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除了自己所身處的世界之外,尚存在著許多的「平行宇宙」,在距離很近的地方、但永遠都無法互相接觸。

一點小小的不同、一個小小的歧異點,往往會造就出截然不同的結果,每一個不同的結果將會引導出全然不同的世界。於是,每個歷史事件之後,皆誕生出了與可能的結果相同數量的平行宇宙。

充滿魔法的宇宙、完全沒有魔法的宇宙……

科學技術高明的宇宙、科學技術低落的宇宙……

充滿生命的宇宙、沒有生命的宇宙……

全都在我們身處的這個大意志之下互相平行發展著,畫出一張又一張充滿可能性的宇宙藍圖。

有些時候,會產生意外,而導致兩個平行宇宙短暫地交會。因此會發生一些令人無法解釋的現象,像是天災、出現這個宇宙本應不存在的物質……或者是……有另一個宇宙的人跨越時空而來。

來自其他宇宙的人是相當不安定的,如果不將其送回原本所處的宇宙,將會對這個宇宙或是人的本身產生不良影響。當遇到這種情況時,最佳的處理方式是找出將其送回原處的方式,如果不幸無法成功的話,無法保證這個世界或是其本身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同理,想要嘗試跨越兩個宇宙旅行是相當危險的一件事,或許是導致混淆甚至於毀滅,當然也不能否認會有什麼都不會發生的情形。不過,在這裡仍然要請想要嘗試的人不要使用活體作實驗,而是採用無生物,對兩邊的宇宙影響也會比較輕微。

(下略)

 

──摘自《平行世界的理論》

 

 

Side A

 

在遙遠的彼方所存在的究竟是什麼?

是自己夢想的幻影……

還是真實的未來……

 

  魔法學院五樓走廊夜晚──

有著一頭酒紅色短髮的少女正躡手躡腳地在走道上快步走著,在她的身前閃著一顆藍綠色的魔法光球;後面跟著一名留著黑色頭髮的赤眼少年,和她一樣穿著學生的天藍色斗篷;在少年身後,是個長得和帶頭少女很相似的少女,只不過她留著一頭紅色的長髮,俏皮地綁成兩條辮子,在兩邊晃呀晃的,雙手緊張地抓著自己的天藍色斗篷,完全沒有前面兩人的氣勢。

不過,在魔法學院裡面,五樓是教師們的研究區域,基於有些教師所做的研究實驗過於危險,學生本來就被禁止到這邊來。一到了晚上,教師們都縮在實驗室兼宿舍裡面的時候,整個走廊更是陰暗冰冷。

短髮少女仔細地確認了前方的走廊沒有人經過之後,對著後面比了個『往前走』的手勢,「真、玫玲,走了唷!」

被稱作真的赤眼少年點了點頭,應道,「我知道了。」

綁著兩條辮子的少女玫玲卻躊躇不前,「姊姊、真……你們真的要這樣做嗎?闖進薩拉教授的實驗室,……被發現說不定會被退學……

短髮少女挑起一邊的眉毛,「可是,如果能夠解開薩拉教授一到五月初就會關在實驗室的謎底的話,約蘭他們可是要請我們一個月的午餐呢!況且……我也很好奇,為什麼薩拉教授每到五月初就會消失一陣子,到十九號才會現身。」

「我敢賭……」真的雙眼散發出狂熱的光芒,「薩拉教授一定是狼人……所以……

短髮少女嘆了一口氣,「真……你真的很笨耶……。」

真不服氣地瞪了她一眼,「難不成,露娜瑪莉亞妳的『薩拉教授妖精說』就行得通嗎?」

「狼人一到月圓之夜就會變身,這是常識耶!」露娜瑪莉亞的嘴角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如果薩拉教授是狼人的話,他應該是要『每到月圓』就關在實驗室裡面不出來,而不是一年一次!」

「姊姊……」這下換玫玲嘆氣了,「妳太大聲了啦……。無論是狼人也好……妖精也罷……快點作確認之後離開吧……

「好!我們走。」

 

 

