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上採購完之後,一行人轉回了南瓜屋做最後的行前整理。

絲諾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打開衣櫃,準備尋找適合在森林行動的衣物。
衣櫃裡面掛著一排衣服,大部分都是艾希莉留下來的,所以顏色也大多是艾希莉喜愛的紅色系。絲諾伸手進去翻了翻……其實前幾天在森林裡面的日子已經把褲裝消耗得差不多了,因此現在衣櫃裡面大多是家居、外出或是正式場合穿的長洋裝、短洋裝或是裙子。
絲諾盯著衣櫃,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把在比較耐穿、好行動的短洋裝加上厚褲襪拿出來──這種時候就會覺得:謝天謝地這裡是北方,不然穿上襪子會熱死、不穿進森林又很容易受傷。
接著,再挑了一點換洗衣物塞進隨身的背包裡面,最後小心地將艾希莉的救急筆記用油紙包了起來,塞到兩件衣服之間保護著。這樣,就差不多完成整裝。
絲諾的眼光瞥過牆上穿衣鏡中的身影,不禁停下了腳步,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看著自己在鏡中的樣子了……阿姨留下來的深紅色洋裝,裡面是粉色系的襯衫,加上漂亮的鬈髮,除了髮色之外,自己的確看起來……很像阿姨,很像以女巫為榮的阿姨。
她輕輕地轉了個圈──不過同時,也非常不像傳說中的女巫,總是躲藏在髒亂的房子之中,穿著黑漆漆的衣服,頂著一頭亂髮,總是一臉陰沉地在製作草藥或下毒咒。
妳的笑容很好看,應該多笑笑才對。
剛剛,名叫羅賓的少年騎士這樣說。
雖然不是故意的,但絲諾自己也知道,從昨天晚上回到家發現門前這兩個不速之客起,自己不是面無表情、就是一副不高興的臉孔。雖然不知道那個魔法師瑟希爾是怎麼想的,至少羅賓似乎是個毫無心機的好人……
而且,絲諾總覺得有股力量正在推動著,引導著三個人在這個時間相遇,然後決定前往同一個地點。
這到底是好是壞呢?絲諾在心裡輕聲地問著,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回答她的話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既然如此,就隨波逐流看看潮流將流向何方吧。
但是,在那之前要稍微調整一下自己的態度……雖然是這麼想的,不過實際上行動起來大概會有困難吧。
絲諾緩緩走下樓梯,準備走向客廳。
意外地,從客廳裡傳了熱烈的交談聲,讓人不禁好奇究竟是什麼事情討論得這麼興高采烈。
絲諾放輕了腳步,貼在樓梯口處,往客廳窺探。
在客廳裡,瑟希爾站著,在他身邊出現一幅透明的地圖,一看就知道是用魔法叫出來的。而他正愉快地用手指著地圖,和羅賓講著話。
羅賓一臉愉快地坐在沙發上,似乎正在認真地提出自己的意見。
然後瑟希爾用手指沿著地圖上畫出一條線,於是空中的地圖上就隨之出現了一條紅色標記,看起來他們是在討論進森林之後要走的路線。
盯著地圖看了一會兒,羅賓對著手上的小冊子再看了一陣子,又一臉興致勃勃地對著瑟希爾講了一堆話。
「……我覺得瀑布也很值得一看呢……照絲諾講的路線,有可能繞過去看一下嗎?」
瑟希爾歪著頭在地圖上尋找了一會兒,用手指向其中一點,「你是指這個瀑布吧?和預定的路線……」他的手指點了點之前的紅線,「應該可以吧?我們再問問她好了。」
「嗚啊……行前的計劃最開心了!」羅賓的笑容顯得很燦爛,「不過後來常常會出乎意料就是了……」
「的確是這樣。」瑟希爾心有戚戚焉地點了點頭。
外表上,瑟希爾的黑髮黑眼帶著一種優雅而聰明的味道,加上那剪裁合宜的漂亮衣服,充滿學者的氣息;留著橄欖色略長頭髮的羅賓,有著如同小老虎般充滿好奇心的琥珀色眼瞳,對一切都是如此地興奮而友善、活力十足。非常不相似的兩人,即使身在同一個團體裡,也一定屬於不同組,現在卻融洽地在談著話。
人和與自己完全不相像的他人,的確也能好好地相處。想到這裡,絲諾覺得自己對於和這兩個人一起前往森林的事情,似乎比較安心了一點。
從小就一直和阿姨一對一地學習,絲諾和同年齡孩子相處的經驗可說是非常少,看到眼前兩名少年的笑容,心想著這或許就是在學校和同學相處的狀況吧。對她而言有一種新鮮的感覺。
她邁出腳步走進客廳裡,露出有點靦腆的笑容,「你們準備好了嗎?我想我們應該趁早出發,晚上才能準時到達第一個休息點。」
「準備萬全!走吧!」羅賓馬上迫不及待地跳了起來。
瑟希爾一彈手指收起了地圖,「我也沒問題。」
兩名少年一前一後走向了前門。
絲諾環視了一下四周,低聲詠唱了安全咒文,然後跟著前面兩人的腳步走出了門,用手在門板上一拍。
正常人肉眼看不見的魔法波向房子四周擴散而去,在南瓜屋上布下了如同蜘蛛細絲般的魔法防護。絲諾確認了魔法沒問題之後,轉身準備跟上前面兩人,沒想到視線馬上對上了瑟希爾那雙深黑的眼瞳。
瑟希爾露出了瞭解的眼神,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微微地張開了嘴。看到他的反應,絲諾微微一笑,將食指豎起放在嘴前──這是小小的秘密,屬於女巫的小秘方。
森林就在不遠處,對絲諾等人發出了如同嘆息一般的召喚聲……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