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當真看到卡佳里挽著阿斯蘭的手一起走進名為「翡冷翠」的義大利麵店時,第一個直覺就是跟著走進去。
其實,從剛剛開始,真就感覺到自己的頭腦似乎完全不受控制,一片亂哄哄的噪音聲,就像身在吵雜的車廂中一樣,空氣的溫度不斷地上升,除了框在窗中的景色之外,什麼都看不到。
─我…到底是怎麼搞得?為什麼…腦子亂成一團?可惡…

是啊,為什麼卡佳里和那個阿斯蘭‧薩拉的一舉一動不知不覺之中就會不停地進入視線,然後擴大…散開…,滲入知覺之中,不停地在腦中重複播放。
平常,自己和卡佳里也是用這種表情在街上走著嗎?肩併著肩,滿臉愉快的笑容,不斷地交換著話語,然後開心地相視而笑。真無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卡佳里那燦爛的笑顏不斷地闖入他的視界,然後思緒再次亂成一團。
當那兩人一起走進「翡冷翠」裡面之時,他真的只想要馬上衝過去。總覺得,如果自己不做什麼的話,會有重要的事物從指尖中溜走的感覺…。
「笨蛋…你在做什麼?」手腕被拉住的瞬間,少女帶些緊張的嗓音從身邊響起。
真猛地一回頭,克莉斯蒂灰藍色的眼瞳看著自己,臉上是一種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的確,一開始真是抓著她的手腕硬把她拉過來的,卻在剛剛頭腦一片混亂之中,不知不覺就忘了她的存在…。然後,當他驚覺之時,克莉斯蒂老早就已經抓住他的手腕不放,似乎在隨時準備好攔住不知何時會衝出去的真。
「我認為阿斯蘭從剛剛到現在可沒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唷。」克莉斯蒂的口氣變回平常聊天的輕鬆語氣,「而且…跟蹤的守則中相當重要的一條是─非必要的時候千萬不要衝進同一間餐廳之內。」
「妳…哪兒來的跟蹤守則啊?該不會…」
─不…我想如果是她的話,一定很擅長於跟蹤吧?像雷那傢伙一樣…可以不聲不響地靠到你身後…。
「你到底有沒有讀過偵探小說啊?」克莉斯蒂不滿地看了他一眼,「我們這兩張臉他們可是熟到不能再熟了,一起走進那家小店裡面…。」
後半句不用講出來,真也知道一定會被發現。不過,就某種意味而言,真完全不介意插進去和他們一起用個餐,然後乾脆一起逛下去。
克莉斯蒂看著真,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總之,我們去旁邊的披薩店…」然後不由真抗議,就直接把他拖到對面的半自助式的披薩店裡面。
港口這附近的餐廳幾乎都是兩到三層樓的磚房,充滿了古風,和市中心那種高樓大廈的現代感截然不同。店面大多無法容納很多客人,加上為了方便客人欣賞附近的海景和街道,漂亮而大片的玻璃窗是必要的。因此,坐在對面的披薩店的一角,可以巧妙地用眼角觀察著對面「翡冷翠」的門口,掌握住對方的動靜。
真看著眼前的披薩以及飲料,不禁感嘆自己好像已經開始被克莉斯蒂牽著走了。雖然外表上是個長得可愛、又一臉無辜的女孩,但是當她決定要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卻意外地強勢。點餐的時候也是,披薩的口味由她決定,只給真選了飲料(雖說是飲料…其實也只有紅茶、可樂、檸檬汽水…等幾種選擇而已)。
「妳真的…很習慣跟蹤這回事呢。」
克莉斯蒂一面用眼角注意著對面「翡冷翠」的門口,一面吃著披薩,竟然還可以回答真的問題,「其實…還好啦!只是以前有需要的時候,有前輩指點了一下。」
「前輩?詛咒之子的?」
「是啊。」
「沒想到你們還有分前輩後輩的?」
克莉斯蒂安穩地喝了一口冰紅茶,「其實這樣講也是方便的說法啦,基本上算是同一批的詛咒之子…。」她將視線轉移到眼前的杯子之上,「不過,論經驗、或是知道詛咒之子事情的早晚的話,他應該算是『前輩』吧。解釋起來實在很複雜,你就當成是這樣吧。」
「有聽沒有懂…」真往窗外看去,一面吸著飲料,一面無意識地敲著桌子,「不過…聽妳這樣一說,妳剛開始不知道自己是『詛咒之子』嗎?」
「嗯。」克莉斯蒂拿起一片披薩,慢條斯理地一口一口咬著,「我第一次被獵人襲擊是在十一歲,知道自己是『詛咒之子』則是在那之後。不過,那種狀況真的是很可怕,…突然接到一顆炸彈,然後被告知說『因為妳是被詛咒的』,所以『才會遇到這種事情』。…在那之後…我大概有整整兩年看到火燄會不自覺地縮成一團…。真不想一直遇到這種事情…」
─這傢伙…也有那種不堪回首的記憶啊…
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只記得那燦然一笑,以及那種熟悉感;接下來的印象,是毫不猶豫站在自己面前向自己挑戰的少女,那時她的神情是堅決而銳不可當的;但是,現在他面前是一個有著纖細手腕和悲傷眼神的女孩,藏在金色髮絲下的臉龐上帶著一抹不知是喜是悲的笑容。
─她並沒有在說謊…,剛剛她所說的事情的確是她的親身經歷。『詛咒之子』…果然每個人都有自己傷神的事情。就算是那個表面上很風光的阿斯蘭‧薩拉也是…?
