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莉希沿著噴水階梯往上走,好不容易走到了圍繞著紅心城堡的城牆邊,轉過頭往下望去,只見黑色的壯麗城堡建築前,掛著豔紅色車廂的摩天輪正在緩緩轉著圈子,四周的綠地則是完美的背景。雖然這是座困住自己的牢籠,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這座牢籠其實很豪華。

  協助撲克牌兵們完成重新上漆的作業之後,開心的撲克牌兵們本來有邀請愛莉希試坐一圈。其實她對這個提議還滿心動的,愛莉希從小就滿喜歡遊樂園裡的摩天輪,坐著小小的車廂晃呀晃到頂端,可以看見好遠、好遠的景色。

  不過,一想到紅心女王滿心期待第一個搭乘摩天輪,卻發現自己已經坐過的話,後果不勘設想,於是婉拒了撲克牌兵們的親切邀請,繼續散步。

  沿著城牆走了一小段路,來到了一座瞭望塔下方,愛莉希敲了敲塔底的小門,隔了一陣子駐守的衛兵探出頭來,發現是她後,行了一個禮。愛莉希詢問能不能讓她上塔去,衛兵很爽快地答應了。

  塔裡是一圈又一圈往上盤旋的螺旋梯,愛莉希跟著衛兵不停繞著圈往上走去,過了好一會兒終於到達了塔頂的房間。這裡有一扇落地大窗,可以往外眺望,圍繞在丘陵外的城市、城市外圍的森林,以及從白城越過森林而來的鐵軌⋯⋯一切盡收眼底。

  這間房間等於是衛兵的辦公室,一張長形木桌放在房間正中央,上面是成疊的文件、羽毛筆和墨水,還有一台吐出長長紙卷的打字機;落地窗旁有張小茶桌,兩張放了柔軟靠墊的藤椅隔著桌子倆倆相望。愛莉希打聲招呼,坐到了其中一張椅子上。

  負責駐守城牆或護衛城堡的衛兵們,等級大約比撲克牌兵低一級,專門負責這些類似看守、運送貨品、處理雜物之類的工作;而撲克牌兵們則是紅心女王的親衛兵,負責為女王四下奔走。雖然說衛兵們的職等比較低,愛莉希倒是覺得他們比較幸福——歷年來因為紅心女王心情不好送命的撲克牌兵不計其數,不小心丟了腦袋倒還好,要是那天紅心女王異常有「創意」,那可是人間地獄。

  順著腦子裡的諷刺想法想下去,充滿血腥的畫面突然闖入腦袋,愛莉希不禁皺起了眉頭。

  親切的衛兵倒了一杯茶給她,問道:「愛莉希小姐,您沒事吧?」

  愛莉希微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感激地接過茶杯;衛兵則行個禮,回到他的辦公桌前繼續著之前的作業。

  她嗅了嗅紅茶的香味,吹涼了靠近杯口的茶水,慢慢嚐了一口,是帶著野莓香氣的調味茶。愛莉希雖然想藉著紅茶和窗外的風景擺脫剛剛闖入腦中的過去片段,但只是徒勞無功。突然之間,回憶如同潮水般湧了上來

  或許,早上的夢境就像《小氣財神》中的過去聖誕鬼魂般,無論如何逃避,它終將自己帶回過去的夢魘⋯⋯

 

  剛開始,愛莉希並不討厭紅心女王,甚至可以說是滿喜歡對方的。無論是紅心女王送來的邀請函,或是特別派白兔(當初那個把她撞下兔子洞的傢伙,不過說真的,喜歡《愛麗絲》的人誰不曉得兔子是前往奇幻世界的導遊)來當信使這點,都讓愛莉希的自我意識與驕傲膨脹到了極點。

  自我意識這種東西很奇妙,它本來可能因為旁人的冷漠與不了解而萎縮在胸口一角,但是一點機緣就會導致它異常成長——當愛莉希發現自己處於奇幻小說主角地位的時候,「說不定我很特別」的想法就是第一劑增長劑,而紅心女王的邀請無疑就是第二劑讓她確信「我一定是被選上、獨一無二的存在」。

