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阿斯蘭‧薩拉─闖入者─
 
「人帶到了!」
當阿斯蘭打開家門的瞬間,第一眼就看到極度不愉快的伊薩克的臉,身後是同樣不愉快的金髮少女,簡直就是一幅名為『極度不愉快』的圖樣。
每當看到這種氣鼓鼓的伊薩克,阿斯蘭那張撲克臉就會忍不住抽筋(因為…想笑又不敢笑),現在又加上後面那張氣嘟嘟的臉,根本就是在考驗阿斯蘭的忍耐力。
「真是麻煩你了,伊薩克。」阿斯蘭終於在臉上擺出了優雅的笑容,「接下來的事情我會處理的。」
好險…如果笑出來的話,伊薩克一定會氣瘋的…。
「知道這是個大麻煩算你聰明!」銀髮少年咬牙切齒地講完這些話之後,一把將少女推入門內阿斯蘭的懷中,就氣沖沖地轉頭離去了。
「伊薩克…」雖然在口中喃喃地叫著對方的名字,但是阿斯蘭其實並不是想要他回頭…。
啊…這樣說來…
懷中的少女似乎已經僵硬了。這也不能怪她,畢竟她是被當成人質帶來這邊的,又被氣沖沖的伊薩克這樣一把丟進自己的懷中,會嚇到僵硬也是人之常情。阿斯蘭微笑著看著少女,腦中思考著要說什麼話來安慰她。
沒想到,少女根本不是被嚇到僵硬,她是被氣到僵硬…。
「那個銀髮大混蛋!有膽子就不要走,給我回來站在這裡啊!」少女琥珀色的雙瞳中積著些許氣憤的淚水,這樣使得她的表情顯得更加鮮活可愛。
對於這個意料之外的反應,阿斯蘭當場呆住了。
這女的…神經和平常人不太一樣…

金髮少女收起氣呼呼的面容,抬起頭看著比她稍高一點的阿斯蘭,「啊…你是阿斯蘭‧薩拉吧?我是…」
「卡佳里‧由拉‧阿斯哈。」阿斯蘭毫不考慮地將她的名字說出口,「看來我們兩個都認識對方了。…不要一直站在門口,進來吧!」
卡佳里輕輕地點了點頭,安穩地走進了阿斯蘭家中。雖然剛剛的口氣和態度都顯得活力十足,但是單單從她走路的姿態以及良好的禮儀來看,她和阿斯蘭見過的大家閨秀們比起來毫不遜色。
「雷打過電話來了,我大約知道妳為什麼會來這邊的理由。」阿斯蘭比了個手勢請她坐下,「算起來…妳不僅是我們的籌碼、也是我們的希望的樣子…。」
「看起來…你似乎是他們頭上的老大。」
「也不算。只是,目前的行動是由我下命令的。」
「那麼,你們對真所求的究竟是什麼?」
竟然一下就切入了主題?這傢伙究竟搞不搞得清楚自己的立場?她現在可是在敵人的根據地啊!就算她被抓的行為是出於半自願也…
「這件事說起來有點長…。」阿斯蘭微微地沉吟了一下,「不過,算起來妳的確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和妳簡單談談的話倒是無妨,在那之前…妳肚子餓了吧?要不要先叫些什麼來吃?」
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來了一個大哭大鬧的…麻煩才大呢。至少直來直往,好應對多了。
卡佳里微微地歪了歪頭,「奇怪…你家裡沒有幫忙的傭人嗎?」
「沒有,這裡就我一個人。」一面說,阿斯蘭一面從一旁的廣告單堆中抽出其中一張,「妳覺得美式餐館如何?還是想要義大利菜?」
「『我並不認為一個人就是孤獨。』,是吧?」
「什麼?」並沒有預期聽到這句話的阿斯蘭停下了手邊的事,驚訝地看著已經將自己安置在沙發上的少女。
「我記得…不久前在街上聽到的,我並不清楚之前記者問了你什麼事,不過我只記得這一句話。但是…一個人還是會寂寞吧?」
─『什麼?阿斯蘭想要一個人住?為什麼?』
─『自由自在地不是很好嗎?』
─『一個人…很孤單吧?』
─可是…有些時候,兩個人在一起還是很孤單啊!只要我們一直是詛咒之子,就註定了這個命運…。
─『不會啊,一個人不見得就是孤獨啊!』
─如此回答的我,真正的心意究竟是什麼呢?有些時候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困惑…。是希望身邊有個人在?還是希望…就這樣一個人迎向終局?
