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亮光。
雖然是柔和的黃色燈光,但對於在黑暗的森林中依靠著微弱光線行走的絲諾等人而言,卻還是太過於刺眼,三個人都不禁瞇起了雙眼。
在那眩目的光芒中,是個穿著一身深藍色的瘦高老婦人,瘦骨嶙峋的兩手優雅地交叉在身前,臉上雖然帶著笑容,卻充滿讓人難以親近的氣氛。
看著那張瘦到顴骨凸出、兩頰凹陷的臉,以及那微微勾起的鷹勾鼻,絲諾不禁覺得,這位老婦人長得很像傳說中的女巫……如果她臉上有幾個疣或幾顆痣的話,一定能把很多人嚇得轉身就逃。
「你們是迷路的旅人吧。」老婦人優雅地微笑,伸手作出請進的手勢,「今天還真巧,已經是第三組旅人了,正好我們這裡在舉辦為期三天的公主生日慶祝,正擔心人不夠多不熱鬧呢。來、來,請進。」
突然間受到這麼熱情的招待,還提到什麼公主的生日慶祝,絲諾不禁困惑地轉頭看了看瑟希爾和羅賓。她實在不知道在這種時候,究竟應該要笑著感謝招待好呢?還是要堅持只休息一下,問過路後馬上起程好呢?
連羅賓也對眼前的情況感到遲疑了,沒有展現出他明快的作風。
這時候,瑟希爾卻開口了,「真是感激不盡,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說完還伸出手推了推兩個同伴的肩膀,催促他們趕快進屋裡去。
因為太過於出乎意料,絲諾只是呆呆地被推著走。她本來以為瑟希爾是更慎重的人,從剛剛在森林裡面意外出現了魔法波之後,瑟希爾對自己表現出了懷疑的態度──看得出來他是個腦子轉得很快,而且通曉世事的人。
但是現場他卻露出迷人的笑容,扮演著一個單純對被招待感到欣喜的旅人,讓絲諾深感不知所措。倒是羅賓好像很快就接受了瑟希爾的提議,也露出燦爛的表情向老婦人道謝。
發現同伴都表現出禮貌,道謝並自我介紹之後,絲諾匆忙地也行了個禮,「您好,我是絲諾‧布萊克,謝謝您的親切招待。」
老婦人用那蒼老而略顯粗嘎的聲音笑道,「哪裡。招待各位是公主的意思,身為小小管家的敝人,只是代高貴的殿下表達出善意而已。」
羅賓感嘆道:「真是位親切而大方的公主!」
老婦得意地笑了出來,「她可是這座莊園引以為傲的主人啊!」她舉起手指向前方大門的巨大樓梯,「來,各位請跟我來。」
身後的門又發出了一聲巨響,兩扇門扉「碰」地一聲關了起來。
發現大門旁邊沒有其他的人影,絲諾驚訝地睜大了雙眼。咦!沒有人在沒旁邊?那究竟是誰關的門?難不成這房子裡面有家庭妖精……
「絲諾?快點跟上來喔。」
聽到羅賓的叫喚聲,絲諾匆匆地追了上去,「等我!」
如果要她選擇,與其知曉大門如何自動關上的原因,絲諾情願追上同伴──這兩個人雖然原本和自己素不相識,不過在這個陌生的宅子中,只有這兩個人是和自己有所關聯的,因此她不想被丟下來。
跟著自稱管家的老婦往上走去,他們走過門前那一段寬敞的樓梯,走上二樓之後,開始往宅子其中一側走去,再走上一道較小的階梯,然後繼續走在鋪著柔軟地毯的走廊上,經過一扇又一扇的門,轉個好幾個彎之後,在一扇門前停了下來。
老婦再次露出充滿威嚴的笑容,「三位居住的廂房就是這一間,待會兒會有女僕前來為三位服務。那麼,我先失陪了。」她打開了房門,欠了欠身,便轉身離去。
瑟希爾喃喃地唸了一個字,率先走了進去。
絲諾大略可以推測出他在唸的是偵查狀況的咒語,便隨後跟了進去,順道招了招手要羅賓一起跟進來。
門後是一間藍色系的起居室,左右各有兩扇門,在入口的正前方則是一扇落地窗。深藍色的地毯,白底藍印花的壁紙,天空色的沙發,精美的桌子和一旁的茶桌上都鋪著勾花的美麗藍色桌布,裝飾用的花當然也是藍色為主的花束。而且,剛剛老婦雖然沒有做什麼特殊舉動,但這間房間已經燈火通明,維持著隨時都可以讓客人前來的狀態。
三個人交換了一下視線,分別推開了一扇門。
在絲諾眼前出現的是一間小小的臥房,和起居室一樣是用藍色調裝潢的;身邊的羅賓低聲說道:「是浴室。」;另外一邊的瑟希爾也開口說道:「這裡的兩間都是臥室。」
看起來,這個廂房剛剛好可以給三個人居住。
「這會不會太巧了一點……」絲諾喃喃自語著。
「據我所知,」瑟希爾靠在身後的牆壁上,悠然地解釋,「這種貴族的宅邸大多有很多客房,以供各種狀況使用。因此剛好有三人住的廂房,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樣啊……」絲諾沉吟了一會兒,然後看著羅賓,問:「羅賓你是騎士,應該對貴族的文化也滿清楚的才對吧?」
「……不。」羅賓不好意思地笑著,「我是屬於那種不太會跑去和貴族攀關係的人……所以實在是……」