即使真本來想要講些溫柔體貼的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一如往常冷淡的話語,「那妳還用炸彈…?」
「那個啊…哈哈哈…」克莉斯蒂反而爽朗地笑了出來,「我只是就現實情況選擇了一種最可行的途徑,如果要考慮自己的喜好太麻煩了,那時我可沒那個閒功夫想那麼複雜。不過…後來煌的那顆魔方陣炸彈真是嚇死我了…,要不是你在旁邊的話我大概沒辦法破解吧。」灰藍色的眼瞳上彷彿多了一層悲傷的霧氣,「以前熟識的人…真的對於我們的弱點瞭若指掌…。對阿斯蘭而言…真的是一場難打的仗…」
「為什麼在這裡又提到阿斯蘭‧薩拉…」
真話還沒講完,克莉斯蒂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一手抓起自己眼前的飲料杯,一手往窗外一指,「他們出來了!趕快走…。啊…不要忘了我的書!」說完就快速地往店外走去。
真一轉頭,果然看到阿斯蘭和卡佳里走出「翡冷翠」的身影,他也匆忙抓起飲料杯和當初在書店拎起的書袋。
─難怪她要選這種事先點餐付款的半自助式餐廳,先付帳的話就沒有這種突然要離去時還要掏錢的窘態,拿著飲料在街上走也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反而能更巧妙地融入人群之中…。她懂的東西實用性質還滿高的…。…和雷師出同門?
真也快步地跟了上去。
在街道上,克莉斯蒂雖然依然快速地踩著步伐,金色的長髮在空中飄揚著,手不忘裝個樣子抓住真的手腕,外表就和街上的其他高中生情侶沒兩樣─只是他們的眼睛正在不停地搜索著早自己一步來到港口區的阿斯蘭和卡佳里的身影,根本沒有其他成雙成對者的心跳感覺。
「啊…」一抹金色飄進真的視野,「克莉斯蒂…」他碰了碰身邊少女的手,用視線示意了一個方向。
克莉斯蒂隨著他的視線往前望去,露出了笑容。
卡佳里和阿斯蘭正在港邊散著步,海風吹起了兩人的頭髮,四周的海鷗翱翔著,遠看真是一幅美好的畫面。
「這樣看起來真像一對呢…」克莉斯蒂看著遠處的兩人,嘴角是一抹溫暖的笑意。下一秒,她瞥見真那複雜的眼神,馬上收起了那絲笑意,側過頭看著真,「真…你…」
─果然,胸口…悶悶的…,這到底是怎麼搞的?
「真…其實很喜歡卡佳里吧?不是因為她是你在月臣學園裡面交到的朋友,而是因為她是『特別的』存在。不是嗎?」
一陣強風吹過,真的視界中是自己深色的髮絲,身邊克莉斯蒂那頭燦爛的金髮,以及遠方兩個身影─金髮的卡佳里和藍髮的阿斯蘭。
─『特別的』…存在…?誰?卡佳里?
克莉斯蒂輕輕用一隻手檔住風,側過頭看著真,那張臉…真的和卡佳里非常相似,就像是姊妹一樣,乍看之下會有一種錯覺。但是…不一樣,眼瞳的色彩和其中蘊藏的光芒,笑的方式和說話的方式…。而撞擊著真胸口的笑容,不是眼前這個少女的,而是遠方那個站在別人身邊的少女。
突然出現的事實,讓真感到胸口一陣緊,溫柔又帶些痛苦的滋味。
─『喜歡』就是這樣一回事嗎?
所以不想被阿斯蘭‧薩拉搶走,不想被其他任何人搶走,想要好好守護她,想要待在身邊看著她…。微妙卻又那樣真實的心情,在胸口中翻滾著。最初只覺得她是一個奇怪的人,對新聞社的工作抱持著高度的熱情,又很熱心地管真的閒事,因為真被捲入事件而奮不顧身地自己跳下去。這樣的一個人,對於真是一種有如『安定劑』般的存在,讓真的心有一種穩定又溫柔的感覺。
是這樣啊…。
「或許是那樣沒錯吧。」風停住了,真的答案清楚地傳遞給了克莉斯蒂。
克莉斯蒂露出了笑容,「嗯…,你現在的表情很好唷!保持下去。」
真也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呀啊!」一聲女性的慘叫聲將他們的注意力拉回現實。
兩人猛地一轉過頭,看到一位帶著小女孩的母親正站在一旁發出慘叫聲,小女孩的帽子被風吹了起來,往海面上飄去,小女孩趕忙追了上去,小小的身軀卻被欄杆擋住了,眼看帽子愈飛愈遠,小女孩的嘴癟了下去…。
然後,下一秒,金髮少女修長的身軀一躍而起,輕快地一踩欄竿,往帽子的方向跳去。
「卡佳里!」阿斯蘭錯愕的聲音傳入了兩人的耳中。
而卡佳里已經抓住了帽子,隨著巨大的聲響,墜入了海中。
「騙人!」
雖然明明知道卡佳里是個很亂來的人,真和克莉斯蒂還是忍不住發出了驚訝的叫聲。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