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清風吹過,吹動了窗外掛著的大紅燈籠隨,紅光輕輕搖曳著。

    「叮鈴鈴鈴鈴鈴⋯⋯

    清脆的鈴鐺聲響徹整條街道,溫暖的風中帶著淡淡的腥味——這是怪物出現的前奏曲。怪物喜愛白日與夜晚交界之時,特別是當這個世界與其他世界交疊的日子,怪物總是蠢蠢欲動。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從眼前的雕花銅盤中挑選出一枚又一枚鑲了石頭的耳飾。每枚耳飾都有用途:將通譯用的成對石榴石戴在兩邊耳垂上;再把封印了使魔、透明中有著一縷黑煙的琉璃安在右邊耳廓上的第一個耳洞;下一個是埋藏了辟邪咒語的雪花黑曜石,散在黑底上的雪色斑點微微發著亮光,有如咒語在裡面鼓動一般;左邊的耳廓唯一的耳洞上則是工作時的護身符,盤繞著暗色雕花的環狀耳環。

    風息緩緩增強,鈴鐺聲有如傍晚驟雨般,不停地敲打著耳膜。

    他突然憶起白天在附近占卜攤位和占卜師聊天時,好玩讓對方幫自己算了一下命。占卜師那淡然的聲音再度在耳邊響起:「今天是百年難得一度,和『對面』牆壁特別薄的日子呢。」她用纖細的指尖輕輕點在從西方傳來的紙牌上,無意識地摩挲著上面的圖案,「跨越到沒有『力量』的世界,『那些傢伙』就能為所欲為了呢⋯⋯占卜師很少使用如此肯定的語調,想必她一定從牌中看到很明確的預言吧。

    然後,占卜師輕聲地笑了,「不過,紙牌說你這次運氣會很好。除了獵物之外,還會邂逅某件重要的事物。」她長長的黑髮隨著笑聲搖晃,「哎呀,花的重要事物會是什麼呢?真讓人好奇。

    占卜師雖然有些時候會稍微逗他玩,不過收了錢還是會好好辦事,準確率也滿高的。於是他將後半段的預言拋諸腦後,只是將前半段的預言收進腦中——一次又一次地對自己低語:「今天說不定會是再次見到『那傢伙』呢。」

    他用銅鏡確認了耳上的耳飾,重新在內心複誦每枚耳飾的效用——耳飾的功能和使用的材料無關,製作時封進去之物才是重點。這些耳飾全是他親自精挑細選合適的材料和封印物製成的,也陪伴他走過了數個寒暑,絕對沒有問題。不過,對於他而言,這個儀式仍然必要。就像劍士在比武前會揮動臂膀試劍確認自己身體的每個細節、每條肌肉,他也在確認自己是否狀況良好。

    接下來,是將盤上的銀色繩紋戒指套到右手食指上,再將沒有任何裝飾的黑鐵色戒指套上左手中指。銀色戒指是自己身分的標示,只要有這只戒指,他就不用擔心自己會在異界迷路;黑鐵戒指則是緊急時的保命道具。

    最後,他拿起身旁櫃子上攤著的紅色短褂,暗紅色布料在搖曳的燈光下散發出絲綢特有的美麗光澤,精緻的黑色刺繡描繪了天空上層層疊疊的雲朵,有如被夕陽染成一片艷紅的向晚天空。穿上短褂,再把一旁上面縫著大大小小口袋的布腰帶斜斜掛上腰間,用手撫過上面一個一個鼓脹的口袋,感覺放在裡面的火藥與刀具形狀。

    準備萬全。

    「怪物」是反映這個這個世界的鏡子。人們的幻想和感情化為種子,在靈氣的灌溉下茁壯成長,反映人心的怪物於焉而生。牠們的慾望無窮無盡、也會煽動人們內心深處最低劣的渴望,因此獵捕怪物是必要的——獵人也於焉而生。

    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怪物——「那傢伙」的瞬間,如同熾燄般的白光環繞著那肌肉線條優美的龐大身軀,有著金色斑紋的皮毛隨風搖晃著,以及那雙能看透人心、骨碌碌打轉的邪惡雙眼。第一眼,顫慄就爬上了背脊。

  他迷上了這種生物。有點好奇,有點期待,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天能夠與牠們們交談。

  一直到他成了獵人,終於明白怪物雖然不見得都是邪惡的傢伙,但也不見得都是和藹可親的傢伙。有想吃人的怪物,也有想與人玩耍的怪物,當然也有深愛著人的怪物⋯⋯他沒有成為那種看到怪物就會殺紅眼的獵人,但還是個獵人。

  他期待著有一天能再次與某頭聰明而古老的怪物交談,但他並不介意現在獵殺一頭、兩頭,甚至是無數頭嗜血、威脅到人們平靜生活的怪物。

  怪物大多不太聰明,不過少數擁有智慧的怪物會察覺,與其在這個有獵人的世界徘徊,不如前往其他世界生活起來更愜意。因此,當這種奇妙而難得一見、世界與世界的界線變得模糊的日子,渴求更多的怪物們就會開始行動。只要目的地是人們生活的世界,牠們就不愁吃喝——

  這些都是傳說。沒有任何人見過怪物穿越世界的瞬間,但是,獵人間流傳著警語:要小心,不要跟著怪物們越過不該越過的界線⋯⋯

  而占卜師的預言,讓這一天變得很有意思。

  看起來,「今天」就是傳說中的日子,一輩子難得遇上一次的日子。

    他對內心中高漲的緊張感露出笑容——曾幾何時,他不再於獵捕怪物時渾身顫抖,反而是能享受著挑戰自己能力極限的刺激感;當時機成熟,他會遇到命中註定的那頭怪物。

  揮去腦中的雜念,他專心於現在;確認門窗都關好上鎖之後,踏著輕快的腳步推開家門。

    門外是和他身上短褂同樣色彩的天空,夕陽斜斜地掛在山邊,就像一顆黃澄澄的蛋黃。這條街上的建築物外邊都掛著風鈴和燈籠;風鈴上大多有辟邪圖紋,清脆的鈴聲不僅能驅走怪物、也能告知居民怪物去向;而每條街的燈籠顏色都是統一的,他住的這個街區剛好是紅色,剛點起的火光輕輕搖動著,投下妖豔的燈光。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屈膝躍上路邊的燈柱,藏在雕花玻璃燈罩下的燈光尚未點起,不過等到夕陽落下的瞬間,這些路燈將會大放光明。所有燈罩上也都刻著守護符文——有些時候,他會對自己身邊充滿這麼多守護、辟邪之物感到不可思議。不過這個世界就是如此,人們為了生存下去,悄悄將這份意志化為力量、刻印到生活之中。

  隨著清不可聞的「嗡嗡」聲,微弱的黃光緩緩在他腳下的燈罩內亮起。

    「叮鈴鈴鈴鈴⋯⋯叮鈴叮鈴⋯⋯叮——」同時,風鈴的聲音開始變得雜亂。

    夕陽即將落入地平線,而風鈴聲正警示著怪物的到來⋯⋯

    「看來,這次會很有意思。」他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鬈曲的髮絲在風中不斷翻飛。

    今天會是個奇異的日子,百年難得一見的日子。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