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紗反射性地用雙手護住頭、壓低身子,試圖看清楚四周的狀況。但是煙霧、撞成一團的車輛,再加上亂成一團的人潮朝衹園街道的兩頭逃竄,她光是要站穩都很困難了,想要弄清楚四周狀況更是難上加難。

    「嗚啊!」不知道是誰用力扯了她的側背包一下,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紀紗整個人往後倒了下去。

    這樣不行!——紀紗感覺到自己的神經在尖叫,在這種情況下,一倒下去自己鐵定會被踩得不死也重傷。可是就算兩手瘋狂地想抓住誰來支撐自己,卻只是徒然。

    眼看自己就要被人潮淹沒了⋯⋯

    突然,一隻手將她撈了起來、一推幫她站穩腳步。轉過頭去,映入眼中的是與剛剛幻影中紅燈籠極為相似的紅色,那是一隻穿著紅色和服短褂上衣的身影。仔細一看,紅色和布上面染著美麗的雲型紋樣,在路燈的燈光下仍然閃著充滿魅力的光澤。稍微抬高一點視線,一頭金中透紅的頭髮抓住了紀紗的注意力,她從來沒在日本的街道上看到這麼自然的金紅頭髮,這是染的嗎?還是⋯⋯

    「沒事吧?」扶著紀紗的是個看來比她年齡略大的年輕男子,介於青年與少年之間、稚氣未脫的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端正的五官與漂亮的琥珀色雙眼,活脫脫是個從二次元走出來的美型男。更別提,身高一百六十過半的紀紗頭只到他的肩膀上面一點,不知道有沒有一百九十公分?

    雖然說帥哥很難得,不過紀紗現在可是身陷比遇到帥哥機率還低的驚險危機中。簡單來說,這可不是盯著帥哥看的時候。

    「啊⋯⋯我沒事,謝謝。」紀紗趕緊調整重心靠自己的力量站好。

    紅衣男子點點頭,放開了手。

    咦?等一等,我剛剛說的是中文還是日文⋯⋯不對,他對我說的是日文還是中文?覺得有點不對勁,讓紀紗不禁多看了對方一眼。

    他注意已經不在紀紗身上了,琥珀色的眼瞳正望著馬路中央,剛才泛著淡淡笑意的嘴角拉緊成一直線,渾身散發出一股肅殺之氣。

    好奇他究竟在看什麼,紀紗也將視線投往同一處——

    馬路正中央,一頭渾身圍繞的白色火焰的猛獸正轉著骨碌碌的大眼看著四周。這頭猛獸看起來很像是貓科動物,但牠周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實在看不清究竟有沒有斑紋;紀紗也說不準牠究竟是老虎還是沒鬃毛的獅子。野獸不時發出威嚇的吼叫聲,嘴邊微微散出白色的煙霧⋯⋯就像電影裡面蓄勢待發、準備吐出火球的噴火龍。

    該不會⋯⋯紀紗衷心希望自己的想像不會成真。

    但是,仿佛察覺了這不經意從某人腦海一角冒出的黑暗念頭,猛獸咧開了嘴,既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實力、也像是在獰笑,猛地對著已經拉下鐵門、專門賣甜食團子的店家張開大嘴,紅色的火焰噴射。爆炸的轟隆聲讓四周的驚慌升至最高點,連原本被嚇傻了或是想看熱鬧而停下步伐的人們也開始往可以逃的地方推擠。當然,紀紗也馬上被人群往八坂神社的方向衝去⋯⋯

    「等一⋯⋯」驚慌的人們當然不會聽紀紗不成聲的請求,只是一味地朝可以前進的方向而去。不過,自己究竟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態才會想要停下來?連紀紗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覺得無法移開視線而已。她轉過頭,努力想要掙脫人潮。

    這時,紅衣男子輕輕一躍,跳到了圍在人行道旁的欄杆上。紀紗這才發現他雖然上半身一派和風,但是修長的雙腿卻包在深色貼身長褲裡面,腳上則踩著類似短靴的鞋子——就像是服裝秀上面穿著改良式和服的模特兒——不過紀紗的腦子默默地浮現出簡單的評語:也有點像時髦版的人力車夫。

    當然,對方聽不見紀紗的內心話,他凝視著白光野獸,然後屈起膝蓋、再次躍到空中,然後輕巧地落在那頭猛獸的正前方。

    他要幹什麼⋯⋯

    男子優雅地站直身體,從懷中掏出長條狀的紙片,朝野獸高高舉起。野獸再次仰頭嘶吼,同時年輕人的嘴巴張閤數次,仿佛在對野獸說些什麼。當他停下時,一束光從夜空中打下,接著金紅色火焰在他們四周捲起,火花四濺,像是無數的紅色螢火蟲般從天而降。下一秒,爆風再次捲起,灼熱的氣息與衝擊有如波紋般擴散而出。

    紀紗第一次體驗到這種衝擊,就好像有人狠狠推了她一把,身子只能順勢倒下去。這次,她身邊沒有人能倖免,大家都有如不倒翁般邊發出驚叫聲邊隨著衝擊倒下。紀紗感覺得到自己一屁股坐到某人身上,反射性地叫出一聲「對不起」,同時也有誰倒在自己身上,導致她也只能繼續坐在別人身上。幸好,幾乎所有人只能暫時維持這種疊成一團的狀態,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明明處於狼狽不堪的狀態下,紀紗還是忍不住注視著街道搜尋著野獸與紅衣男子的蹤影。但是,馬路正中央已不復見白光野獸或紅衣男子的身影,只剩下周圍一片狼藉,告訴眾人方才發生之事並非南柯一夢。

    ⋯⋯那個人,跑到哪裡去了?

 

+序章+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