阿斯蘭薩拉,七年前以二十歲的年齡受聘為魔法學院的教授時,的確是破格。但是,沒有任何反對聲音,主要是因為他的才華和經歷實在是太亮眼了,魔法學院那些保守的理事們也不得不承認他。由於他的加入,更使得魔法學院的招生率大幅提升,畢竟,「傳說中的勇者身邊的魔法師」實在是一塊很亮眼的招牌。

就這樣,薩拉教授在魔法學院待了下來,過了七個年頭。

這位年輕的教授待人親切、講課生動活潑、研究也做得好,不過,他的私生活卻是一團謎。而他身上最大的謎團,莫過於「五月消失之謎」。是的,每年的五月一到,阿斯蘭薩拉教授就會提出請假申請,請其他老師幫他代課之後,關進研究室之中,一直到五月十九日才會帶著黑眼圈再度出現在眾人的眼前。沒有人知道他究竟關在實驗室裡做了什麼,而無論學生或同事怎麼詢問他,薩拉教授只會露出一個淡然的笑容,什麼也不說。

於是,這個謎變成了學院中的傳說之一。每屆新生入學進來時,前輩們一定會轉述給新生們這個故事,並且將解開這個謎底當成一個至高無上的榮耀。不過……礙於薩拉教授那遠近馳名的法術技巧,一直沒人敢直接一探虛實。

一直到了今天,十四歲的露娜瑪莉亞霍克,和小她一歲的真阿斯卡與妹妹玫玲,是第一批真正敢潛入教師研究室的學生……,在五月十七日夜裡。

 

 

明亮而溫暖的石室之中,傳來青年的低語聲,「…………這邊要多加一點這個……,嗯嗯……然後這邊的空間要平衡一點……,然後加入一點紫水晶……

阿斯蘭薩拉正專心地站在自己的實驗室之中,在他身前的長型木桌上放置著大大小小的燒杯、試管、濾管……等等實驗器材,裡面五顏六色的液體因為魔法火燄的燃燒而沸騰著。

阿斯蘭的嘴角浮現出一抹滿意的微笑,「這樣應該可以吧……,作為動力而言……

這時,掛在門上的銀色的鈴鐺發出了輕柔的聲音,吸引了阿斯蘭的注意力──這顆鈴鐺被他施了防盜的魔法,一旦有人想要溜入或闖入他的實驗室時,鈴鐺就會發出響聲。

「誰?」阿斯蘭銳利的視線投向了微微開啟的門縫。

隨著阿斯蘭的詢問聲,門被匆忙地關了起來,但是,從門縫邊縮回去的酒紅色頭髮和黑色頭髮並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阿斯蘭露出了苦笑,他知道在學生之間,自己一到五月初就會消失的這件事,已經變成『傳說』了。不過,學生這樣想要偷溜進來,還是第一次。

「是露娜瑪莉亞霍克、玫玲霍克還有真阿斯卡嗎?」阿斯蘭露出身為教師的溫柔笑容,「出來吧,我不會對你們怎樣的。」

門扉再度微微地開啟,三雙六隻眼睛帶著防備的神情看著他。

阿斯蘭覺得自己像是在和防備心很重的貓咪在說話……,也不能怪他們,畢竟自己是教授。於是他再度用更溫柔的笑容說道,「沒關係啦。這些年來,你們還是第一批在這個時節跑來的學生呢。」

終於,真從門縫間滑了進來,身後躲著露娜瑪莉亞與玫玲,三個人還是用帶著不安與提防的眼神看著他。

「那麼……你們究竟有什麼事呢?」

三個學生面面相覷,然後開始一面小小聲地交談著,一面你推我、我推你,似乎正在爭論什麼。最後,最年長的露娜瑪莉亞被推到了正中央。

她緊張吞了吞口水,用有些顫抖的聲音問道,「薩拉教授……請問,您為什麼一到五月初,就會躲進實驗室裡面呢?」

阿斯蘭本來就無意隱瞞,不過,也無意宣揚實情。他輕輕地歪了歪頭,然後笑了出來,面對這三個如此有勇氣的學生,他應該說出實話才對。

「做禮物。」其實,真正的答案就是這樣。

三個學生卻都驚訝地睜大了雙眼,不約而同地驚叫出來,「做禮物?」

「嗯……」阿斯蘭點了點頭,「生日禮物。」

「生日禮物!?」

露娜瑪莉亞睜大了雙眼,久久無法言語;真則是跌坐在地上,困惑地看著阿斯蘭;玫玲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啊」個老半天話還是接不下去。