─『但是…一個人還是會寂寞吧?』
─從電話那一頭傳來的聲音,顯得如此地哀傷,連我自己都忍不住開始覺得悲傷了。究竟什麼是孤獨?什麼不是孤獨?我已經快要搞不清楚了…。
─然後,為什麼,在這裡的這個女孩,竟然對我說了同樣的話?真是不可思議。可是,除了那個之外,我也無法回答其他的答案啊…。
「會嗎?我覺得,在人群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和自己心意相通的話,即使和他人在一起,人仍然是孤獨的。」阿斯蘭回復成那個在接受訪問時冷靜的自己。
「你說的的確也沒錯…」卡佳里頓了一下,然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決定了!我們來吃義大利菜吧!菜單借我看一下!」
─…表情一下就變了…。這個女孩真讓人摸不清楚她的底細呢。之前看雜誌報導的時候,還以為她只是個不知人間疾苦、總是面露笑容的千金大小姐。…不過就現在的狀況看來,她其實還滿瞭解世事的,雖然有些粗線條,不過…
「怎麼了?」卡佳里猛地一抬頭,眼神和阿斯蘭的視線撞個正著。
阿斯蘭一驚,趕忙搖頭,「不…沒什麼…。妳決定好要吃什麼了嗎?」
「嗯!我想要吃白酒蛤蜊麵。」接著又是一個可愛的微笑。
這個女的…該不會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吧?面對應該是敵方的我竟然這樣安心…。還是她已經察覺到我不會傷害她的這件事?
一面在腦中東想西轉,阿斯蘭取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打電話給餐廳。
餐點了,也送到了。雖然遲了一些,不過兩人開始進行著晚餐。
看著正愉快地進攻著眼前義大利麵的卡佳里,阿斯蘭不禁苦笑著,問道:「妳難道都不擔心我會對妳怎麼樣嗎?」
「你不是這種人吧?」卡佳里思考都不思考一下,就將答案丟了出來。
「怎麼說?」
「你所彈的琴聲,聽起來有一種哀傷的透明感。很好聽、讓人覺得很安心。能夠彈出這樣的琴聲,你應該不是那種會打破約定的小人吧?你一定會靜靜地等待真回來對你們提出挑戰,然後再用規則內的方法去迎戰吧?」
「這樣啊…。聽起來,似乎是稱讚呢…。」
「當然!」卡佳里正經地用手上的叉子指著阿斯蘭,「我是在稱讚你的琴聲,可不是在稱讚你的人唷!」
「那真是太感謝了。」面對對方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真的除了苦笑著答謝之外沒有其他方法了。
「真搞不懂…為什麼你和克莉斯蒂明明都是不錯的人,卻會成為詛咒之子呢?真的…不傷害他人就活不下去嗎?」
如果不傷害他人,自己就會被傷害。如果自己不守護自己的話…誰會來守護我們呢?
阿斯蘭的眼神微微地暗了下去。
從一出生起就注定的事情…果然是…。
無論內心中思考了再多的事情,說出口來都會變成清一色的冷淡言語,「這不是妳的事情吧?況且…詛咒之子這種東西…不是說想當就能當、不想當就不當的那種職位,而是從一出生就決定好的命運。」
聽到阿斯蘭的回答,卡佳里當場愣住,「…從一出生起就…?」
冷笑,「看起來…雖然妳嘴上說得好聽,但事實上就是對詛咒之子一無所知吧?妳的情報網似乎也沒提供妳什麼可靠的消息呢。不過…事實就是妳所見的這樣,詛咒藏在我們的身體之內,這是從一開始就決好的事情。」
卡佳里垂下雙眼,輕聲地說道,「對不起…我講話這樣不經大腦…」
沒想到,她倒是認錯認得滿快的嘛…。其實,對她發脾氣也沒用啊!外人什麼都不知道是應該的…。只是,一聽到有人問說『為什麼要傷害他人』,就感覺到腦中一團混亂…。
阿斯蘭凝視著自己拿著叉子的手,這雙手雖然平常都在琴鍵上舞動著,但還是沾染過鮮血,即使將血洗淨了,在上面的罪孽也不會因此消失。
─『阿斯蘭…,我已經無法回頭了…。難道…詛咒之子就只能這樣殺戮到死為止嗎?』
─到現在…只要一回想起你的問話,我仍然會覺得心痛…。我想要找尋一條獲得救贖的道路,…一條能夠讓詛咒之子幸福笑著迎向明日的路徑…。
─『已經…沒有…道路了…』
─道路應該存這著啊!我相信著…一定有什麼東西可以拯救我們!
