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篇受到尼爾蓋曼的《易碎物》啟發所寫成的短篇故事,雖然不是同人文,但無疑夾雜著我看完那本書之後的心得與感覺。敬尼爾蓋曼大叔!!不過,背景音樂我個人覺得是嵐的「サーカス」(Circus 馬戲團),寫這篇的時候我一直再重複聽這首歌,敬Arashi~XDD※

 

哈勒昆──小丑──跳上舞台,宣告表演結束。突然,寧靜被興奮的尖叫聲劃破,觀眾紛紛起身,隨著瘋狂的音樂開始跳舞、尖叫、唱著不成調的搖滾樂,他們衝向舞台、他們從出口一湧而出、他們開始互相親吻或攻擊對方……年輕人呆然無助地站在那裡。

 

馬戲結束之後,請等候我們來接您。貓耳少女的指示很明確,但是現場已經混亂得讓他想要直接拔腿就逃。

 

年輕人想起,小時候閱讀童話故事的時候,很不解為什麼主人公總是不聽他人的忠告,現在想起來這真是個簡單的問題,在突如其來的混亂中,每個人都只會想傾聽自己的直覺行事。

 

這時候,他非常非常想要直接奪門而出──無論這裡有沒有門,至少這種心情很明確。正當年輕人努力地在與想要逃離此處心情搏鬥時,貓耳少女的聲音總算出現在各種難以描述的聲音之中。

 

「這裡。」她一把拉住年輕人的手,迅速地帶著年輕人閃過各種奇異的身形,走向其中一個出口。「我真擔心您被這個狀況嚇壞,然後直接逃跑,可是剛剛有位客人在演出結束前竟然就開始嘔吐,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還是怎樣……總之,謝謝您相信我。」

 

快要到達出口時,一隻斷臂從他們眼前飛過,貓耳少女確絲毫不在意,只是用手背抹去濺到臉上的些許血滴。「您看,這就是不要亂跑的好處,至少您的手臂會好好地接在您身上。」

年輕人早已因為身邊的奇異景象而難以回答,他也只能點頭如搗蒜,表示自己能理解如果亂跑會遭到甚麼下場。

 

被帶來劇場之後,他們再次走入那個充滿五色旋轉光點的空間,所有事物都化為模糊的黑影。

 

「我家少爺和小姐已經準備好了。」是貓耳少年的聲音,接著是宛如合聲般一男一女的聲音,「我們很高興能幫上忙。」

 

貓耳少女恭敬地行了個禮,「非常感謝兩位的協助。」

 

回答依舊是兩人的合聲,「很久沒當引路人了,我們也覺得很興奮。」

 

「那就麻煩兩位了。」

 

這次,換成只有女性的聲音,「門票。」然後男性的聲音有禮地補上一句「請」。

 

年輕人努力在黑暗中想打開背包,黑暗中綠色和藍色的光點眨了眨,貓耳少年說道:「我都忘了普通人在黑暗中看不見了。」下一秒,黃色的光暈在年輕人的頭上出現,他總算順利取出小說。

 

抬頭一看,站在自己眼前是一對二十出頭的男女,男子有著一頭暗色的頭髮,穿著白色西裝、搭上黑色襯衫,女子則有著一頭近似白色的明亮淺色頭髮,穿著黑色外套搭上白色短洋裝。兩個人都有著難以想像的明亮肌膚,就像是由水晶或某種淺色金屬打造而成。

 

男子接過了書,優雅地打開書頁,抽出了那張塔羅牌──當然,這書怎麼可能是門票,門票當然是那張塔羅牌。然後女子湊過頭去,將一隻修長的手指壓在卡片上,兩人同時開口:「開門。」

 

卡片從他們手中飛起,在空中轉了數圈後,化成一陣光,長方形的光亮不斷變大,最後成了個可容兩人通過的光門。貓耳少女再次對明亮的兩人行個禮,將年輕人推入光門之中。

 

「謝謝光臨。」

 

最後殘留在耳中的,就是貓耳少年與少女一同說出的這句話。

 

 

 

 

 

回過神來,年輕人已經站在某處的人行道上。仔細看著在晨光中略顯灰暗的街景,他還在前往捷運站的人行道上。

 

「夢?」

 

說是夢又太過於逼真了,更何況時間的確有所流動,這時年輕人發現自己手上仍然抱著那本包了布書套的小說,塔羅牌也插在其中。看來,那奇異的馬戲團似乎……不是夢?

 

「喵嗚!」一聲貓叫將他喚回現實,低頭一看,一隻薑黃色大貓正坐在自己腳邊,正優雅地用後腳搔著脖子。

 

那雙綠色的眼瞳直勾勾地望著他──和貓耳少女一樣的眼珠──他曾經見過這隻貓一面,所以那時候貓耳女孩才說見過自己嗎?

 

貓似乎露出了個笑容。

 

這時候,另外一聲貓叫出現在不遠處。只見一隻灰色的大貓一面喵喵叫,一面靠近了過來,牠有雙鮮豔的亮藍色眼睛。

 

然後,看書少女憑空出現在灰貓身邊,她先向灰貓道了謝,接著走向年輕人,優雅可愛地點了點頭,「你好。」

 

「妳……妳好。」

 

近看的少女顯得更可愛、更迷人,她微勾的嘴角有種小惡魔的魅力。

 

「感謝你幫我保管書和門票。」

 

「不會。」

 

看到她向自己伸出的雙手,年輕人很自然地將書和塔羅牌一起交給了她。

 

少女看了書和牌一眼,抬起頭微微一笑,「為了表達謝意,我請您吃個早餐吧。這附近有家早餐店滿好吃的喔。」

 

聽到少女的邀請,年輕人的心不禁飛了起來,更何況,他有一肚子問題想要請教對方。

 

「我很樂意。」年輕人努力在腦中選擇詞語,「然後關於昨晚的事,我想要問妳幾個問題,不知道這樣妳……」

 

「你是說馬戲團的事吧?」少女爽快地回答:「很有趣吧。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試著也幫你弄一張門票。」

 

試著回想一下昨天馬戲團結束時的混亂,年輕人不確定自己究竟覺得有不有趣,所以他沉吟了一下,「我們可以先試著聊聊天再決定接下來怎麼做,可以嗎?」

 

「這樣也好。」少女嫣然一笑,然後用力揮了一下手,「走吧!我餓死了!」

 

年輕人點了點頭,兩隻貓也跟了上來。

 

第一個問題,要先問她究竟是什麼人吧。

 

這時候,年輕人彷彿見到兩隻貓不約而同對自己露出了個神祕的微笑……而在他身後,過去所相信的現實已然破碎。

 

 

THE END

 

 

Inspired by Fragile Things by Neil Gaiman which is published by Muses Publishing House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