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木思‧路平悠閒地站在波特家的門廊上看著熱鬧的庭院,手上拿著一杯冒著氣泡的香檳。
現在本來很正常的庭院裡搭起了一個金色和紅色相間的帳篷,四周綁著裝飾用的金銀兩色氣球、黃色與紅色的花朵,一堆霍格華茲的學生正在忙進忙出,他們用學院代表色緞帶裝飾在禮服胸前,這群學生大多是認識詹姆和莉莉的學生自願前來擔任招待。
而身為學長的雷木思等人則被學弟妹們請到一邊,要他們開開心心地等婚禮開始就好了。
於是,雷木思只好乖乖接下某個赫夫帕夫男孩遞給他的金黃色香檳,站在門廊上觀看著忙碌的眾人。

不一會兒,艾莉斯端著拖盤走了過來。
她身上穿著銀藍色的禮服,白皙的皮膚和銀藍色的布料相得益彰,整個人帶著充滿靈秀氣息,加上她那一頭漂亮的鬈髮在陽光下閃著動人的光輝,用來裝飾的銀色緞帶在金色的髪絲中飄動著,簡直像童話中的妖精。不過別在胸前的金色紅色兩色緞帶,卻又讓她充滿了凡間才有的生氣。
雷木思不禁微笑。一路看著艾莉斯從一年級到五年級,才能深深體會一個女孩子長大的感覺吧。
艾莉斯也對雷木思微微一笑,「嗨,雷木思。還要一杯嗎?」
看了一眼手上空掉的杯子,雷木思搖了搖頭,「不了,再喝下去我擔心婚禮剛開始我就醉了。」
看一看,四周還有不少女學生和艾莉斯一樣端著拖盤請先到的賓客喝香檳、吃點心,大家看到這群青春洋溢的女學生都不禁笑容滿面。
雷木思拉了拉燙得硬挺的上衣領子,「呼……穿這麼正式說實在很不習慣……」
艾莉斯笑了起來,「雷木思這樣穿起來很帥啊,只要想這是一生難得幾次的正式場合,應該就會覺得比較好了。」
「看來是每個人的觀點不同囉。」
「可能吧。像我就覺得偶爾這樣打扮一次很棒呢。」
的確很棒,我賭天狼星看到一定會動彈不得、說不出話來。不過因為覺得艾莉斯一定會害羞逃走,所以雷木思悄悄把內心話壓下去,笑著問她:「天狼星在幫忙詹姆,妳不用去幫忙莉莉嗎?」
「……莉莉有伊凡斯太太和波特太太,還有一群她的朋友幫忙喔。我想我還是好好地幫忙這邊事好了。」
「嗨,兩位。」
聽到打招呼的聲音,艾莉斯和雷木思不約而同轉過頭去。
站在那裡的是盛裝打扮的潔斯敏‧尼克斯,在霍格華茲最後的歲月中常常會碰見的少女,也是不久前才畢業的她穿著一身天藍色的禮服,白金色的頭髮垂在肩上,非常俏麗而甜美。
艾莉斯若有所思地看了雷木思一眼,雷木思則對她輕輕搖了搖頭,於是艾莉斯什麼都沒說,只是露出了微笑──雷木思知道她在問自己究竟想不想和潔斯敏獨處一下,不過即使是在這個大喜的日子,雷木思也沒有打算回應對方的好意。
或許,有一天雷木思會有心情談感情吧,不過現在他覺得只要看著朋友們幸福地笑著就好了。
潔斯敏似乎對於艾莉斯沒有離去的意思而有些失望,但她仍然露出甜美的笑容,繼續說了下去,「真是美麗的會場,莉莉是個幸福的人。」
「詹姆也是個幸福的傢伙。」雷木思點頭表示同意,「竟然會有這麼多學校的學生來幫忙真是太令人驚訝了……咦?麥教授到了!」
聽到雷木思的話,兩個女孩不約而同轉過頭去,驚訝地發現師長們也一個接一個現身了,看來這場婚禮真的是熱鬧無比,不愧是剛畢業的男女學生會主席的婚禮。
不過,因為賓客漸漸愈來愈多了,擔任接待工作的艾莉斯只好站起身來,拿著拖盤跑去招待客人。
於是這裡又只剩下雷木思和潔斯敏兩個人了。
沉默持續了一陣子,潔斯敏終於開了口,「……我一直以為艾莉斯喜歡的是你,沒想到最後底牌揭曉卻是天狼星‧布萊克。」