瑟希爾沒有理會羅賓的話,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不過最奇怪的事情並不是剛好有三人的房間……而是這個莊園為什麼會剛好在這種地方,你們不覺得建在這種地方真的是太奇怪了。」
艾斯附近並沒有貴族的莊園,不過絲諾多少知道貴族喜愛建築莊園的地點,絕對不是現在他們所在的這種荒郊野外,連條像樣的連外道路都沒有。
她不禁同意地點了點頭。
不過,這樣就會讓人不禁困惑將宅子建在這種地方,究竟能有什麼好處。
羅賓皺起了眉頭,「我可以理解瑟希爾的懷疑,但是,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冒險進來,直接離開不就好了?」
瑟希爾露出了微笑,「這個嘛……我們往回走大概還是會被帶往這裡吧,這附近的空氣很奇怪,我覺得一定又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力量在運作著。妳說對嗎?絲諾。」
「……你說得應該沒有錯。」
雖然在森林裡行走的時候,絲諾只隱隱約約地感到不太對勁,反而是進入這座宅邸之後,能夠深刻感覺到包圍著這裡的森林散發著一股奇怪的氣息,讓人深深地感到不安。究竟是那座森林比較可怕?還是這裡比較危險?絲諾也說不準。
「不過,我覺得外面還是比這裡危險得多。只是……」瑟希爾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講了下去,「我也摸不清……」
他話還沒有講完,入口的房門就被打了開來,房裡的三人大吃了一驚,都用驚訝的眼神望向門口。
站在門口的是一名身材嬌小的女僕,紅色的長髮綁成辮子垂在肩上,蒼白的臉頰上有著些許雀斑,身上穿著淺灰藍色的連身洋裝,腰上綁著米色的圍裙。她向絲諾等人行了個禮,便轉身拉了一輛推車進來,在沙發旁的茶桌邊站好。
女僕露出優雅而幹練的微笑,「三位好,歡迎來到露娜莊園,這裡的主人是露娜‧西絲塔‧慕恩公主,這幾天正好是公主殿下的慶生會期間,希望三位能夠玩得愉快。」她一口氣說完之後,開始俐落地從推車上拿下一個又一個的碟子──每個碟子上面都罩著保溫用的套子,然後迅速地取出一個大茶壺,倒了三杯香氣四溢的茶,布置在茶桌之上。
然後,女僕繼續說了下去,「現在請三位先用簡單的晚茶,待會兒九點整的時候在下面會有一個晚餐聚會,請三位務必光臨,我會前來引導各位到大廳的。那麼,請慢用。」她有禮地欠了欠身,將碟子上的保溫套取下之後,安靜地推著推車離去。
雖說在森林裡這麼久當然很累、肚子也很餓了,但是絲諾有更驚訝的事情。她看了看牆上的鐘,指針指著六點半……
「怎麼可能……這麼早太陽就下山了……而且,時間竟然過了這麼多……」絲諾難以置信地說著。
羅賓和瑟希爾對望了一眼,瑟希爾聳了聳肩,「總之……餓著肚子也不是辦法,我們一面喝晚茶一面商量接下來要怎麼樣吧。」
羅賓點頭表示同意,拉出茶桌邊的椅子坐了下來;瑟希爾也跟進,自己坐下並拿了一杯茶;絲諾仔細想一想,與其一味地煩惱,不如先填飽肚子再說,於是她也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雖然對這裡充滿了疑問,但當絲諾見到那滿桌的食物時,也不禁覺得真是秀色可餐。每個碟子上都放了三人份的小點心,有色彩鮮艷的水果塔、鬆軟的果醬餡餅、散發著肉香的肉餡餅、包了煎得香脆培根的三明治,以及上面放了塊奶油再淋上蜂蜜的鬆餅,將整張茶桌擺得滿滿的,即使是在晚會前的晚茶……也稍微太過豐盛了一點。
不過,在這種地方,不試一下食物有沒有問題……好嗎?
正當絲諾在困擾的時候,瑟希爾淡淡一笑,「剛剛我倒茶的時候有測試過,這樣食物應該沒有問題……還是妳不信任我,想要再試一次?」
看了看眼前正在大塊朵頤的兩人,絲諾搖了搖頭,喝了口茶潤潤喉之後,也挑了自己喜歡的食物吃了起來。
食物很美味,茶也很香醇,吃飽之後精神好多了。
羅賓提議大家先簡單梳洗一下,再對現在的狀況作討論,這個提案滿合理的,於是三人各挑了一間房間──絲諾是緊臨浴室的房間,羅賓是靠走道,而瑟希爾挑了靠宅邸外側的房間──然後輪流梳洗了一下。
簡單地梳洗之後,絲諾洗了一下貼身的衣物,然後整齊地晾在房間裡面,拿出預備的貼身衣物換上,感覺起來整個人煥然一新。絲諾微微一笑,站起身準備回到外面的起居室,這時,她注意到地上有一片月光,一片從玻璃窗外灑進來的月光。
她走到窗前,貼著冰冷的玻璃窗往外看去。在有如黑色絲絨的天空上,掛著一輪奇妙的月亮,就像把圓形削去上面、一個上扁下圓的形狀,在空中散發著奇異的銀白色光芒。
「這裡……實在是有夠奇怪……為什麼,月相一直在改變?」
空中的月亮無聲地懸著,讓人有一種既淒美又不安的矛盾感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