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戴米安說是二選一,不過也有可能無論選擇何者最後都會歸結到一處。

  鑰匙、奇境之門、追殺所有愛麗絲的「最初的愛麗絲」、故事的核心,以及自己身上讓「愛麗絲」卻步的要素⋯⋯A.A.拼湊著腦海中的碎片,想著自己究竟該怎麼回答戴米安的問題。

  不過,再作出選擇之前,A.A.還是想向毛毛蟲確定一些事情。他看向毛毛蟲,問道:「最重要的問題,並不是『愛麗絲』在哪裡,而是她究竟做了什麼讓奇境變成現在這樣,對吧?」

  毛毛蟲歪著頭,慢條斯理地再次吸了口菸,然後用更慢的速度吐出煙圈。煙圈緩緩解體,化為一個「A」字,接著又轉化成骷顱頭消失在空氣中。

  「的確,她做了什麼讓這個世界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很重要。不過,她為什麼會想這麼做也很重要。」毛毛蟲眼睛微微瞇起,看起來像在微笑,「但是,最重要的的確不是她究竟在哪裡,而是我們快要見到她當初起的故事結局了。」

  「結局?」

  A.A.打從心底感到不可思議,自己作夢都沒想像過奇境會有個「結局」。沒錯,故事總是會有個結尾,快樂的結尾、悲傷的結尾、連結向下一個故事會留給讀者許多餘韻的結局⋯⋯但是,愛麗絲在故事結尾只是從夢裡醒來,她造訪過的奇境與鏡子國度都還在那裡,雖然她醒了,那些奇妙的世界並沒有因此迎向任何「終結」。但是,每個故事不都是這樣,雖然暫時告一個段落,但是永遠會往某個方向延續而去,無論是在某個讀者心中或是在作者心中,永遠會有個「可能性」在。

  但是毛毛蟲說的結局,到底是什麼的結局?愛麗絲當初試圖關上奇境之門整件事的結尾?或是整個奇境的結局?

  「結局。The End。」毛毛蟲像是在唱歌一樣地說著,「視收束的方法而定,可能是一個故事的結尾,另一個故事的開頭;但也可能是整個奇境的結局。」

  「奇境的結局⋯⋯」A.A.皺起眉頭,「是指奇境毀滅?」

  「消去。遺忘。失落。空白。」毛毛蟲看著天空,嘆口氣,「我們會像是被硬生生從你的世界挖去一樣。沒有人會記得這個故事。」

  「這⋯⋯」A.A.試著想像了一下,母親如此深愛著這個故事,如果這個故事這樣圖如其然地消失,她會變得怎樣?其他喜歡這個故事、藉此發展無數想像的讀者又會如何呢?

  空蕩蕩的書架、母親講述《愛麗絲》故事時的甜美微笑、父母間的相遇,以及自己——名字是「愛麗絲」變形的「阿利斯」——究竟會怎麼樣?這一切都將會不復存在嗎?惡寒爬上A.A.的背脊。

  沒有多想,這個問題就衝口而出,「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

  「選擇。」毛毛蟲攤開兩手,「剛剛柴郡貓少爺不是講了嗎?找出『愛麗絲』,」他舉起空蕩蕩的那隻手,接著再舉起拿著菸管那隻手,「或是找出『黑城堡』。」

  A.A.看著毛毛蟲的雙手,腦中迴盪著這與戴米安剛剛提問重複的問句。不,仔細想想——事實上,「愛麗絲」總是跟在A.A.身後,卻一直沒有對他出手,轉而攻擊其他「愛麗絲」;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至少他可以確定,如果想要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兩把鑰匙,「愛麗絲」終將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所以,其實沒有什麼好煩惱的。

  「我們去黑城堡。」

  聽到A.A.明確地說出目的地,戴米安與傑克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互相點了點頭。

  「走吧。」戴米安輕聲附和道。

  「不過,要去哪裡呢?有人知道通往黑城堡的入口在哪裡嗎?」傑克問道。

  A.A.想起素描本上的黑城堡繪畫,以及白女王提過那幅畫就在白城堡裡。但是,在他提到白城堡前,毛毛蟲已經再次開口了。

  「既然少年做出了決定,我就難得大放送,送你們一程到通往黑城堡的入口處吧。」毛毛蟲從懶散的躺臥姿勢轉成盤坐姿勢,打直了腰脊。他拿起菸管,深深地吸了一口菸,然後緩緩地吐出一個煙圈;那個煙圈愈漲愈大,將A.A.三人都圈在圈圈中間。然後,毛毛蟲微微一笑,「最後一個提示,打開通往黑城堡的門扉要一支特別的鑰匙,你擁有鑰匙嗎?」

  「欸?」A.A.聞言一愣,另一支鑰匙?他還來不及開口問,包圍著他們的煙圈開始往上下擴散,眼前被灰色煙霧遮蔽,毛毛蟲與蘑菇都消失在灰濛濛煙霧中。下一秒本來坐在身下的椅子突然消失,他們開始往下掉⋯⋯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