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走起來,這座宅子真的是相當巨大。羅賓少數見過比它大的建築,除了王宮大概就是騎士團總部了吧。
長長的走廊、似乎永遠不會走到盡頭,走過無數的門,經過無數扇窗,上下了好幾道樓梯,到底是夢是真,都快讓人搞不清楚了。從走廊邊的窗子望出去,可以看見夜裡的庭院,以及對面的牆與窗子,可以猜到這裡是圍繞著庭院建成的,只是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形狀。
終於女僕停下了腳步,在他們眼前的是兩扇紅色的木門,門上鑲著金邊,把手則是石像鬼的造型。

紅髮女僕優雅地行了個禮,推開了那巨大的門。
出現在門後的,是一條長長的餐桌,桌上鋪著鉤花的白色桌巾,在離他們較遠那頭的位置上,擺放著十幾組的刀叉盤子。看起來,今天的客人不只他們三人一組。
一位身穿白衣黑裙的女性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露出甜美的笑靨,接手引導他們坐到桌邊的三個位置上。
女侍先為他們倒了水,穩重地解釋道,「請各為先用水,等正式上餐點的時候會為各位準備果汁或酒。因為這是一場非正式的餐會,請各位不要太拘泥,愉快地享用餐點即可。」說完,她便行禮退下。
這時,餐廳的門又再次被推了開來,這次是五個年輕人一湧而入,一下子整個餐廳裡充滿了吵雜的笑鬧聲。
剛剛的女侍微微地挑起一邊眉毛,看起來再有修養的專業人員,對於這種狀況還是會不自覺地燃起火氣。但是她深呼吸了一下,踏著優雅的步伐,將那群年輕人領到位子上,不過是稍微離主位遠一些的位子。
這時羅賓才發覺自己坐的位置還滿靠近主位的。
接下來是一個年輕女人帶著一個小女孩,看起來似乎是一對母女,她們被帶到緊臨羅賓等人的位子上坐下;再接下來是一名穿著黑色長袍,頭髮被密實地用白頭巾罩住的中年女性,看來是名修女;最後是一對老夫婦,相親相愛地入座。
領著不同組人進來的女僕,安靜在大門邊站成一排,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她們真的長得非常相似,加上穿著相同的制服,只有用不同的髮色才能夠分辨出她們的不同。
接下來,一陣不知道從何處傳來的悅耳樂聲傳入了耳中,然後女僕們都深深地彎下了腰,身穿黑白兩色衣物的女侍優雅地行了個禮,高聲宣布,「露娜‧西絲塔‧慕恩公主駕到──」
然後,大廳的門再度被打開,兩名穿著更加華貴的金髮女侍端莊地邁進了大廳,在她們身後,是一位穿著一身白色禮服的少女。
少女留著一頭黑色的長髮,那黑色有如黑珍珠一般,閃著光澤與神秘的光輝,彷彿美麗的夜空,又有如黑色的絲絨;雪白的肌膚有如奶油一般豐潤,透著淡淡的粉紅色,吹彈可破的樣子,讓人不禁想一親芳澤;美麗的鵝蛋臉上是甜美的五官,藍色的眼瞳藏在長長的睫毛之下,嘴唇閃著粉色的光澤,噘起來的瞬間彷彿會滲出甜美的香氣一般;再加上那一身白色的禮服,裙襬打著無數縐褶,優雅地襯托著她美麗的身姿。
羅賓不禁看到呆了。原來這就是公主,如此地優雅、如此地美麗,就像從畫中走出來的一樣,讓他的心在胸口中快速地跳動著,帶著淡淡的苦澀與一種幸福的喜悅。
自己曾經夢想過的、傳說中的公主,現在就近在咫尺,彷彿作夢一樣。不過,這個公主是否也是被傳說困住的人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露娜公主優雅地走過長長的餐桌。那群聒噪的年輕人安靜了下來,男性都露出憧憬的表情,而那個穿著美艷的女孩明顯地露出了不快的神情;老夫婦發出了讚嘆聲,而修女依然一臉安詳;一頭稻草色短髮的小女孩似乎相當興奮,她的母親雖然也很興奮,卻仍然斥責了女兒一下,要她守規矩。
羅賓不禁露出了笑容,看來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樣,看到貨真價實的公主都覺得很興奮。不過,似乎也不是每一個人……
羅賓偷偷瞄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的絲諾和瑟希爾。
瑟希爾還是掛著他那充滿好奇心的笑容盯著露娜公主瞧,但是羅賓猜不出他究竟是對這美麗的女性抱持著讚嘆,或是抱持著其他的心思;絲諾則是若有所思地注視著露娜緩緩走過的身影,仔細朝著她的視線望過去,才發現她竟然很認真地在看著衣服上的縐褶,彷彿在思索著那褶子是怎麼做出來似的。