  而在城堡歡迎愛莉希和戴米安的紅心女王,無疑是她最親切、開朗的那個人格(或是該說是面具),沙啞甜美的嗓音吐出所有愛莉希想聽的話,不停地肯定著愛莉希的想法、稱讚她有主見,然後對她發表的所有意見嘖嘖稱奇,宣稱自己永遠沒辦法那麼聰明。

  愛莉希無法否認,自己那個時候得意極了。

  當你在學校被歸類為「書蟲」、「優等生」時,就代表著所有人都覺得「你無論表現得多好都是理所當然」,當你覺得厭煩了而不再努力時,旁人又開始責怪你「為什麼不更努力一點」;於是惡性循環,你不明白為什麼其他人——像是那些漂亮美麗的啦啦隊員或舞會皇后——都過得如此自由隨性,自己卻要為了努力達成目標而認真打拚。但是卻忽略了,因為不擅長交際、也無法從同儕那邊獲得認同與稱讚,那麼,唯一確立自己價值的也只剩下這些知識與成績,所以才會想要努力吧。

  那時候愛莉希還沒成熟到會審視自己的感情,過強的自尊心與理想中的優秀自己否定了埋藏在心底的醜陋嫉妒和不如人的自卑感。紅心女王重視愛莉希的態度贏得了她的好感,她甚至覺得或許自己是命中註定要幫助紅心女王去整肅熱愛茶會、沒有大腦的美麗白女王。

  紅心女王總是用無可奈何的口氣描述著自己的妹妹,好像覺得對方很不成材,也很困擾為什麼大家都不注意到自己的努力,卻只會跟在那個空有外表的美麗洋娃娃後面拍馬屁。

  愛莉希非常能理解這種感情,每當看到學校的風雲人物,她內心就會生起羨慕的感情,然後就是搞不懂同樣努力的自己為什麼不能同樣被眾人認同——或許沒有經歷在奇境的這一切,愛莉希仍然會抱持著這種憤世忌俗的感情眺望成人的世界吧。

  但是,戴米安一直告訴她,應該要多聽聽其他人的說法,也該去看看白女王怎麼運作白城堡。或許也是因為奇境人的價值觀和愛莉希的原生世界不太一樣,他並沒有特別提及紅心女王喜怒無常的性格。而那夜夜笙歌的生活,愛莉希最初只以為是為了歡迎自己的盛大慶祝,沒有太過懷疑。

  心境上產生變化,是在她來到紅心城堡的第五天,紅心女王將城外的馬戲團召到城裡面表演。

  即使是隔了數十年,閉上眼睛仍然會見到那一天的景象。

  駐紮在紅心城外圍的馬戲團無疑是所有夢想的集合、奇幻火花的綻放處,甜美混雜些許不協和音的音樂,讓人彷彿置身於奇妙的異世界;團員們的表演出人意料、色彩絢爛,讓人惹不得眨眼睛——愛莉希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表演,她連大氣都不敢呼,深怕一聲驚歎、一絲喘息都會破壞眼前的完美。

  但是,一聲尖銳的叫聲將馬戲團編織的美夢當場支離破碎。

  紅心女王美麗的臉孔因為憤怒而扭曲著,上了美麗唇彩的鮮紅唇瓣吐露出愛莉希從未想過的惡毒咒罵,在她腳前匍匐顫抖的是那時候紅心女王最寵愛的侍女——她在服侍女王用酒的時候,不小心把葡萄酒撒到了女王的深紅色禮服上了。

  愛莉希嚇呆了,紅心女王之前的甜言蜜語,以及優雅慵懶的舉止馬上變了調。或許,之前都只是女王心情好而已,自己如果一個不小心,是不是馬上就像這名侍女一樣馬上失寵,還會遭受到公開的羞辱。

