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期結束的前一天,大家都在跑上跑下整理行李,準備明天搭上霍格華茲列車回家。
七年級生們內心都抱著期待,但是他們的畢業典禮還是無聲無息。
直到了用完晚餐之後,七年級生突然發現,自己的口袋中出現了一枚上面有霍格華茲校徽的銅幣,以及一張金色的卡片。

 
敬邀您參加19XX年度的霍格華茲畢業典禮。
請於晚上八點半前往一樓大廳右手走廊前進至分類帽石雕處,轉過身,往右數第二張畫,對著畫中的精靈出示銅幣。
請換上禮袍。
靜待您的光臨。
 
霍格華茲校長
阿不思‧鄧不利多
 
艾莉斯從口袋中掏出這張邀請卡,驚訝地眨著眼睛,剛剛吃晚餐的時候根本都沒有發現這張卡片。她轉頭看了一下旁邊牆上的時鐘,還有時間,她快步地奔向自己的宿舍。
途中看到一些七年級生也正在掏口袋,或是在提醒其他同學要注意口袋,小小的嗡嗡聲在學生之間傳了開來。
她快速地衝進了寢室,拖出了行李箱,拿出了禮袍,迅速地換了起來。然後,琳恩和溫蒂也衝了進來,不久之後其他同寢室的女孩也跑回來了。
興奮的氣氛感染了整間寢室。
大家換好禮袍之後,開始互相確認儀容,甚至開始幫彼此打扮。
艾莉斯本來只打算把頭髮梳整齊之後,用夾子夾好。可是溫蒂覺得那樣不夠,於是她的長髮被整齊地在頭兩側束成兩束,鬈曲度漂亮地垂在肩上。艾莉斯則是幫琳恩夾上了最漂亮的髮夾,溫蒂的頭髮則是迅速地用簡單的美髮魔髮梢梢燙鬈了。
「哎呀!八點十分了!」不知道是誰發出的驚叫聲。
於是女孩們趕緊奔出了寢室,像陣風一樣地衝過交誼廳,往一樓大廳奔去。
「可是我從來沒發現過分類帽的雕像啊!」琳恩低聲地說道。
她們半跑半跳地衝下了樓梯,往右手邊的走廊轉進去,沒想到那裡真的多出了一個分類帽的雕像,這東西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至少,艾莉斯很確定前幾天經過時沒有。
她們準過身,這時艾莎她們一群雷文克勞女孩出現了,她們也對石雕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艾莎看著艾莉斯投出詢問的眼神,艾莉斯點了點頭。
「一,二!」溫蒂興奮地數著畫,手指在一幅畫著坐在蘑菇上的小精靈的話前停住。
「不要用手指指著人家,很沒禮貌耶!」穿著一身亮晶晶衣服的小精靈不滿地對著溫蒂扠腰。
「抱歉……」溫蒂臉微紅地放下手。
「我接受。」精靈高傲地抬起下巴,「妳們有東西要給我看嗎?」
「對!」女孩們趕緊拿出銅幣。
「……總共十枚硬幣十個人。好,妳們過去吧。」
畫像往前打了開來,後面是一條長長、兩旁掛著火把的石梯,朝著下方不段沿伸。女孩們從洞口走了進去,因為寬度只夠容納兩個人,所以女孩們兩兩成雙往下走去。
這條走道似乎非常古老了,石梯的角都變磨圓了。
她們往下走、往下走。
身後傳來了另外一陣人聲,前面不遠處似乎也有另外一批人。
然後,她們到達了一個古老的房間,四周是凹凸不平的石壁,牆上除了火把,什麼都沒有。在樓梯口的對面是一扇石製的大門,可是門上沒有門把、沒有任何可以打開它的東西,能判斷出它是門,主要是因為四周有門縫。
已經有一群學生站在門前了,各個學院都有,他們都在吱吱喳喳地,討論著接下來究竟要怎麼辦。
後面又下來了一群學生,他們也都露出了訝異的神色,一群人待在這個像是候車室的石室裡面面面相覷,完全摸不著頭緒。
又等了五分鐘左右,後面再度下來一批人。艾莉斯默默地點了一下人數,差不多是這一屆的應屆畢業生沒錯。
那麼,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
從石梯上再次傳來了腳步聲,學生們不約而同回過頭去。
人數不多,頂多三、五個人。
首先,麥教授出現了,跟在她後面是另外三個學院的導師。
學生之間發出小小的騷動,然後對導師們投以期待的目光。
麥教授清了一下喉嚨,很有威嚴地宣布,「歡迎大家來到『最後的大廳』!」
她的話語有如暗號一般,石門往兩側移動,打了開來。
一間金碧輝煌的大廳出現在畢業生的面前,黑白相間的大理石地板上鋪著象徵各個學院顏色的地毯,四條長桌擺在裡面,每張長桌的前端懸掛著該學院的旗子,正中央的空間則掛著霍格華茲的校旗。最前方有一個講台,鄧不利多穿著藍色的禮袍站在那裡,充滿智慧的眼睛在半月型眼鏡後面閃爍著。
他看著學生們魚貫進入大廳,分別在自己所屬的學院桌前就座。然後,鄧不利多露出了微笑,舉起魔杖一揮。學生們的頭上出現了一頂巫師帽,肩上被披上了所屬學院顏色的披肩。
大家發出了驚喜的聲音,觀察著同學和自己身上的披肩與巫師帽。
艾莉斯也摸了摸頭上的巫師帽,這可是上好材質製成的帽子,看著旁邊的同學們,帽沿上鑲了金色與紅色的邊,披肩也閃著好料子特有的光澤。轉頭看一下其他長桌,其他學生的帽子和葛來分多生一樣,鑲著他們所代表的顏色。
鄧不利多再用魔杖指著前方一點,一張凳子出現在那裡,接著從天花板上發出一陣樂聲,金色的光輝撒了下來,補滿補丁的分類帽飄然落在凳子上。
完全沒想到分類帽竟然會在畢業典禮中登場,所有人都呆住了。
分類帽似乎感到很高興,先清了清喉嚨,跟著扭動了一下,開始高歌。
 
