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種之絆~
【序曲 神所注視的場所】

真‧飛鳥─Shinn Asuka─
 
「真嗎?」透過話筒傳來的哥哥的聲音,顯得非常遙遠又充滿雜音,「幫我轉告瑪琉,我要去追查『詛咒之子』的真相。…」最後的話語消失在話筒的彼端,殘留是一片雜音。
無論真怎樣對著話筒叫喊著,都沒有回應。自那天之後,哥哥的身影消失在真的生活之中。


 
鬧鐘響起。
從被窩中伸出一隻手,按掉了鬧鐘。
沉默。
鬧鐘再次響起。
被窩中有了動靜,頭髮凌亂的少年猛地坐起身來,宛如葡萄酒般深紅的雙瞳盯著鬧鐘的指針,然後是安心的嘆息。
早晨七點五分。
「準備…早餐吧…」
真‧飛鳥睡眼惺忪地從床上爬了下來,開始進行每天的例行工作。雖然今天是週日,但是…他有一個週日也不見得能夠休架的嫂嫂,而他的主要工作是負責讓嫂嫂的日子正常地運轉下去。
換洗完畢的他,走到牆邊訂著的軟木板前,上面雜亂地貼著一堆風景明信片、紙條以及照片。在正中央有兩張特別顯眼的照片,一張是名留著褐色長髮的可愛女孩,另一張則是一位露出燦爛笑容的金髮男性。
「早安,真由、哥哥!」
 
培根在鍋子中發出香味,油在滋滋作響,在一旁,已經煎好的蛋包和剛煮好的咖啡已經準備好了,只差把鍋中的培根加入之後,就是一頓很豐盛的美式早餐了。
雖然不覺得自己在這方面特別高明,但事實上真的手藝真的是相當不錯。加上他的嗜好是收集食譜以及觀看美食節目,在得當的練習之下,在廚房獨當一面當然是沒問題,甚至和廚師相比也不會遜色。
這全都要歸功於兄長和妹妹。
真的哥哥─穆‧拉‧福拉卡是父親在第一次婚姻中的孩子,姓是跟著母親的,年齡也大了真一大截。真從小就跟這個父親引以為傲的哥哥處得很好,一方面很仰慕才能出眾的哥哥,另一方面卻又對他感到自卑…。但是,這樣的哥哥卻於三年前失蹤了,丟下新婚的嫂嫂瑪琉消失無蹤。在那之後,真就搬過來和嫂嫂同住,順道負起照顧這裡生活起居的一切工作。
不過,真要追溯起來,寶貝妹妹真由絕對脫不了關係。從小她就常常黏在真的身邊,為了討她歡心,真常常動手做一些小點心給她,而真由就會露出可愛的笑容,讓真下定決定挑戰其他種類的甜點。因為有製作糕點的經驗,進階到料理階段其實進行得很順利。
這樣說來…和真由已經三個月沒見面了…。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一面想著妹妹可愛的笑容,真輕快地將煎好的培根放到盤子上面,然後將早餐端到餐桌上。
正在看報紙的瑪琉對他露出了如花一般的笑容,「謝謝你,真。」
真點了點頭,也坐了下來,「趕快吃吃,嫂嫂妳今天不是還有工作要做嗎?」
「是啊,今天可能又回不了家了呢。到時候換洗衣物還要麻煩你了。」
其實瑪琉的家事功力並不算差,只是自從穆失蹤之後,她就一直埋首於工作,因此家中的工作全都堆到了來這裡陪伴她的真身上。不過,因為瑪琉總是很認真地看待真的事情,完全將他視為一個大人來對待、幾乎不干涉他的作為,所以真也不太介意自己要做大半的家事。而且,偶爾有空的時候,瑪琉也會大顯身手一番,煮一桌她的好菜來犒賞真一番。
久了真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步調。
「真。」結束了早餐,瑪琉難得地露出了嚴肅的表情,「有件事我想要問你。」
不用推理都知道她要問什麼,真自顧自地開始收拾碗盤,「詛咒之子的事情嗎?」
瑪琉苦笑了一下,「你還是老樣子,那麼…你應該知道我要問什麼吧?」
「…詛咒之子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真說的是實話,因為瑪琉調職而轉學到現在的這所高中就讀,才第一週就捲入了殺人事件,意外地與名為『詛咒之子』孩子們中的成員相遇,然後漸漸知道哥哥在追查的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團體。
後來,就是前些天,一個名為「迪亞卡‧艾斯曼」的少年出現在他的面前,向真挑戰。從和他的對話之中,真第一次發覺…穆或許不只是去追查他們,他和這群詛咒之子絕對有所牽扯。但是…這些都不能對瑪琉說…,在還沒確定之前,真不打算說。
「這樣啊…」瑪琉站起身來,「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了。你要自己多注意喔。」
對著瑪琉不安的表情,真露出了可愛的微笑,「嫂嫂…妳想太多了,我沒事的。」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瑪琉微笑,「不過…有事的時候別忘了你有我這個嫂嫂可以商量唷。」
「嗯。」
真很明白,瑪琉多少有察覺到自己的不同以及隱藏的東西,但是…只要在他可以辦得到的範圍內,他希望自己能夠瞞著瑪琉。
 
回到房間,真打開電腦,打算完成明天要交的報告。
可愛的聲音響起(當然,設定的人是真由、聲音也是真由的),「你有一封新郵件!」
打開電子郵件系統一看,寄件人的部分標示著『Cagalli Yula Athha』。
「啊…那傢伙…」
卡佳里‧由拉‧阿斯哈,月臣學園新聞部部長,是學園裡面的資訊支配者,但同時也是學校裡面的人氣人物。如果不是之前的一件謀殺案的話,她也不會闖入真的生活,並且被一起捲入詛咒之子的事情之中。
但是,不可否認著是,她的出現的確對真是一大助力。生性熱心的她,總是毫不考慮地答應真的請求,同時提供最適當的協助,加上她在學校和校外的人脈廣闊,無論是情報或是資源她都沒有問題。不過,似乎有另一個原因─這名少女有一種不可思議的魅力,總是帶著爽朗的笑容,帶點男孩子氣的舉止完全不會給真壓力,也託她的福,真也很受學校的眾人們照顧。不然,依真那張毒嘴的程度…他大概到現在還是獨行俠一個。
真打開郵件,開始瀏覽內容。
「那位大小姐真是不簡單啊。」嘴角不禁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郵件裡面是關於迪亞卡‧艾斯曼的資料,這個人自從三年前從學校輟學之後就一直居無定所、也沒有其他的資料,的確是一顆方便的棋子,既沒有身家負擔、行蹤更是難以掌握。
「那麼…這些人究竟想要我做些什麼呢?」
真看著螢幕上映著的資料,微微地咬住嘴唇。
這群突然出現在他的生活之中的詛咒之子們,迪亞卡‧艾斯曼絕對不是最後一人,未來一定會又更多的狠角色出現在他的眼前。而他那位被稱為『神』的名警哥哥穆‧拉‧福拉卡就躲在這群人的身後,不知道究竟在扮演著什麼角色,但一定是很重要的角色。所以,他─真‧飛鳥大概躲不過一場硬戰吧。
但是…他的能力…究竟足不足夠呢?
一直到目前為止,他所運用的都是兄長所告訴他的知識與技巧,如果…他們的出招超過這一些的話,單單靠真一個人的能力…究竟有沒有用?
他的援軍只有嫂嫂和卡佳里。
現在…即使抱著頭苦思著,也不會有結果出來的。真決定,還是先完成作業再說。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