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名:[SEED童話急轉彎]灰王子

成份:童話、Athrun*Cagalli意識、靈感一滴

添加物:AthrunCagalliKiraLacusYzakDearkaMiguelNicolTorii and Haro…etc.

警告:雖然號稱是眾角色壞掉的作品,但事實上是作者壞掉的產物。簡而言之,作者的惡趣味與妄想在這裡面一覽無疑。如果您有習慣在電腦前面喝茶的話,噴茶傷及電腦與週邊等等恕不負責。

 

1.

這是一個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小國家發生的一個小小的故事。

 

這個國家的首都是一座美麗充滿綠意的城市,由議會隨同國王一同治理。

現今的國王是克萊因十三世,以開明的態度獲得大家一致的好感。很可惜的是,克萊因王並沒有生下子嗣,只有一位名為拉克絲的掌上明珠,為國家的繼承問題埋下了一個隱憂。自然而然的,國家的人民都不禁注意著拉克絲公主的未來夫婿,畢竟,「那一位」終將成為國家的代表人之一。

十六歲的少年阿斯蘭‧薩拉也是其中一人,身為薩拉議員家的獨生子,他理所當然地將政治消息當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他當然也對這位看起來總是帶著微笑的公主未來將會如何選擇對象、國家未來的走向充滿了關心。

應該說,那位粉紅頭髮總是笑盈盈的公主總是能夠不自覺地吸引他人的目光,就算是對女孩子不太感興趣的阿斯蘭也會在閱讀報章雜誌的時候對她的消息多看上幾眼。除了閱讀之外,阿斯蘭本身也對製造機械很有興趣,有空的時候就會躲在房間裡面弄東弄西的。

雖然薩拉家只有一週來三天的打掃女傭,但是因為一家只有父子兩人,無論是食衣住行都以簡單為上,所以也沒對於家中沒有女主人這件事感到特別不便。

但是,這種悠閒的日子卻因為父親的再婚被打斷了。

 

其實也不是說繼母是一個多惡劣的人、更不是說她帶來的三個兒子有什麼重大的不良缺陷,唯一的缺點就是他們都太愛指使人又太過於自我中心了。

後母艾莎莉亞‧薩拉(舊姓朱爾),是一名留著俐落短髮的女性,和阿斯蘭的父親派屈克‧薩拉因為同是議員的關係,進而相識相戀。身為職業婦女的她,回到家往往就累癱了,更別提什麼要做家事了。

…其實如果只是這樣…那還好…。

偏偏她的三個兒子和母親不一樣,成天閒在那邊沒事做就算了,還會找出一堆事情讓阿斯蘭陪他們忙東忙西,然後讓他在那邊收拾爛攤子,接著在爛攤子尚未收完之前…又找出更多的事情讓他忙到焦頭爛額。

舉例來說,大哥米凱爾是個爽朗的人,同時也是個非常有大哥自覺的人,阿斯蘭和他也算是相處得相當好。偏偏這個身為大哥的人,喜歡唱歌喜歡得不得了,常常窩在家中為他設置的錄音室裡面混上一整天,為了音樂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所以,他的房間就像是經過一次星際大戰一般地凌亂,進去的人不是被垃圾波浪襲擊、就是踩到…埋在垃圾堆中的某個危險物品。他又經常性地忘了吃飯,在沒人管他的情況下,只有阿斯蘭會定期確認他的存活、把他拖出來吃飯並督促他去洗個澡換件衣服、然後把那個…活像小行星區的房間整理成正常人可以忍受的狀態。

如果說大哥是最好的狀態的話,那麼老二迪亞卡正好是介於最好與最壞之間。怎麼說?應該說,這個人似乎天性並不壞,但是嘴巴有點壞。房間常常亂成一團就算了,老是讓阿斯蘭撿到不該看到的東西(喂喂…雖然十七只差十八一點點…但是老兄你也不要這樣正大光明啊)。最糟糕的一點,大概是他和最壞的那一個會有加乘的作用吧。

