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紗在微亮的房間中睜開雙眼,已經是白天了。

  這房間雖然沒有陽台,但是有扇大窗子,窗子下方有約五十公分左右寬的窗台可以置物,上方則設有晾衣用的桿子,洗好衣服就可以直接晾在那裡,因為有日照、人在的時候也可開窗通風(不過冬天就都關得緊緊地了),衣服算乾得滿快的,有些時候——例如今天凌晨——會沒拉窗簾直接爬上床睡,也因為有衣服遮擋,天亮的時候不至於太刺眼。

  床就直接放在窗戶旁,床下還有收納用的塑膠大抽屜;緊鄰床邊有落地燈,再旁邊的地上放了一張和室椅。床腳前方是房間本來就設有的拉門式衣櫃,衣櫃旁邊放了書桌椅。紀紗就生活在這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空間裡。剛搬進來、布置完房間的時候,偶爾下床時會算不準距離撞到落地燈,不過現在已經完全沒問題了。

  她動了一下身體,壓到手的瞬間讓她猛地憶起自己的手受傷了,趕緊小心地把傷手抬起放在額頭上。總覺得睡醒前作了什麼夢,現在腦筋深處還有一種暈陶陶般的餘韻,醒來前一刻夢境的內容似乎仍清晰在目,但現下卻已經化為模模糊糊的片段。

  究竟幾點了呢⋯⋯紀紗茫然地思索著,維持躺姿伸手去拿掛在床頭邊的不織布袋——因為沒有床頭櫃,所以平常鬧鐘都放在書桌旁邊,不過睡前會拿進掛在床邊的不織布袋子裡,這樣其實滿方便的。

  一看到指針指出的時間是十二點四十時,她馬上清醒了——雖然凌晨兩、三點才平安爬進被窩,但是作夢都沒想到自己睡了將近十個小時啊!本來以為那種「頭一沾到枕頭就睡了半天」只是誇飾法,看起來還真有可能發生。

  不過,她還是掙扎了一陣子才終於從溫暖的被窩裡面爬了出來。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手腕上有傷口,不過除了鈍鈍的通感之外,感覺還好。口有點乾,一面打著呵欠一面走到廚房小吧台桌邊,從電水壺裡倒了一杯開水出來。喝完水,她才舉步要走往浴室刷牙,玄關邊毛絨絨的身影讓她嚇了一跳,往旁邊一跳,才猛地想起自己昨天讓偶遇的貓咪暫時住在家裡。

  真沒想到這隻貓和自己一樣就這樣爆睡了十幾個小時,而且現在還是捲成一顆毛球,把頭埋在尾巴裡面,舒服地沉睡著。看來,他和自己一樣累死了。

  紀紗看著貓咪微微一笑,開始梳梳洗洗。貼身穿了一件內搭的長袖T,外層是簡單的連身格紋襯衫洋裝,下半身還加了保暖的內搭褲,最後穿上厚襪子,在這種乍暖還寒的日子裡面這樣穿還是最妥當。

  剛睡醒身子暖暖的很舒服,腦子裡面有點茫然也很舒服。昨天那場莫名其妙的意外就像一場夢,就像睡醒前作的夢一樣。

  東摸西摸不知不覺就已經一點多了,應該出去覓食了。不過,好不容易回到溫暖的小窩裡,真不想走出去啊——反正前兩天趁著超市特價才補了一堆東西回來,簡單吃一吃,再開個電腦看看租來的DVD也不錯啊。

  想著該吃什麼當午餐,肚子就不知不覺咕嚕嚕地叫了起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