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瑪琉‧福拉卡─追蹤─
 
瑪琉‧福拉卡(本名為瑪琉‧雷明斯)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面,正在翻閱著眼前那一疊資料。最近一連串莫名其妙的案件讓她連續加了數天的班,偏偏這些事件簡直像計畫好的一樣,幾乎隱隱約約都和她的小叔真有關,加上丈夫穆的神秘失蹤,讓她不禁對這一切抱持著極端的懷疑。
她甚至開始思考穆牽涉在其中的可能性。
雖然那個人平常都是一副嬉皮笑臉的德性,但是…事件發生時卻往往冷靜得可怕。…這些事件的環節之精巧,就像出自於他的策劃一樣…
瑪琉皺起眉頭,凝視著手上的婚戒,突然間一股想哭泣的衝動湧了上來。內心是如此希望對方就在自己身邊,這樣瑪琉就用不著在這邊胡思亂想卻找不著一個答案,卻使自己再次墜入五里霧之中。
「那個…雷明斯警官…」有些謹慎的聲音打斷了瑪琉的思緒,手下的阿諾德‧諾伊曼帶著嚴肅的神情站在她的身後。
瑪琉匆匆地揮去眼角些許的淚水,露出了笑容,「怎麼了?」
諾伊曼的臉色還是一樣,真讓瑪琉想先拍拍肩膀幫他打氣一下,「剛剛來的通報,月臣學園發生了一起兇殺案。」

「月臣學園?」瑪琉總算知道為什麼諾伊曼會露出這種消化不良的表情了,前些日子發生的一連串兇殺案都還沒結案,竟然又冒出了一件兇殺案。而且,竟然是那個之前已經發生了不少事件的月臣學園。
真!那孩子沒問題吧?該不會…
瑪琉的內心湧出了不安,她驚恐地看著諾伊曼,「被害者是…?」
似乎看透了上司的內心,諾伊曼露出了鼓勵的微笑,「別擔心,不是真‧飛鳥君。這次的死者是一名教師,威爾‧葛林,32歲,在月臣學園中擔任數學教師的職務。」
瑪琉鬆了一口氣,雖然明知在這種狀況之下覺得『太好了』對死者真的是大大的不敬,但她還是忍不住感到放心,至少,穆寵愛的弟弟、自己也視為親弟弟的那個孩子,並沒有成為犧牲品。
回去一定要念念他,要他不要總是涉入危險的事件才是…。
在內心中下了決定,瑪琉打起了精神,站起身來批上外套,「那麼,我們快點到現場去吧!」
「是!」
屬下肯定的答覆聽起來也很讓人安心,瑪琉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警官的專業是不容遲疑的,至少在現場的她要看起來既堅強又自信。
雖然打開了警鈴加足速度趕到現場,也已經過了十分鐘以上了。
可以看到學生們一臉驚慌地圍成一圈,管區的員警們則是一臉疲憊地維持著秩序。
瑪琉和諾伊曼走了過去,出示證件表明了身份,並且做了自我介紹,兩人準備先看一下現場狀況。
結果,下一秒她就呆住了,只見真一臉冷靜而尖銳的表情站在死者身邊,身後是同樣嚴肅的卡佳里,看樣子,他們不僅已經確認過現場狀況,還開始了問話的行動。
「真!」瑪琉不禁露出些許憤怒的表情快步走了過去。
反倒是真,看到氣勢十足的瑪琉卻稍稍地放鬆了表情,「嫂嫂。」
「你還好意思對我打招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放心,我沒有破壞現場。」真的語調一派冷靜平和,「只依照了血凝固情況判斷了兇案發生的時間,還公布了兇嫌的性別與身高而已。」
面對這個一臉正經講了一堆可怕話的小叔,瑪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回他什麼話才好,是要驚訝他一下子就掌握了這樣多的事實好呢?還是要惡狠狠地罵他一頓好呢?
最後,她只能深深地嘆一口氣,苦笑著著諾伊曼說道,「這裡先麻煩你一下。」接著轉頭對著已經停止搜集證詞的卡佳里微笑,「可以借妳的社辦一用嗎?我想和真談一下話。還有,請妳將事情經過還有相關細節對諾伊曼解釋一下。拜託妳了。」
「嫂嫂?」真的臉上露出了抗拒的表情,看來他現在並不想要深入談話。
可是瑪琉才不管這麼多呢,她強硬地抓起他的手,「走吧!這次可不準你說不要!」
看到嫂嫂難得強硬的態度,真只好放棄掙扎,乖乖地跟著嫂嫂往新聞社社辦的方向走去。
 
「我希望你好好地跟我解釋一下,到底為什麼你和卡佳里小姐兩個人會在那邊?你應該知道規定上是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吧?」
面對瑪琉嚴肅的詢問,真只是面無表情地坐在那邊,咬緊了下唇。
畢竟是一起生活在一起的親人,一看那表情就知道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但是瑪琉並沒有打算讓他就這樣什麼都不回答,「我不會追究的。可是我想要一個好的理由…,視你的回答而定,我會考慮一下是否要給予你幫助。怎樣?你覺得可以嗎?」
真還是不發一語地看著嫂嫂,看起來他並沒有說出理由的打算。
這孩子還是一樣…有事都不說,體諒人也要有個限度啊。
瑪琉苦笑著嘆了一口氣,「這些事有可能牽扯到你哥哥嗎?」
真驚訝地看著嫂嫂,再冷漠的表情都掩飾不在眼神之中的動搖。
「你是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瑪琉輕輕地將雙手放在桌面上,「其實我多少也有一點感覺,與其說穆他是遭受到什麼危險才失蹤的,不如說他是為了什麼目的才離開的。至於那個目的…的確,應該和『詛咒之子』有關!而且…正確來說,我不認為穆站在完全與其敵對的立場。不然照那群孩子的手法,我們大概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吧?」
真錯愕地望著嫂嫂,然後第一次就這件事開口了,「我希望嫂嫂妳不要插手,這件事…是我的事!」想也不想衝出口的話,下一秒他就後悔了,「…不…應該說,我…這件事我必須自己解決。所以…」
瑪琉露出微笑,她自己很清楚真的性格,雖然平常嘴巴很毒、做事有些衝動,但實際上粗中有細,該冷靜的地方總是會很冷靜地加以思考,這一點和他的哥哥很像,兩人都有表面上看不到的部分,而那個部分…或許才是他們個人最有魅力的地方。
偏偏就這一點和哥哥像…真受不了…
「不過,我也不喜歡老是被瞞在鼓裡。你和你哥哥總是告訴我說『沒問題』的,最後卻變成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卻已經走到了很遠的地方去了。…這種感覺你也不喜歡吧?」
「嗯…」
「我知道了。你就放手去做吧!情報的話…,在我許可的範圍內我也會透露給你的。只是,凡事要自己保重,懂嗎?」
「嫂嫂…」真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
「不過…」瑪琉俏皮地閉上了一隻眼睛,「你可要好好地去和鑑識課的人道個歉唷!竟然動了人家的現場。不用擔心,你哥的名字到現在都還很有影響力唷,抬出來應該可以混得過去…。不然,上次協助破案的功績也拿出來用一下。自己好好處理一下!」
「我知道了。」
看著深深低下頭的真,瑪琉露出溫暖的笑容,起身走了出去。
或許,在這種狀況之下放手讓真去做,是一件很「天真」的事情。但是,她希望自己除了『守望』之外,也能夠為真做些什麼。既然真有那個能力,那麼瑪琉願意讓他去試試看,讓他去自己找出解答。
─總有一天,他會告訴我理由吧?穆…
瑪琉露出堅定的眼神,往現場走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