和阿斯蘭處得最差的、也是最常和他起口角的,就是三兄弟中的老么伊薩克(順道一提,因為伊薩克也比阿斯蘭大個一歲多多,所以現在阿斯蘭只能在那邊唱著「老么真命苦」,其他也不能做…啊…不對…阿斯蘭是音痴|||)。自從第一天來到這個家,晚飯後一時興起和阿斯蘭下了一盤西洋棋,自此之後就天地變色了。他凡事必定要和阿斯蘭爭個高下─除了家事之外,必要時就在話語中挾槍帶劍一下。偏偏那邊有一個迪亞卡,總是無意識地讓狀況愈演愈烈。於是,伊薩克槌壞的櫃子不斷地增加,而阿斯蘭要處理的家事也愈來愈多。

阿斯蘭覺得自己快要變成家中的傭人了,全身上下似乎除了疲憊和灰塵之外找不出別的物體。

 

2.

 

這一天,阿斯蘭拎著採買的大包小包,在回家路上的橋上稍做休息,反正一回到家一定會有像天一樣高的事情堆到他頭上,當然要趁這個時候好好的偷閒一下。

他將手上大量的物品放在地上,背靠著橋邊的欄竿仰望著藍天。

天空好藍,感覺上…好像整個可以飄浮在那之上…

一面在腦海中想像著,阿斯蘭輕輕地將手伸向天空…

「不行!」叫喊聲傳入了阿斯蘭的耳膜之中,「自殺是不好的行為!」

一瞬間還搞不清楚對方究竟在跟誰說話,但是當身體明顯地感覺到某人猛撲過來的力道時,阿斯蘭才發現對方原來是在和自己說話。

「自殺…?」

腦海中只有「好笑」兩個字,雖然現在的生活很辛苦,但是阿斯蘭還沒傻到想要做出了結自己性命的這種事情。

「笨蛋!活下去就是戰鬥啊!怎麼可以輕易地放棄啊!」

真是一句好話,『活下去就是戰鬥』嗎…

下一秒,阿斯蘭就發現自己千不該、萬不該浪費時間在思考上面,因為,他發現竟然因為那個人的重量導致整個人失去了平衡,再不趕快回復平衡的話,他就要真的掉到河裡面了!

「喂…你放手啊!」

「不行!」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堅持不放,還抱得更緊了,「怎麼可以輕易放棄呢!」

「不是啦!我是要說…」話還沒講完,阿斯蘭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因為對方更用力壓了過來,他已經撐不住了,「嗚啊!」

垂直落體。

兩人落到河中,激起一大片水花,水珠灑向天空,像是水晶一樣折射出七彩的光輝。

如果阿斯蘭現在不是被人壓著、並且仰躺在水面上的話,他一定會覺得這個景色非常美麗。

「好痛…」對方稍稍爬起身來,「沒想到這河這麼淺…」

這時候阿斯蘭才看清對方的長像,是一個有著端正五官、帶著一股爽朗氣息的…少年…吧?聲音略偏低沉,金色的頭髮有如陽光一般,很有個性的琥珀色眼瞳散發著一股活力。但是,說是「少年」似乎又有些什麼地方不對…。

是的,壓在阿斯蘭身上的身軀是這樣的纖細,頭髮散發出淡淡的香味,還有…柔軟的胸部!

「妳是…女的吧?」

金髮少女挑起一邊的眉毛,「啊?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不…沒有。」還是不要把這種話重複一次比較好,即使和女性相處的經驗不多,這一點阿斯蘭還懂。

「不過…」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水面以及只剩下頭在水面上的阿斯蘭,「我好像誤會你了…。這條河…怎麼看都不像是會淹死人的那一種。」

阿斯蘭嘆了一口氣,「知道就好。…妳可不可以爬起來了呢?這樣我…」

「對不起。」少女匆忙地移開了身體。

兩人好不容易從河裡爬到了岸邊,除了落水的貓之外,大概也找不到太多正確的語詞用來形容他們的狀況吧?