「如果我開口的話,說不定那個底牌會是我呢。」
分不清這話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潔斯敏困惑地看著他。
雷木思微微一笑,「我想,我還是去找些事做好了,不然還真的會被香檳灌醉,待會兒見。」
眼前的少女似乎想要再多說什麼,不過雷木思堅定地道了再見之後就頭也不回地往波特家屋裡走去,打定主意要去找詹姆和天狼星去了。
剛走到客廳,就看到了彼得正侷促不安地坐在他母親身邊,和波特太太、伊凡斯夫婦聊著天,而一個又瘦又長的女孩正皺著眉頭坐在一旁──可以猜到她就是莉莉那個非常討厭魔法的姊妹,看起來這裡不是個適合加入的場合。他苦笑著對不斷投以求救眼光的彼得搖了搖手,匆匆走了上樓。
剛走上二樓,就可以聽見三樓傳了少女們的嬉鬧聲,看來莉莉和她的朋友在上面很開心的樣子;雷木思沿著走廊往前走,在他再熟悉不過的詹姆房間門口停下腳步,安穩地敲了敲房門。
「誰?」詹姆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我。」
「雷木思啊,進來吧。」
推開房門就看到詹姆和天狼星正在做最後的整理,而波特先生正愉快地用相機獵捕著兒子大喜之日的照片。
「準備好了嗎?」雷木思悠然地看著天狼星拿起伴郎的胸花,「外面的賓客愈來愈多了呢。」
波特先生看了看手腕上的錶,「的確快要到開始的時間了。那我出去幫大家拍照了,你們動作要快一點。」
詹姆和天狼星對波特先生比了比手勢表示他們會盡快,雷木思則是微笑著點頭致意。
「外面怎樣?」詹姆有點坐立不安,別好胸花之後不自覺地又開始想抓亂自己的頭髮。
天狼星阻止了詹姆把整齊的頭髮抓亂的舉動,「聽聲音好像人來得差不多了?」
「嗯,連老師們都來了呢。」雷木思輕輕地拍了拍詹姆的肩膀,「真有你們的,這可能是霍格華茲近幾年最受注目的婚禮吧。」
詹姆得意地笑了。
無疑地,這個時刻是他們到目前為止最得意也最閃閃發亮的時刻。
雷木思確信,比起任何魁地奇的獎盃、任何課業上的成就,在這一刻被友人、家人與愛人包圍著的詹姆,正漸漸地開始散發更強的光與熱,這個人將會一路散發著光輝走下去吧。
天狼星打開了房間的窗子,眺望著下面的人群,嘴角露出若有似無的笑容。
即使沒有詹姆,他大概還是一樣,英俊、迷人又帶著不羈,但是因為和詹姆的相遇,讓他多了熱情與活力,顯得更加出眾。
雷木思看著眼前這對總是吸引著眾人目光的朋友,不禁覺得自己還真像是個看著學生長大的老師,內心交雜著不捨和驕傲。
「好,我們走吧!」新郎用戴上漂亮白手套的手舉起旁邊裝水的馬克杯,「敬我們!」
「喂喂……那可是水啊。」天狼星毫不留情地指出問題點。
詹姆大笑,「現在暫時拿這個當代替品。」
天狼星理解地點了點頭,也拿起了他的馬克杯,「敬詹姆‧波特!」
雷木思輕輕搖了搖被他帶上來的高腳杯,「敬莉莉‧伊凡斯──未來的波特太太。」
這一瞬間,整間房間在雷木思眼中,散發著溫暖的金色光輝……
 
 
「這是詹姆的奶奶傳給我的,現在我將它交給妳。」
波特太太溫柔的嗓音在莉莉耳中聽來,就像是講述床前故事的母親一樣,讓人感到安心而堅定。
眼前那雙粗糙卻又優雅的手上拿著一串美麗的珍珠項鍊,渾圓的珍珠與珍珠之間還鑲有璀璨的鑽石,柔和的白光與燦爛的光輝相呼應,整串項鍊旁似乎散發著一圈光暈。
莉莉不禁眨了眨眼,眼淚似乎緩緩地溢到了眼角,是因次鑽石太過刺眼,還是因為別的理由?