羅賓不禁輕聲笑了出來,每個人不相似的反應,代表著對公主的不同看法,仔細想一想還真的很有意思。
似乎察覺到他的笑聲,露娜公主的眼神飄向了羅賓,當兩人的視線交會時,公主淡淡地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在她的臉上起了驚人的化學變化,她一瞬間從遙不可及的公主,變成了俯身看著人群的甜美天使,一樣美麗,卻變得親切不已。不過那笑容只閃過一瞬間,下一秒公主又回復成那自制力十足的冷淡表情。
然後,露娜公主走到了主位邊,優雅地行了個禮,之後坐了下來。
她再次微笑,這次是對所有客人露出笑容。
「各位意外來到這座莊園,我真的是相當驚喜。因為之前一場暴風雨的關係,我的生日宴會本以為已經辦不成了,沒想到各位竟然在這個時機來到這裡。我真的很開心,由衷地感謝各位。那麼,莉莉安,開始上菜吧。」
在一旁的女侍低下了頭,表示知道,便迅速地離開了大廳,沒多久,她推著放置了各色料理的推車回來,開始將一個又一個的巨大盤子放置到桌上。而之前站在門邊待命的各個女僕,各自來到她們負責的旅人旁邊,開始解說。
紅髮的女僕站在絲諾身邊,對著羅賓、瑟希爾和絲諾三人解說著:「由於餐桌廣大,因此會由我們傳遞菜餚,並為各位添菜,還請各位慢用。」
於是,精緻的菜餚一一地被添入盤子內,整個餐廳再次熱鬧了起來。公主更有禮地和每位客人搭話,親切地詢問著他們的狀況。
帶著水果香的沙拉、烤得正好的小牛肉、煎得酥脆的雞腿……羅賓一面傾聽著公主與其他人的對話,一面在內心中對著食物讚不決口,上一次吃到這麼美味的食物,大概是在騎士團一年一度的大聚會上吧。
因此,當露娜公主的視線與他對上時,羅賓可是嚇了一大跳。
露娜公主微笑著,用甜美的聲音說道:「騎士先生……您是騎士吧?」
羅賓趕緊把口中的食物嚥下去,「是的。」
公主的藍色眼眸好奇地盯著羅賓,「那麼……您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呢?」
「為什麼……」羅賓看了看瑟希爾和絲諾,微笑道:「我是和朋友們一起來的。」
「這樣啊……」公主歪著頭,好奇地看著他們三個,「另外兩位分別是?」
羅賓趕忙用有禮的口吻回答:「這位是瑟希爾‧齊斯‧佛羅倫斯,是賢者之城的魔法師;而這一位,是絲諾‧布萊克,是位女……」
這時,羅賓感覺到從身邊射來的冷淡視線,發現那雙帶著些許不滿的深紅色眼瞳瞪著自己,他才想起來,對很多王室而言「女巫」是個禁句,即使羅賓能夠理解女巫有好有壞,不過對於很多人來說,在聽到女巫的瞬間,就會自然而然地產生敵意。
「女?」公主用無辜的眼神望著羅賓,正等著他說下去。
「不……她……是藥草師……」
「藥草師啊。」公主嫣然一笑,「那麼,請您明天白天一定要前往中庭看一下,我們種植的草藥可是園丁的驕傲呢。」
絲諾微笑點頭為禮,卻沒有開口。
於是,羅賓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和公主聊了下去。
意外地,露娜公主是個對什麼事都充滿興趣的人,她不斷地鼓勵羅賓多講下去,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聊了好一陣子了。
如果不是坐得稍遠的年輕人硬是站起身來,無禮地跑到主位處硬是和公主閒聊,或許對話能夠持續得更久吧。雖然一旁的女侍想要趕走那無禮的年輕人,但露娜公主優雅地用手勢制止她,親切地轉和那年輕人攀談。
不過,能夠和這種貴族談這麼久的天,最驚訝的人大概是羅賓吧。
餐會就這樣漸漸地步入尾聲,大家也都累了,於是在女僕的帶領下,一組、一組地離去。而露娜公主則站在門口,巧笑倩兮地送他們離去。
因為被安排坐在最裡面,因此羅賓他們是最後一組離開的客人。露娜公主看著他們,臉上掛著依依不捨的笑容。
「騎士先生……」公主輕輕地抓住羅賓的手臂,「今天能和你聊天,真的是非常愉快。」
然後,她附在他耳邊,輕聲說道:「請拯救我……脫離這座被詛咒的宅子……」那聲音非常地輕,彷彿風一吹就會散去了,但一字一字都滑入了羅賓耳中。
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公主退後了一步,笑著揮手送他們離去。
 
 
「喀嚓!」
牆上的時針又前進了一格,時間是早上八點半。