  戴米安在那個時刻,輕輕拉住她的手腕,柔聲說道:「我們該走了。」

  愛莉希茫然不解,的確在那個當下,女王似乎已經沒有任何觀看馬戲團的心情,但是不告而別似乎很失禮,她遲疑了一下。

  就在她猶疑不決時,女王冰冷的嗓音闖入了耳朵,「妳這個愚蠢的小賤人,不要以為我會原諒妳弄髒了我的新衣,這可是我妹妹送來的高級衣料,不是妳那雙小髒手可以弄髒的!來人啊,砍了她的頭!」

  愛莉希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因為把女王的禮服弄髒就要賠上腦袋?她驚訝地轉過頭去看向戴米安,但是那雙鎮靜的綠色眼眸眨也不眨,靜靜說道:「掉腦袋應該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這是不是有什麼搞錯了!但是從小在各種媒體裡登場的紅心女王,都是熱愛砍人頭的瘋女人,眼前的這位紅心女王看來也是。在侍女邊哭泣邊求饒的背景聲裡,愛莉希當場想要舉步上前阻止。

  「不,既然這禮服既然已經弄髒了,我也不用擔心會把禮服弄髒的問題——親愛的,我要詛咒妳。」紅心女王的嘴角揚起,血紅色的唇瓣編織出了超乎想像的話語,「詛咒妳——被鐵鏈與鐮刀切割成無數碎片,沒有人能辨認出妳,只剩下血的鮮花綻放於妳的血肉中,而我會將那花朵裝飾在寢宮中,每日嘲笑妳的愚蠢,直到花凋謝為止。」

  愛莉希完全無法理解女王說這些話語有什麼用處,但是,女王剛剛口吐的詛咒馬上在眾人面前成真了。侍女發出驚恐的哀鳴,從四下的幽暗中憑空射出了大量的鎖鏈與利刃,鮮血與慘叫聲猶如恐怖片中的地獄場景。

  但是,紅心城堡的眾人,以及馬戲團團員們似乎早已習慣了這種場景,他們只是默默地注視著可憐的侍女從最受寵愛的人化為滿地血肉,鮮紅色的玫瑰四下綻放,其他侍女們面無表情地收集起花朵,然後低階士兵們靜靜地提著水桶與刷子開始整理環境。

  有如《魔女嘉莉》中的經典場景、全身沐浴在侍女中的女王露出滿意笑容,用一如往常慵懶的姿態招呼著寵臣與中意的馬戲團員們一起揚長而去。

  離去前,她向侍女們要了一支玫瑰,帶著渾身腥臭味走向愛莉希,將玫瑰遞給了她,柔聲道:「親愛的愛莉希,不要露出那種表情,這種事情習慣就好,來,這花不是很美麗嗎?那廢物總算是有點用處了呢。呵呵呵⋯⋯

  茫然地拿著玫瑰,愛莉希連手指被花莖上的刺刺破了都無所覺,對她而言,紅心城堡與紅心城在這一刻從甜美的夢幻國度,化身為要被拯救的血腥魔域。

  她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何在。

  那一刻她突然想起小時候很喜愛的一本兒童文學《細數繁星》,主角安瑪莉死去的姊姊麗絲和未婚夫彼得為了對抗納粹不遺餘力(彼得最後也壯烈犧牲了),最後安瑪莉也藉著自己的力量去守護朋友艾倫。不知道為什麼,故事裡面反抗軍的青年男女的努力、燃燒生命的姿態,以及安瑪莉父母機智守護艾倫的橋段總讓愛莉希難以忘懷。雖然整個故事短短的、沒有很長的前因後果,但是圍繞著安瑪莉一家如何守護猶太人艾倫的描寫卻很細膩。或許是被這種感覺點燃了內心的火焰,愛莉希一直很嚮往書中這群充滿勇氣的人。以此為啟發,愛莉希看了許許多多的二次大戰小說或紀實文學(包括了《安妮日記》),但是她永遠永遠忘不掉《細數繁星》中的麗絲與彼得。

  想到幼時的憧憬,愛莉希不禁熱血沸騰起來,這是個能像那些反抗的青年一樣拯救他人的機會,自己要將這些紅心城的居民救出女王的暴政。

 

 

+待續+

Merry Christma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