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水坂上吃著霜淇淋

 

    結果,紀紗踏上歸途時,已經是隔天了。

 

    半夜的東大路通漆黑的馬路邊,只有路燈慘白的燈光,以及販賣機與便利商店的燈光。因為剛剛的事件,加上交通中斷,本來應該只有小貓兩、三隻的半夜路上,走著為數不少的觀光客或當地居們。眾人的共通點是疲憊的表情,以及拖著腳步的狼狽模樣,不難想像剛剛情形有多慘烈。和平時她看慣的熱鬧白晝景色截然不同,不過也與除夕到八坂神社等敲鐘、參拜時見到的半夜東大路通很不一樣,瀰漫著沉重的氣氛。

    紀紗和身邊的同路人們沒有兩樣,全身上下都髒兮兮的,一隻手腕還纏著密密實實的繃帶——在白光野獸橫行後,衹園陷入了一片混亂。災情不重的店家陸續開了店門提供傷者休息,便利商店也發揮了緊急時刻的功能,提供了必要物資。不過,等到警察、救護人員、消防隊員,甚至民間團體的援手到達之後,事情才算是真正被掌控住。

    在場受到重傷的人並不算多,但是大多數人都受到了驚嚇——紀紗第一次體會到,就算身體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也是有可能全身無力、動彈不得。她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從茫然失措的狀況下振作起來,去臨時搭在八坂神社門口、負責輕傷治療的醫療帳篷前排隊接受包紮。或許真正讓她重新開始行動的是手腕上那血肉模糊傷口的痛覺吧⋯⋯紀紗確實地感覺到自己還活著,人生可以從剛剛眼前跑馬燈的結尾處開始繼續向前走動了。然後,因為消毒和上藥實在是太痛了,接著恐懼與安心兩種矛盾的情緒一湧而上,眼淚不禁從眼角不停滾論。

    現在眼睛還有哭過的那種腫脹感,早上醒來說不定真的會腫起來。好想用skype打電話回家,和爸爸媽媽說說話,這樣到時候一定會覺得舒服多了吧。現在這些情緒梗在胸口讓鼻子酸酸的,不過半夜台灣家裡的人應該都休息了,只好鼓勵自己:回到家一定要用香噴噴的沐浴乳洗個舒服的澡,然後燒水泡杯香草茶讓腦子靜下來,最後鑽進溫暖的被窩裡睡到自然醒

    花了比平常多大約一倍的時間,紀紗總算回到自己租屋處附近——

  她租的房間位在五条坂旁邊的住宅區中、一棟屋齡不算舊也不算新的兩層樓住宅二樓。一樓是有著漂亮木窗子的咖啡館「祥屋」,二樓是兩間小套房;其實隔壁的兩層樓房子,以及正後方、和這棟房子背對背的三樓小公寓也都是同一個房東擁有的產業,因此三棟房子、大約十來戶房客都由咖啡館老闆祥子姊負責擔任管理人——無論繳房租、套房裡什麼東西壞了⋯⋯都直接在「祥屋」的營業時間過去講一聲就行了。

  也因為紀紗住的這棟一樓是咖啡館,所以要回家要先打開咖啡廳旁邊小巷口的柵欄,走進類似防火巷的小道,前往房子後方;那裡有一扇大門,後面就是通往二樓的樓梯,不用經過祥屋。雖然整棟房子有點歲月的痕跡,一樓的咖啡廳或是巷口的小柵欄都古色古香,不過屋況整體不錯,住起來讓人很安心。

  雖然房子本身除了衛浴、廚房、冷氣等基本設備外,沒有附床、櫃子、桌椅等家具,不過因為前一任房客是剛畢業的Doo社研究所學姊,不僅介紹了這間租屋給她,還順道把家具、家電都便宜讓給了紀紗。對方在社會學研究科唸碩士,剛好紀紗考上大學部的時後,也確定能夠如期畢業,一進一出剛剛好。所以紀紗搬出了原本位於東山七条、學校當初介紹、附了基本傢俱的宿舍——所以她搬過來的就是一個小書櫃與塑膠大抽屜、餐具、日常消耗品與微波爐烤箱,也在PTT留學板上送出了幾件不用的東西——搬來這裡。其實就距離上來講,只離學校近一點點,不過因為這裡整體感覺很溫馨、離清水寺與鬧區又近,所以紀紗這次搬家搬得很滿意。

   看到熟悉的街道與建築,讓她鬆了一口氣,也不禁加快了腳步往前走去。

  這時,「喵——」一聲貓叫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順著聲音轉過頭去,一隻漂亮的紅褐色大貓踩著優雅的步伐從後面晃了過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