「阿斯蘭‧薩拉?」卡佳里帶些持疑的聲音打破了阿斯蘭的思緒,「對不起…我只顧自己才會不經大腦講出那些話,請你不要…」
看起來,卡佳里似乎察覺到阿斯蘭身邊那沉悶的低氣壓,因而感覺到自己是否講話講得太過於自我中心了。
「不…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
「這樣啊…。」
為什麼會露出那種既溫柔又哀傷的表情呢?妳不是在前一秒中還問我說『不傷害人就活不下去嗎?』,現在卻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彷彿…為了我的事情感到悲傷…?
「在吃飯的時間裡,講這種話題…果然…。」卡佳里深深地低下了頭,「真的很對不起!」
被人如此誠心誠意地道歉,即使想要生氣也氣不起來吧。
阿斯蘭微微一笑,「我真的沒事,請妳不要在意。」
晚餐在兩人互相體諒的氣氛中結束,卡佳里不著邊際地講了一些關於真的事情,阿斯蘭則是斷斷續續地提了一些工作上的趣事。
剛結束了用餐,卡佳里堅持要幫忙洗碗盤,阿斯蘭只好乖乖地站在一旁幫她擦著洗好的碗盤然後晾乾。
不一會兒,兩人又回到沙發邊坐了下來,這時卡佳里瞥到了在一旁的演奏型鋼琴,她露出了笑容,「可以請你彈一首曲子給我聽聽嗎?」
聽到出人意料的要求,阿斯蘭困惑地看著她,「彈琴?」
她是忘了要問我真‧飛鳥的事情嗎?
「嗯!雖然只在廣播中聽過,不過你的琴聲真的好棒呢!如果現場聽一定別有風味吧?」
阿斯蘭笑著走到鋼琴邊坐下,熟練地掀起了琴蓋,「那麼,妳想要聽什麼樣的曲子呢?」
「什麼都好!」那笑容之中沒有一絲虛假,帶著一種讓人感到炫目的光輝。
「那麼…今天來點即興演奏吧!」
被人這樣要求,心情似乎也會變好呢!要彈些什麼呢?…卡佳里‧由拉‧阿斯哈…感覺起來,像是輕風…像是陽光…像是一望無際的大海一般…
樂曲輕輕地滑過空氣,緩緩地包圍住彈奏者與傾聽者,輕柔又哀傷的曲調傾訴著溫柔的心情,溫暖的音符不時從悲傷之中升起,然後,樂章變得愉快又美妙,有如春天陽光普照的大地,最後,巧妙地在微風中結束。
阿斯蘭對著自己彈出的即興曲露出了笑容。
好久…沒彈得這樣暢快了…。
轉過頭,卻發現金髮少女露出幸福的笑容倚在沙發上沉睡著,簡直就像是個金髮天使不小心掉落在那邊一樣…。
「睡著了?」
阿斯蘭悄聲走近卡佳里,蹲下身看著她。胸口隨著安穩而均勻的呼吸聲起伏著,金色的髮絲落在白晰的臉頰上,長長的睫毛蓋住雙眼、形容一片淡淡的陰影,嘴角的笑容帶著幸福特有的甜味。
竟然對我這麼沒有防備心…真是的…。這該叫做神經粗…還是什麼呢?
不自覺地伸出手,輕輕地將她落在臉龐上的髮絲撥去,用指尖愛惜地滑過那柔軟的臉頰,傾聽那輕柔的呼吸聲…
看來,只有讓她睡了…。
阿斯蘭微笑著轉身去房間取出一床毯子,溫柔地將卡佳里包裹在裡面。
託妳的福…今晚過得很愉快呢!
一瞬間,阿斯蘭差點忘了自己和卡佳里是敵對的關係,也忘了自己今天是第一次和這名少女見面。這個意外的闖入者,卻完全不會讓人感到壓力,只覺得…一切平穩的有如搖籃曲,柔和而溫暖。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