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魔法師,以及自稱「藥草師」的女巫。
單單是想像用這種組合行動就會讓羅賓覺得心跳加速。近年來,不是大工作通常都不會有魔法師出面支援,有藥草師當隨行醫護人員已經算可喜可賀了,能夠有魔法支援當然是大歡迎;至於女巫,雖然實際上遇到過的經驗為零,不過傳說中大多站在騎士的敵對位置,這次親身遇到的絲諾,卻反而更接近藥草師和魔法師的綜合體。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尋物任務──而且是自己興起加入的,別提會有報酬──羅賓卻覺得很期待。
加上,現在機械與科學愈來愈發達,夜晚也閃著美麗的燈光,屬於黑夜的魔法和神奇冒險愈來愈少了。像羅賓這一代的騎士主要工作大多是護衛、保鑣之類,能夠走進神秘的森林的機會真的是愈來愈少了。
感覺有點像是露營呢!除了小時候和家人一起去山裡避暑之外,我還沒有類似的經驗呢!
為了準備前往森林露營的裝備和物資,現在羅賓正和瑟希爾、絲諾兩人在艾斯城裡走著。
趁著這個機會,羅賓和瑟希爾也各自回到旅館準備了一下要帶的東西、簡單地梳洗了一番,順道交帶旅館保留房間與看顧行李的事宜。
然後三人再度會合時,絲諾手上已經抱著麵包店的紙袋,已經採購完糧食清單上麵包的部分;瑟希爾則換了一件長大衣,並沒有多帶什麼東西;倒是羅賓將一些緊急用品都收到了背包裡,揹在背上。
絲諾看了瑟希爾一眼,似乎想問什麼,卻只是微微張了口,卻馬上閉上。
大概是想要問和自己一樣的事吧,這麼想著,羅賓乾脆直接問道,「瑟希爾,你沒有要帶的東西嗎?」
瑟希爾露出了「早知道你會問」的笑容回答,「我把緊急用的筆記收在外套的內袋裡,其他東西也一樣,這件外套可以說是我的應急外套。」
乍看來,那只是一件很普通的長外套,仔細摸一摸是相當不錯的布料製成的,除此之外真的只是件剪裁合宜的好看長外套而已。但是,一聽到瑟希爾用肯定的語氣說著它是「應急外套」時,真的給人一種「奇妙不可思議」的感覺,會忍不住在心底猜測著這件外套是否藏著特別的機關。
一旁的絲諾睜著明亮的雙眼,盯著瑟希爾的外套看,她或許也在想和羅賓一樣的事吧。
「那麼,接下來我們要採購些什麼呢?」瑟希爾完全不在意身邊兩人的視線,爽朗地問道。
絲諾也收起了好奇的視線,回復成原本淡然的表情,「以防萬一,要買繩子和燈油──提燈的話我那邊有備用的給你們用──然後再多準備一點罐頭,我想應該就可以了。你們穿的鞋和衣服應該都耐長程步行吧?」
聽到這個問題,羅賓不禁得意地笑了,說其他的他不敢講,不過身為騎士他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耐力和體力了。「沒問題,我穿的雖然是靴子,但是走起來很舒服喔!」
瑟希爾則是輕輕點了點頭,表示他也沒有問題。
於是,他們前往城裡的一家五金行買了繩子,再去食品店購買了罐頭與乾糧。雖然本人表示自己並不擅長與人交際,但事實上還是有很多人向絲諾打招呼,也有人因此親切地與羅賓、瑟希爾兩人搭話。
可以感覺得出來,城裡的人其實相當喜愛這個藥草師少女,同時對她的阿姨,也就是瑟希爾口中的白女巫艾希莉,充滿了敬愛之情。對近年才有醫師開業的艾斯居民而言,能有一位專業的藥草師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或許,在他們口中幫了大忙的可愛女巫,才是女巫的真實面貌。羅賓不禁如此心想。
三個人的腳步聲滲入了街上的人群聲之中,卻如此地清晰,在羅賓的耳中回響著。現在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一種冒險前的期待感,以及躍躍欲試的心情。正當他愉快地打量著四周時,少女的聲音傳入了耳中──
「……你不是想知道白雪公主的事嗎?」
轉過頭,只見不知何時絲諾已經走在他身邊,而瑟希爾則在稍微前面一點的地方。
「是啊。」
「那麼,趁著走路的時候……告訴你吧?」
「不,先留著。」
「咦?」絲諾眨了眨漂亮的眼瞳,驚訝地盯著羅賓。
仔細一看,她的眼睛很像寶石的顏色,鮮艷的橙色中閃爍著紅色的光彩,相當少見。不過,用想像可能會感到很妖異的顏色,實際上卻給人一種溫暖的印象。
「我希望等這次從森林裡回來之後,再請妳告訴我。總覺得……如果聽完了故事,我這趟出來的主要目的就完成了,這樣……有點無趣。我希望在找到你們需要的藥草之後,心滿意足的狀況下,再取得最後的滿足。所以,可以保留到那個時候嗎?」
本來只是個模糊的想法,卻意外地在付諸言語之後變得清晰起來,羅賓自己也覺得很奇妙。但是,絲諾卻像是接受了這個理由一般點了點頭。
然後,她繼續講了下去,「也對,在完成某事之後,喝杯茶、聽個故事,的確是件好事。」
「對吧?」
能被理解,羅賓感到很開心,不禁笑瞇了眼。
「而且,去過森林一趟,或許能更瞭解……白雪公主所處的地點吧。」絲諾淡淡一笑,便閉口不語了。
此時,羅賓才發現從見面到現在,這是絲諾第一次露出笑容。出乎意料,帶著一點羞澀的可愛氣息。
察覺到羅賓的視線,絲諾稍微抬起頭,投來一個「怎麼了」的眼神。
「妳的笑容很好看,應該多笑笑才對。」羅賓想也沒想,就直接把腦中的話說出口了。
絲諾倒是很不以為然,「我平常是會笑的喔,只是昨天的事情真的很亂七八糟,我想笑也笑不出來。」
聽到了後面的談話,瑟希爾轉過頭來,深藍色的眼中帶著滿滿的笑意,「抱歉、抱歉,以後我會記得先寄張拜訪卡片說明來意的。這次就先原諒我吧?」
「好──吧。」絲諾將每個字都拉得長長的,彷彿在強調著她的妥協與些許不滿。
不過,我覺得這個組合一起去森林裡探險……應該相當不錯吧。
羅賓深深地吸了一口北國有點涼的空氣,仰望著那藍得很乾淨的天空,愉快地繼續往前走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