嘿,睜大你們的眼睛,
看清楚這個世界。
千萬不要驚,
放寬你們那小小的心胸。
葛來分多要學著不要太過激進,
雷文克勞則是不要太鑽牛角尖,
赫夫帕夫保持誠實並堅持信念,
史萊哲林千萬要學會跳脫成見。
外面的世界或許一片黑暗,
外面的世界或許一片光明,
孩子們千萬要注意,
世界不是由『一』構成,
正與反、善與惡、光與暗,
一切都是兩兩成雙,
或是更多面向,
你們要學會自己去判斷。
或許我只是一頂破帽子,
但是我看過興起與衰弱,
我也見過殘酷與溫暖,
送走霍格華茲的學生,
一屆又一屆。
他們有的成就非凡,
有的惡名昭彰,
更有的默默無聞,
但是,
注意啊請注意,
那一頭正興起大風大浪,
你們要團結一致,
你們要不分彼此,
或許正確有很多種,
但是你們要睜大眼睛,
明白某些事情永遠不能成正。
霍格華茲將永遠以你們為傲,
而你們將永遠以霍格華茲人為榮。
嘿,祝福你們。
嘿,恭喜你們。
我以將你們分類為榮,
而你們將以自己的學院為傲。
抬起頭挺起胸,
霍格華茲的畢業生們!
 
分類帽在最後唱了一大段暫音,然後停住不動了。
學生們先是靜靜地思索著分類帽歌詞裡的意義,然後突然大家開始猛烈地鼓起掌來,不停地鼓掌,掌聲在最後的大廳中不停地迴響著。
「各位,恭喜你們畢業。」鄧不利多高舉著雙手,「希望你們記著分類帽的忠告,開始前往未來的旅程。祝福你們。」
鄧不利多的話音才落下,最前方的四面學院旗的下方各出現了一個洞口,只見四個學院的導師一臉嚴肅地站在洞口旁邊,身邊各站了一位穿著霍格華茲茶壺套的家庭小精靈,小精靈手著則捧著擺滿紙卷的拖盤。
沒有人事先告知,不過所有人都知道該怎麼做。
大家開始一個接著一個往自己學院旗下方的洞口走去,當他們走過洞口的時候,導師會輕聲唸著他們的名字,輕輕用魔杖點了一下用學院色的繩子繫住、封上霍格華茲校徽的畢業証書。
艾莉斯排在溫蒂後面,緩緩地接進洞口中。
終於,她站到了麥教授的面前,意外地,這位總是很嚴肅的黑髮女巫眼眶微紅。
麥教授微微一笑,輕聲說道:「艾莉斯‧懷特。」說完,杖尖發出一道銀色的光芒落在紙卷上。她將紙捲遞給了艾莉斯。
艾莉斯收下了紙卷,感覺起來很輕,但是拿在手上又有點沉甸甸的感覺。然後她也往前面漆黑的洞口走去……
水波的聲音,在黑暗中浮著點點燈光,眼前是一片廣大的地下湖,湖邊停著一艘又一艘的船,船頭上掛著一盞燈,那是唯一的燈光。
已經有一些小船離岸而去了,剩下的則在等待著乘客。
溫蒂坐在其中一艘船上,向艾莉斯揮著手,於是艾莉斯小心翼翼地登上了那騷船。不一會兒,又上來了琳恩和另外一個葛來分多學生,當船上坐滿四人之後,開始緩緩地朝湖的對岸移動而去,沒有槳、沒有舵,依然穩定地朝著固定的方向而去。
艾莉斯轉過頭去,她剛剛走出的洞口中發出光亮,看起來非常地溫暖。那裡是霍格華茲學生一生只會前往一次的大廳,名為「最後的大廳」,因為那是學生生涯終點要前往的地點。
開始的大廳是那個每天都會前往用餐的大廳,公開而明亮的場所;最後的大廳是霍格華茲的秘密,為學生七年的學校生活劃下句點,隱密而溫暖的場所。
明明感覺起來,不久前自己還是站在大廳中等待分類儀式的小女孩,卻已經聽完分類帽的送別歌,領到了畢業證書。
艾莉斯握了握手上的畢業證書,覺得眼眶熱了起來……
 
第二十一章   最後的大廳‧終‧
2007/12/30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