少女茫然地看著濕透的阿斯蘭,一臉很過意不去的樣子,「你……」

看到少女欲言又止的模樣,阿斯蘭苦笑道:「現在妳知道了吧?這條河是淹不死人的,住在附近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下次不要再莽撞地認定其他人是要自殺的了!」

「可是…你剛剛用一臉很寂寞的表情在看著天空嘛…」少女用有點委屈的表情說著,「所以我以為…你在……」

雖然剛剛腦筋一時之間將她誤認為男孩,但是現在她的這個表情,又讓人感覺到女孩特有溫柔與纖細。

但是,下一秒,她的表情又變了─這次是有點不以為然地挑起了一邊的眉毛,「所以,下一次你也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表情和舉止!要不然…被人誤會也怪不了人啊!」

這簡直是在強詞奪理,不過…阿斯蘭卻覺得自己很想微笑,少女的言詞和表情都讓他有一種想要笑出來的衝動。

「………」

因為一直在內心想著「不要笑」,但是嘴角又不自覺地往上揚,少女剛剛低聲所說的話語完全沒進入阿斯蘭的耳朵之中。

忍住笑,阿斯蘭正視著少女,「妳剛剛說什麼?」結果,一看到滿臉不以為然看著自己的她,又不小心「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幹嘛啦?」看著正在笑著的阿斯蘭,少女似乎有點不滿,「有什麼好笑的?」

「不…沒什麼。剛剛妳說的話可不可以再說一次?」

「我說…害你變成這個樣子真的很不好意思。」聽得出來,雖然口氣很魯莽,但是帶著一絲害羞,同時也感覺得到她語氣中的誠意。

但是,看到困窘的對方,就會忍不住想要多捉弄她一下,「真的是呢!…那…妳說該怎麼辦?」有些期待接下來她會露出怎麼樣的表情。

「嗚…」果然,現在她露出了一個像是水中的螞蟻般的表情,陷入了思緒的迷宮之中。

阿斯蘭只是笑盈盈地看著她,那些鬱積許久的悶氣似乎消了不少。

「我知道了啦!週日,在這裡見面!我們去逛市集,我請客!」如此說完,少女猛地坐起身來,「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叫卡佳里,你呢?」

被她那沒來由的氣勢嚇了一跳,本來想要捉弄對方的阿斯蘭被反將了一軍,只有呆呆回答的份,「…阿斯蘭。」

「週日見,阿斯蘭!」少女嫣然一笑,轉身離去。

只留下阿斯蘭一個人怔怔地望著那離去的背影。

 

走在回家的路上,阿斯蘭深深覺得自己今天一定是抽到了下下籤了。不僅回家要面對那一片混亂,竟然在難得的休閒時刻遇到了更混亂的事情,搞得整個人暈頭轉向的不用說,還弄得全身濕淋淋的。

不過…或許今天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糟糕…

因為名為卡佳里的少女在最後給了阿斯蘭一個美好的笑容,那是一個連天空的顏色都能改變的溫柔笑顏。

還有約定。竟然這樣莫名其妙地接受了她所定的約會,連個拒絕的機會都沒有。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天,阿斯蘭連作夢都夢不到。

─好像…很快樂的感覺…

「你這是什麼樣子啊!活像隻落水狗。」

一進門即使是伊薩克語帶不屑的嘲笑,阿斯蘭的好心情都沒被打斷。他很難得地給了伊薩克一個好孩子的笑容,把對方嚇得直接撞到旁邊的牆壁。

不過,他的好心情終究還是被打斷了。

正想著要換一套乾淨的衣服,他打開了自己的房門,不看還好…一看阿斯蘭的下巴差點掉了下來、眼睛也在掉出眼眶的前一步。在他眼前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人物─一個在分別之後他想都沒想過還有再見的一天的人物。

對方修長纖細的身軀就橫在他的床上,雙手撐著兩頰正趴在那邊看著阿斯蘭放在床邊的機械雜誌,深褐色的髮絲上還有絲濕氣、未乾的水滴凝在尖端,身上不知道為什麼只穿著一件浴衣。

如果是正常人看到這種狀況應該都會誤會吧…?

