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莉希話才出口,突然發現雖然自己隱隱約約地接受了「自己或許已經死去」的事情,但實際上如此一想,不自覺地有點沮喪、胸口也隱隱作痛。

  黑國王似乎沒有注意到愛莉希微不足道的憂鬱,淡淡地說道:「他們有可能意識到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在干涉奇境內部,而開始試圖協助殘留的『愛麗絲』;當然也有可能單純旳重新開始狂歡也說不定。妳希望是哪一個呢?」

  雖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話,愛莉希卻覺得有話中有某個部分觸動了自己的神經,微弱的刺痛輕輕戳著神經。

  希望他們是惦記著自己?還是希望他們繼續過著那沒有秩序的歡愉日子?

  艾瑞斯倒是很順暢地講出了他的答案:「至少,白女王和紅心女王應該不會坐以待斃吧。」

  先不論奇境人的天性,至少兩位女王都與愛莉希、艾瑞斯來在同一個世界,她們察覺得到奇境的變化、直覺都很敏銳,應該不至於放著危機不管。不過,愛莉希知道自己最在意的還是平常生活密不可分的那些奇境人——傑克、雙胞胎,甚至白兔,還有戴米安,他們究竟是會馬上放下、往前走,還是會對自己有所依戀。愛莉希對自己心底真正的內頭露出苦笑,就算腦子明白道理,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是世界的中心,但為什麼腦子裡的思緒總是不自覺繞著「自己」打轉——明明也沒有特別喜歡自己。

  「希望如此。」黑國王點點頭,「那兩位女王應該是來自你們世界的繼位者吧?身為『不會隨著奇境改變』的奇境人,她們的確比較特別。」

  聽到黑國王這種對一切都了然於心的語氣,讓愛莉希覺得很不可思議。畢竟,聽之前黑國王講的話,他沒辦法主動聯絡奇境內部、對實際狀況不太清楚,但是卻又正確地掌握了重點。

  想一想或許是聽來到這裡的「被遺忘」的人講的,但是轉念一想,愛莉希熟悉的奇境人講起話來雖然算是有條有理,這群被遺忘的其境人講起話來可是和那兩本《愛麗絲》裡面的角色,押韻、隱喻一起來,講起來像唱歌,內容卻可能荒唐滑稽、顛三倒四。

  愛莉希還在思索著腦中湧起的新疑問時,艾瑞斯已經迅速地將他的問題說出口了,「不過,陛下您掌握到的資訊好像不只是被困在這個封閉空間的量呢。像是我和愛莉希的名字,還有繼位紅心城堡與白城堡王衛的兩位女王,都是在你封起黑城堡之後才發生的事情吧。」

  「嗯。」黑國王也完全沒有隱瞞的意思,爽快地點了點頭,「也有別種方法可以得知一點奇境內的狀況。不過這個方法不太即時,所以很多細節都不在掌握中。」

  「可是我們來到『這裡』的瞬間,您不是就很明確地掌握到我們究竟是誰,也大略猜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愛莉希指出了自己觀察到的事情。

  「其實這大部分是直覺吧。隱隱約約大概就是知道。也可能是身為國王的力量到現在也仍然在告訴我些什麼的關係吧?」

  「啊⋯⋯我偶爾也會隱隱約約感覺到什麼。」艾瑞斯點頭同意,「那可能是因為我是『愛麗絲』之一的關係吧。」

  愛莉希回想著自己碰到的狀況,確認道:「你是說,埋藏『鑰匙』的地方突然熱起來之類的嗎?」

  「嗯⋯⋯那個果然不是錯覺吧。」

  回想著埋藏在心臟深處的熾熱,以及不時出現在耳朵邊的聲響,如果不是幻覺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但是,愛莉希很清楚——

  「不過一個勁兒催眠自己說『因為自己是被選上的』,才會有這種奇妙的感覺到,也不行呢。」看到黑國王與艾瑞斯正盯著自己看,愛莉希才發現自己將內心想著的話脫口而出了。

  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反應,愛莉希沒有接著講下去,只是默默地觀察著身邊兩位男士。不過,無論是黑國王或是艾瑞斯,都沒有講什麼。

  但是馬上被沉默壓倒、想要打破現狀的,還是愛莉希。

  「就是說⋯⋯不能自我陶醉。」愛莉希追加解釋:「突然跑到異世界——還是那個世界知名的『奇境』,自己竟然和『永遠的少女』愛麗絲處於同一個立場,不是很容易讓人暈陶陶、搞不清楚自己身處的立場嗎?」

  聽完解釋,艾瑞斯歪著頭,說道:「自己跑到異世界、『愛麗絲』很了不起之類的,我完全沒這樣想過這種事⋯⋯嗯⋯⋯這算是代溝嗎?」

  愛莉希瞬間有種接到對方傳球的感覺,但是下一秒卻又突然恍然大悟地了解了艾瑞斯講的事情。會期待來到異世界自己就會變成救世主,或者覺得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一定有所異議,有可能是因為自己生活年代的媒體上充斥著類似的概念。的確,就算是自己覺得已經夠古早的《納尼亞王國傳奇》系列,也都是在艾瑞斯來到奇境之後才問世的,在他腦子裡面大概從來沒有這種概念吧。

  所以說,在路易斯.卡洛爾創造的這個世界裡面,大概也從來沒有這種概念。

  長久以來如影隨形絆著自己的陰影,或許也只是愛莉希太過執著於自己腦子裡面既成的框框——想一想,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黑國王聽完兩個人的看法,點了點頭。「不過,在這個世界『愛麗絲』的定位很重要,愛莉希沒有想錯。你們來到這個世界,有『偶然』,但是也有部分是『命中註定』。」

  也有命中註定嗎?

  雖然黑國王說得這麼肯定讓人很開心,但是,愛莉希現在確實知道人不能被驕傲沖昏頭,所以她盡可能地壓抑住內心那份開心,專心集中在眼前的議題上面。

  「不好意思,我剛剛有點離題了,我們回到原本的話題上面吧。」愛莉希提問:「您說除了直覺之外,有個不太即時的方法可以得知奇境裡面發生的事情。請問,那是怎樣的方法呢?」

  「比起用嘴巴解釋,我想直接帶你們去看比較簡單明瞭。」他看了看艾瑞斯與愛莉希,「如果你們休息夠了的話,我現在就帶你們去看。你們覺得呢?」

  愛莉希歪著頭,如果說自己已經是個死人了,那麼這具身體應該感覺不到疲憊;但是被這麼一問,的確隱隱約約地有種身體很疲倦的感覺。但是,也還沒疲倦到不能行動的地步,還是以繼續往真相前進為重吧。

  於是,愛莉希回答:「我沒問題。」講完,她對旁邊的艾瑞斯投出一個疑問的視線。

  艾瑞斯微笑點頭,「我也想現在就去。可以請您帶路嗎,陛下?」

  「好。」黑國王優雅地起身,伸手比向門口,「我們走吧。」

 

+待續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