雖然前一晚很遲才就寢,不過瑟希爾仍然早早就爬了起來。
和晚餐會的熱鬧成反比,現在很安靜,靜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連小鳥的鳴叫或是風聲都沒有。靜得詭異。
或許和其他人一樣沉睡於夢鄉之中會比較安心,不過,腦中卻有某個地方告訴瑟希爾有什麼不對勁正在蘊釀,或是已然發生。
閉上眼睛,在腦中重覆回想著可以利用的咒語、魔法陣,排列組合各種可能的用法,雖然可能用不到,不過這麼做的確可以讓人的頭腦冷靜下來。
開門聲突然傳入耳中,起居室旁的一扇門打了開來──是絲諾的房間。瑟希爾一抬頭,只見一個金髮女孩站在房門口,一臉睡眼惺忪,身上穿著的紅色背心裙的確是絲諾穿來的,裡面的襯衫則是換了一件……不過她那一頭過肩的長直髮倒嚇了瑟希爾一大跳,沒想到她本來的頭髮是這個樣子,那頭鬈曲度漂亮、巧妙地鬈在耳後的鬈髮原本竟然是直髮。
無視於瑟希爾驚訝的表情,絲諾默默地走進了浴室,過了好一陣子才清醒地走了出來,當然頭髮還是直的。
她走到瑟希爾旁的位子上坐了下來。
「這裡感覺怪怪的……竟然連鳥叫聲都沒有……」她一開口就是這個感想。
瑟希爾這時候正興致盎然地看著她的頭髮,腦中想著那鬈髮究竟是怎麼弄的,如果是用特別秘方輔助的話,說不定把那個秘方帶回去研究一番,可以研究出量產商品……
察覺到瑟希爾的視線,絲諾眨了眨眼,問:「怎麼了?」
「……」瑟希爾看了看她,「妳的頭髮,是每天早上自己弄的?」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髮,絲諾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啊……這個,我待會兒弄一下就好了……我完全忘了要弄頭髮。」
看起來,一定有什麼秘方吧。
瑟希爾暫時隱藏起自己的好奇心,改變了話題,「妳也覺得這裡怪怪的?」
「太過安靜的地方本來就不太尋常,至少……要有一點大自然的聲音。」絲諾皺起了眉頭。
大自然……提到這個詞彙瑟希爾的腦中亮起了一個警燈,他沉吟了一會兒,慎重地看著絲諾:「我問妳,缺少的那一個藥草究竟是什麼?」
「咦?」被這問題嚇了一跳,絲諾盯著瑟希爾半晌,才緩緩地開口,「我……難不成沒有告訴你?」
「妳到目前為止都沒說。」
「……在意的話就早點問嘛。」絲諾嘆了一口氣,「然後你就懷疑我有問題一直到現在?」
「還好。」瑟希爾將雙手放在胸前,悠閒地靠到椅子裡,「畢竟我們現在算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只是很好奇而已。」
「是一種叫『月光草』的植物……問題是我也從來沒見過它們,只知道它們很難找,然後,在夜裡會發出像月亮的光輝。」絲諾思考了一下,似乎在尋思究竟要怎麼形容那種植物才好,「……我去拿一下筆記,你等一下。」說完,她站起身走回房間去。
沒多久,她拎著隨身的背包出來,拿出一本筆記本遞給瑟希爾,「這是我阿姨留給我的『救急筆記』,說是救急……不如說是記載了很多東西,必要的時候很方便,但是我習慣照阿姨的叫法叫它。」她翻開其中用書籤標示的頁面,「來,自己做確認吧。你在看的時候,我順道弄一下頭髮……」
瑟希爾接過看起來有點老舊的筆記本,安靜地開始讀起來,眼角餘光可以瞄到絲諾正拿出髮捲、梳子和一罐不知名的膠狀物,正在整理頭髮。
整齊的筆跡橫在頁面上,精巧的插圖描繪出所有材料的細節,連在學院圖書館裡的某些藥草圖鑑都沒有這麼精美。瑟希爾讀完了飛行油膏的說明之後,忍不住繼續讀了下去,在藥方後面,是一段傳說的記錄──這本筆記之中除了藥方與藥材之外,應該也記載了大量傳說與魔法吧。
「絲諾……妳有看記在藥方後面的傳說嗎?」
已經拿下髮捲,正在整理鬈髮的絲諾抬起頭,「不……沒有,那幾段我比較沒有興趣,怎麼了?」
「妳看看這裡記載的東西……」瑟希爾把手上的書遞了過去,絲諾也湊了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外面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叫聲,似乎是年輕女性的聲音,那叫聲劃破了這片不祥的寧靜,瞬間將所有的困惑染上警覺與不安。
絲諾和瑟希爾交換了一下視線,不約而同站起身,往走廊上奔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