……」七年來,第一次有人這樣直接地到自己面前來問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還真是有點感動,「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好了。來,坐下吧。」說完,他伸手招來了三張高背椅,分別落在三位學生身後。

Kira Yamato,知道嗎?」阿斯蘭像往常上課一樣,用愉快的語調詢問著眼前的學生們。

真困惑地歪了歪頭,「奇拉亞馬德,什麼東西,能吃嗎?」

露娜瑪莉雅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煌(Kira)‧亞瑪特(Yamato),傳說中的勇者,精靈族公主拉克絲克萊因的丈夫,薩拉教授十七歲時在拯救世界的冒險中的夥伴。你是沒好好讀近代史喔?」

「沒錯,露娜瑪莉亞說的是正確答案。」

每當自己回憶過往的時候,阿斯蘭就會感到一種混合著溫暖與悲傷的情緒。而那感覺,往往讓他既想哭泣又想微笑,微妙一如記憶中的金髮少女──……現在,她應該和自己一樣,是個十足的成人了吧。

「不過,那傢伙……剛開始和我一樣,是個魔法師。」

「什麼?」玫玲吃驚地叫了出來,「你說煌亞瑪特本來是個魔法師。」

「後來莫名其妙地拔起來聖劍斯多萊克之後,才被稱為勇者的。在那之前,他和我一樣只是魔法學院的學生而已,而且,愛哭又沒用,施法老是會往奇怪的方向走去,每個魔法陣都很有原創性,但是結果卻都出乎意料。」阿斯蘭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困擾中帶著愉快的笑容,「從拔起聖劍到拯救了世界的部分,你們應該都知道吧。」

真肯定地搖了搖頭,坐在他兩邊的霍克姊妹異口同聲地嘆了口氣。

玫玲先開口了,「拔起聖劍之後,亞瑪特和青梅竹馬芙蕾阿斯達以及友人阿斯蘭薩拉一起踏上旅程,找尋世界不停出現亂象與崩壞的原因。他們越過了三大洋與四大洲,登上了在世界盡頭的約瑪拉斯山,在那邊,他們獲得了藏有世界平衡力量的神聖水晶球──蕾特莉亞,但同時……亞瑪特在這裡失去了少女阿斯達。」

露娜瑪莉亞在妹妹換氣的時候,接了下去,「死去的芙蕾變成靈魂依附在亞瑪特身上,與他們繼續旅程──到海之深淵將蕾特莉亞放置到正確的地方。最後,芙蕾在深淵之中將亞瑪特交付給拉克絲公主,用自己的思念喚醒了沉眠在水中的海之樹,阻止即將發生的海嘯使陸地免於被淹沒的危機;最後,亞瑪特強忍悲傷召喚出傳說中的不死鳥菲尼克斯,阻止了世界的崩壞,並且使自然界恢復了平衡。」

沒想到,十年前的自己,現在是詩歌與傳說之中的人物……但是,在這裡的自己與傳說中的自己,究竟哪一個是真實的呢?阿斯蘭往往搞不太清楚。

「大約就是這樣。不過……煌在召喚菲尼克斯的時候,意外地,將一位少女一起召喚了過來。她並沒有被記載於文字或詩歌之中,但是,我確實遇到了她,在美麗的菲尼克斯從魔法陣正中央飛躍而出之時,她在一片火燄的風之中,睜開了那雙金色的眼瞳……有一瞬間,我還以為她是菲尼克斯的精靈呢。」阿斯蘭溫柔地笑著。

金髮的少女以及她那充滿生命力的眼瞳,震撼著阿斯蘭的心,相處久了之後,她那率性帶些男孩子氣的舉止更是敲擊著他的心扉,一言一語、一顰一笑,全都深深烙印在他的記憶之中。

