她一眼,然後用平靜而毫無起伏的聲音說道:「那麼…真‧飛鳥大概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吧。」
「…克莉斯蒂…真的會下這種手嗎?」
怎麼可能?總是露出那樣可愛笑容的克莉斯蒂,那樣喜歡看書和做研究的女孩…怎麼可能…下得了手?我過去所認識的她是…
「這是遊戲規則。所以,妳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難道沒有一個可以…讓詛咒之子不再殺戮的方式嗎?」
阿斯蘭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裡面的茶,閉上雙眼,「或許…那要等我們都安息之後吧。」
啊…又是那種悲傷的表情。其實,你應該…是個好人吧?總是彈出溫柔琴音的你,卻又同時…拿著染血的刀……
「對了,我拜託朋友弄了一些衣服給妳,應該快送到了吧?」
話題就這樣,被阿斯蘭‧薩拉轉到了別的地方去了。
 
「這就是你朋友準備的衣服?」
大約下午一點多的時候,快遞將一個包裹送了過來。一打開,是一套可愛的迷你裙加上套頭毛衣的少女服飾,以及一套帶點民族風的白色上衣加上深藍色的牛仔布長裙,一旁還有一些用塑膠袋包著的配件。
「畢竟,對方是服裝設計師,也不能指望他送什麼平常的衣服來吧?」
看到阿斯蘭臉上那種無可奈何的表情,卡佳里連生氣的力量都沒有了。這些衣服的確是很時髦漂亮沒錯,但是…和她平常喜歡穿的簡單風格相差得十萬八千里。
嘆了一口氣,卡佳里拿起那件毛衣在身上比了一下,意外發現尺寸非常地適合,她困惑地看了阿斯蘭一眼,「你怎麼會知道的我的SIZE?」
「迪亞卡說的。」
「什麼?迪亞卡‧艾斯曼?」
阿斯蘭露出苦笑,「那個人啊…不知道為什麼,可以目測女孩子的身材,然後說出準確無誤的尺寸,所以…尺寸是拜託他告訴那個朋友的。」說著說著,他的臉漸漸紅了起來,「裡面……應該有幫妳放一些換洗的……內衣…才…對,妳順道拿過去看一看尺寸合不合?嗯…去浴室換吧……」
仔細一看,的確,在衣服底下有一包換洗的內衣褲……
沒想到那個迪亞卡‧艾斯曼是這種人!下次見面一定要宰了他!留下這種人危害女性真是太危險了!
抬頭一看,卻發現阿斯蘭已經閃到窗邊去看天空了。卡佳里搖了搖頭,只有拿起那一箱衣服往浴室走去。
聽起來…明天要去演奏會的現場……
雖然覺得在這種狀況之下還能思考衣服該穿什麼款式真的有些過份,但是,這也代表著─她的步調並沒有被打亂掉。
怎麼看都覺得那一套比較正式…那麼…今天就只好先穿這一套了!
她挑出了套頭毛衣和迷你裙換上,然後從配件中取出褲襪穿上,然後將其他東西整理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卡佳里走了出去。
阿斯蘭一臉無所事事的表情坐在鋼琴椅上,看到穿著可愛衣飾的卡佳里出現時,他露出了微笑,「嗯…很好看。」
因為穿了自己不習慣的衣服,卡佳里覺得自己的個性似乎變得比較……
     「謝謝。」臉又不自覺地熱了起來。
「那麼,走吧!」阿斯蘭拎起在一旁的黑色長大衣。
「走?去哪裡?」
「說實話…茶罐快空了、機械零件也有缺,妳應該很清楚這些東西在哪裡有賣吧?稍微帶個路吧!」
面對這清爽的態度,卡佳里挑起了一邊的眉毛,「喂…我可是人質啊,帶我出去,好嗎?」
「……不用擔心。」阿斯蘭正經地遞了一副紫羅蘭色鏡片的太陽眼鏡給她,「這樣應該就看不出來了。」
看著手上的太陽眼鏡,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種想笑的衝動。
這個人…以為戴上太陽眼鏡就不會被認出來了嗎?
卡佳里挺起胸膛,露出燦爛的笑容,「那我就幫你帶路吧!」
阿斯蘭‧薩拉這個人…實在讓人搞不清楚他心裡究竟在想什麼。不過,即使知道這個人的雖然琴聲很美、卻有著孤獨和冷酷的表情,還是無法…讓人覺得討厭……
      現在的卡佳里,是真心地想要多瞭解一下眼前的人,雖然她自己並不清楚…那種微妙的溫柔究竟該名之為何物…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