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滿足地看著貓咪喝水的樣子,然後開始在google上面搜尋幫貓治療傷口的相關資訊。腦子裡首先蹦出來的就是清洗、消毒和上藥幾項工作;不過仔細研究一下網路上的東西,紀紗手邊的人類藥物似乎都不能用在貓身上,索性改變搜尋策略,把手邊的雙氧水和優碘也加入搜尋項目中。雖然她還是不太確定能不能把紅褐色貓咪整隻抓去洗,不過至少確定了3%的雙氧水與稀釋之後的優碘也可以用在貓身上。

    於是她翻出自己的急救箱,找出雙氧水和碘酒,接著拿出清洗隱形眼鏡用的食鹽水。先用毛巾把貓咪的周身擦乾淨,接著用食鹽水清洗傷口,再把紗布沾上雙氧水,小心翼翼地開始幫貓咪消毒傷口——本來已經有心理準備貓咪會掙扎或是抓咬自己,但是沒想到這隻貓咪只是齜牙咧嘴一下,卻完全沒有攻擊的動作。紀紗安下心來,再用沾著食鹽水稀釋的碘酒棉花棒仔細地幫牠上藥。

    想一想,真是隻充滿靈性的貓,也幫紀紗省了不少力氣。

    「好——完成了。」紀紗滿意地站起身,這時想起來祥子說等下要上來,匆匆忙忙說一聲,「那你就乖乖待在這裡吧。我先去洗澡,不然祥子姊就要上來了。」

    貓咪感激地「喵」了一聲,然後稍微放鬆一點,整隻側躺在箱子內,微微閉上了雙眼。紀紗拍了拍牠那斑紋漂亮的腦袋,先在廚房洗了一下手,再回房裡面拿出換洗衣物、前往浴室淋浴。

  紀紗在浴室一面脫掉衣服一面檢查,除了上衣下襬倒不知道在哪裡勾出了一個大洞之外,外套和褲子都沒有事,不用汰換掉整套衣服真是讓人感謝。她探出身子把衣服放到洗衣籃裡,然後開始拿掉隱形眼鏡,雖然前一天是出發去晚餐前的五點半左右戴上的,理論上沒有超時太久,但是拔下來之後眼睛還是好乾、好累。她順道點了眼藥,然後簡單地沖了個澡。雖然很小心避免沾到水,但是紗布還是有點沾濕,看起來要拆掉換藥了。不過紀紗這下子才想到剛剛醫護人員的指示已經飛到不知道哪裡去了,這種程度的傷也不是天天在受,她不太確定換藥步驟如何,思考著這樣是不是該先google一下換藥的注意事項。

  才剛換好睡衣踱出浴室,碰巧這時候門鈴響起了,紀紗趕緊前去開門。

  沒想到祥子彷彿讀出了紀紗接下來會碰到的問題,一手提著個紙袋,一手則拎著急救箱。

  看到剛洗完澡的紀紗,還有她手上沾到水的紗布,祥子當機立斷說道:「我先幫妳換一下藥好了。」

  雖然想要禮貌地回答,但是洗完澡之後腦袋昏昏沉沉的,根本無法組織成完整的日文句子,只能點頭說每天都要說很多次的:「好,麻煩您了。」

  祥子快手快腳地洗好手,幫紀紗打開紗布,然後用消毒棉花棒和生理食鹽水簡單清理好傷口,上了傷藥之後重新用新的消毒紗布蓋好傷口、捆上彈性繃帶。換好藥之後,又俐落地幫紀紗把頭髮吹乾,接著拿了一點水果和水給貓咪吃,還幫他追加了一條柔軟的浴巾到箱子裡。最後,她留下一個三明治,還泡了花草茶,交代道:「東西吃完就好好睡一覺,醒了就來祥屋吃飯。」不等紀紗行禮道謝,就揮揮手走了。

  平常和祥子也沒有很親密的交情,就是出門上課時碰到道聲好,回來如果打了照片會說「我回來了」,偶爾會去祥屋吃東西或喝飲料。加上紀紗不是個善於交際的人,又有點慢熟,常常會不知道該怎麼衡量與他人的距離。雖然平時對方突然要來自己房間,紀紗會有種自己空間被侵入的感覺,不過,這種時候祥子這麼主動幫助自己真是太好了。

  紀紗在內心道謝之後,重新把門鎖好、掛上門鍊,坐到廚房的小吧台桌邊慢慢喝茶,吃掉三明治,最後去刷牙洗臉。關掉電腦,看一下玄關處的貓咪,牠已經沉沉睡去了,毛茸茸的肚子隨著呼吸一起一浮,真是治癒人心的畫面。看著貓咪那舒服的模樣,紀紗也不禁打了大呵欠,再次確認好門有鎖好之後,便拖著疲憊的身子爬上床去。

    當紀紗的頭沾上枕頭的瞬間,睡意便一湧而上,沒多久她就陷入無夢的睡眠之中⋯⋯

 

v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