他輕輕地揮了一下手,一本薄薄的筆記本飄到了真面前,阿斯蘭點頭示意他打開那本筆記本。

筆記本的封面是由一種堅硬、顏色鮮艷的光滑物質所製成,閃著奇異的光澤;裡面的紙張比羊皮紙來得白、也更光滑,一條一條的藍線被印在上面,端正而整齊的字跡落在上面。

「上面這些鬼畫符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真看著筆記本的內容,皺起了眉頭,「完全看不懂。」

「那是她帶過來的東西。」阿斯蘭的眼神望向遙遠的過去,「那位少女所身處的世界,有可能是一個遙遠的平行世界,也有可能是距現在遙遠的過去或未來,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個世界有很多機械製品,還有一些令人難以理解的裝置,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文明。她隻身來到我們的世界,卻依然充滿了活力與積極進取的心……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女孩。…………很喜歡她。」

那應該就是愛吧?至少阿斯蘭是如此認為的。他和少女一起展開了尋找回家方法的旅程,他們拜訪世界各地的圖書館、魔法學院以及找尋有名的占卜師與隱者們,將近一年的旅程,最後在南方邊界的塔瑪拉城堡遺跡來到了盡頭。

「在她那個世界,曆法和我們非常地相似──當然,月份的稱呼方式不太一樣。她出生的日子──在她所在的世界之中,出生的日子是要慶祝的。」阿斯蘭回想著她的笑容、她的體溫,以及她告訴自己這件事時的語氣,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感到滿溢在心中那份溫柔的感情,「她的生日,是第五個月的第十八天。五月十八日……是她的生日。所以,在她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後,我依然會幫她慶祝生日,然後……不斷地尋找可以將禮物送達到她手中的方法。不過……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成功就是了。」

「時空」是遠比人類想像還要來得複雜的結構,想要跨越這種隔閡傳送物體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要列入考慮的因素太多、需要的能量也太大了。不斷地改良運算式子、不斷地畫出新的魔法陣,阿斯蘭努力地用盡自身所學,只是想要將一份心意傳達到遙遠的時空之中──單單是傳送件禮物就如此困難、更別說是想要跨越時空到達對方的身邊。他只能努力地在失敗之後站起來,然後祈禱下一次能夠成功。

阿斯蘭一面述說自己製作禮物的理由,一面苦笑著──這還是第一次對他人講述這個故事,加上對象還是自己的學生,感覺真是奇妙。

聽到教授躲在實驗室的原因之後,三個學生不禁張大了嘴──作夢都想不到,是一個如此浪漫到極點的理由,和總是溫和地笑著的薩拉教授……完全搭不上線。

「那……教授您為什麼要讓她走呢?」露娜瑪莉亞不解地發問,「告訴她說,您希望她待在您身邊啊!」

「我也想啊。」

是的,如果可以的話,阿斯蘭很希望自己可以叫她不要走。和她相處的記憶鮮明如昨日,冒險的種種、交換的言語、溫柔的親吻、她的體溫、她的笑容……,即使事隔近十年,他還是可以清楚地回憶出自己第一次在森林中吻她的情景,以及她回吻自己時的那份悸動。

「可是,她在那邊有家人、有朋友、有夢想……一個人有太多太多的羈絆,那裡是她生長的地方,是她活了十七個年頭的世界啊。很多事情,不是說放棄就能輕易放棄的。」阿斯蘭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沒想到過了這麼久之後,這些話語說出來還是如此地苦澀,「而且,我不知道……她究竟能在這個世界待多久,她會不會因為離開自己的世界而變得虛弱,或是因為世界和世界之間的影響而消失……等等的推測,有太多太多了,我無法拿她的未來和安危來冒這種險。我無法……任性地請她待在我身邊,而不去考慮這一切。所以……」他苦笑著,「我只能藉由著每年這個時候的舉動,來代表我的心意。」

看著無言的學生們,阿斯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來緩和自己的心情,接著回復成上課的語氣,「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們應該回去了。不然,被巴吉路舍監發現的話就糟了。」


續篇請見Crystal Moon 2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