聽到開門的聲音,趴在床上的人物抬起頭來,紫色的雙瞳溢出歡欣的笑意,「唷!阿斯蘭,歡迎回來。」那表情似乎以為看到自己阿斯蘭會高興得不得了一樣,充滿無邪氣的喜悅。

但是…他錯了。

阿斯蘭當場青筋爆了出來,「煌‧大和!你沒事在我床上做什麼~?還有…你這傢伙…竟然還不經允許就用了我的浴室…穿了我的浴衣…!你這傢伙,這是多年不見的人應該做的事情嗎!」

「咦?阿斯蘭好小氣,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那個和這個沒有關係!」

怒吼在此後持續了大約十五分鐘。

......待續

【灰王子途中座談會】
Athrun:為什麼~妳打算讓Kira繼續賴在我的床上嗎!?
B.C.(作者=heelill):是的。不過...那個不是Kira唷!
Athrun:咦?
B.C.:那是黑Kira。而且...我想,你應該知道,在現在進行中的原稿上面...他已經穿好衣服和你在談重要的事情。
Athrun:嗚啊啊啊啊~我要Cagalli()
B.C:啊...跑掉了|||
Kira(舉起天然石)AAthrunrunrun~不要把頭埋在Cagalli的胸前(往前疾走)
B.C.:連Kira...Nicol,今天就只剩你一個人了。
Nicol(微笑)是啊!那我們來討論正事吧。首先,我在這裡並不奇怪,因為下一節我就會出場了,請耐心等待。
B.C.(行禮)這一部分等於是投路石...想看看大家的反應。如果看完之後...覺得身體不適的話...請當做被狗咬了吧*^^*///我以後會注意的()
Nicol:這樣說來...妳真的喜歡Athrun嗎?讓半裸的青梅竹馬橫在他的床上真的是太狠了!
B.C.:當然!我最喜歡石田voice///
Nicol:這樣啊...(抽出一本筆記本)但是,妳看這裡寫著『在與Cagalli約會的途中被狂牛追趕、事後掉到湖中與鯰魚王搏鬥』、『撈金魚撈到食人魚』、『因為發現Cagalli的外星人身份而遭威脅滅口』、『Yzak踢壞本年度第一百二十三個垃圾桶』、『半夜發現父親原來是科學怪人』、『舞會時公主Lacus Clyne挾持全場,打算一舉篡位登上王座』、『Athrun Zala皆川日史化』...妳這都是當真的嗎?
B.C.:不...那裡面有一半是假的()我還沒決定接下來全部的惡搞狀況。
Nicol:那就好。咦...後面還有東西!?
B.C.()夠了~不要拿著人家的靈感筆記亂翻...
NicolAthCaga悲戀計畫書!?...我看看...設定在Destiny之後,Cagalli於政治聯姻會場逃出...但是出了車禍,失去了14歲之後的所有記憶。...喂喂...妳這個太老套了啦!
B.C.......|||
Nicol:耶!?Star Wars the SEED of Hope!?絕地武士Athrun ZalaOrb星王女Cagalli Yula Athha在戰場上相遇...絕地武士少年陷入禁忌的迷思之中!?...妳很喜歡Star Wars!?
B.C.:我喜歡娜塔莉波曼...舊的Star Wars在劇情上比較有趣。等一等...
Nicol:嗚啊!?Spiral~種之絆~?偵探少年飛鳥真與新聞社社長Cagalli挑戰神秘團體詛咒之子...邂逅神秘天才鋼琴家Athrun Zala!?AthrunCagalli感到莫名的吸引力!?哇哈哈哈...還有插圖!?
B.C.:喂...你再取笑我的話...小心我取消你的戲份。
Nicol...(...)茶真好喝*^^*
B.C.:那麼...大家...敬請期待下次的相見*^^*/
...真的會繼續嗎?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煮煮
  • 徵求轉載許可

    弱弱的問...
    我想轉載此文到百度,可以嗎?
    如果可以,先感謝BC君
  • 煮煮,你好<(_ _)>
    很感謝您喜歡這篇文~
    不過百度那邊我有過很不好的回憶,所以還是請您手下留情......
    謝謝您特意先問一聲,非常感謝您的體諒與配合v

    B.C. 於 2009/06/01 11:41 回覆

  • 煮煮
  • 恩...了解了...
    怯憐憐地退去一旁...一v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