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和祥子聊天,紅茶不知不覺已經見底了。紀紗看一看四周,祥子途中也離開吧台好幾次去收銀、送菜、招呼客人或點菜,看來下午茶的人潮即將出現。雖然祥子說要請客,不過這樣其實有點不好意思。她躊躇了一下,抬頭看向祥子,「祥子姊⋯⋯」

  「嗯?」正俐落地沖著咖啡,翔子抬起頭,「啊,要走了嗎?」

  「是的。」紀紗點點頭,「那個⋯⋯結⋯⋯」還沒講完「結帳」,祥子就搖搖手回答:「我說請客就是請客。不用在意。今天晚上九點左右我會再去妳那邊幫妳換藥,只有一隻手不方便吧。」

  雖然紀紗平常有點怕別人突然縮短距離、踏入自己覺得安心的空間,不過祥子的口氣和態度卻不會讓人覺得討厭,或許是這次遇上的事情會讓人想要在近處有個可以依靠的人,也可能是祥子本身的魅力吧。紀紗笑著點頭道謝,一面想著接下來該麼辦。

  她坐起身,雖然睡飽了,但是身體還有點鈍鈍的,回去悠哉悠哉地看看漫畫、休息一下好呢,還是該出去散散步——最近應該就是清水寺了吧?不過清水寺是個觀光景點,平日人潮就不少了,週末就更不用說了。

  昨天晚上的衹園也是人潮洶湧。

  不不不。紀紗在腦子裡面對自己說道:這和人潮沒有關係。那只是單純的機率,無論何時何地,總是有可能會發生意外,所以才叫作「意外」啊。

  彷彿察覺到紀紗腦子裡面一瞬間的掙扎,祥子突然又追問了一句:「接下來妳要去哪裡呢?」

  「回房間去吧。」紀紗指指樓上。

  祥子用漂亮的深色眼珠盯著紀紗看,紀紗明明沒做什麼錯事,卻有點心虛地想要別開視線。

  「這只是我的看法而已,不過我覺得小紀還是出門一下比較好。散個步,買點吃的,這樣心情會比較好一點。」祥子的口氣依然很愉快,但是卻有種威嚴藏在裡面,這就是人生經歷的差別嗎?「關在房間裡面不好喔。」

  關在房間裡面不好——紀紗思索著這句話的意思,剛剛自己的內心是不是退了一步,雖然一面安慰著自己昨天晚上衹園的大騷動和人群與地點都沒有關係,但仍然想要躲回房間⋯⋯這是一種面對創傷的保護反應嗎?不過,如果躲回房間裡,會不會不知不覺就難以再踏出去了呢?

  紀紗不確定自己究竟是哪一種狀況,不過,或許祥子說得對。

  「嗯,謝謝妳,祥子姊。我還是去清水寺那邊走走好了。」反正該帶的東西都帶了,貓咪堅持引導她走出家門或許也是類似的意思,紀紗行禮道謝,「感謝招待。」然後步出了咖啡廳,開始朝著東大路通走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