溫暖的手將項鍊緩緩地戴到莉莉的脖子上,一旁幫忙的女孩們發出了感動的讚嘆聲。
波特太太繼續說著,「聽說是波特家的祖先從美人魚那邊收到的結婚禮物,雖然只是個傳說,實際上它可能只是某波特家的人送給新娘的禮物吧,但是妳不覺得這是美人魚的禮物聽起來很美嗎?衛斯理家有一頂妖精製的頭冠,那真的是很美,前幾年他們家亞瑟和茉莉結婚的時候有被拿出來……不過我想,我們家的這條珍珠項鍊應該也很不錯才對……」
然後波特太太輕輕吻了吻莉莉的額頭,表示祝福。
銀白色,鑲著精緻蕾絲的頭紗被蓋在她的頭上,一瞬間,眼前的視野變成了一片柔和的銀色。
從這裡可以聽到從院子中傳來的喧鬧聲,就像平日在學校大廳中用餐時一樣,夾雜著幸福的笑聲、對話的聲音,以及杯盤的聲音。但是,這不是在學校,而是自己的婚禮,這些聲音的主人都是為了慶祝這場婚禮而來的,莉莉不禁覺得充滿了感動。
「親愛的,千萬不要哭喔。」波特太太輕輕摟了摟她,「因為今天妳是獨一無二的主角,再感動也要微笑。」
波特太太就像詹姆一樣,充滿著開朗的精神,讓莉莉不禁微笑。
然後,是媽媽輕輕伸出手,幫莉莉整理了一下頭紗,她可以看到媽媽臉上帶著既幸福又哀傷的笑容,「我真沒想到,小女孩這麼快就要離開我們了……」
「媽,我會常回去看你們的……」莉莉緊緊地抱住母親,「一定、一定,我保證。」
「哼……」一個不屑的聲音從門邊傳來,只見佩妮一臉不悅地盯著自己,「一堆怪胎,妳少帶妳那個瘋子老公回來!」
「佩妮……」莉莉微微皺起了眉頭。
而站在莉莉身邊的友人們間響起了小小的嗡嗡聲,她們雖然不好意思對莉莉的姊妹發脾氣,但對佩妮的態度都很不滿。
「我才不會祝福妳呢!」說完,佩妮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莉莉……」伊凡斯太太輕聲地說著,「佩妮也是用她的方式在捨不得妳……她可能以為妳會嫁著平凡人,回到我們的生活中吧。」
莉莉露出淡淡的微笑──她盡力不被佩妮影響到情緒,畢竟事前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她輕聲回應著:「我知道……不過,媽,我一直和你們在一起啊。只是,妳知道,我有那麼一點『不同』。」
伊凡斯太太點了點頭。
然後,波特太太柔聲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下去吧。」
莉莉點點頭。
在伴娘、朋友與兩個母親的簇擁下,莉莉緩緩地走下了樓梯,外面的喧鬧聲愈來愈清晰。
門打開了,她看見父親站在門口,對她露出笑容。莉莉也笑著,將手放到父親的手臂上。
從門口的階梯走下去,就是一條長長的紅毯,往架在前院中的帳篷中延伸,身邊要觀禮的朋友急急忙忙地往帳篷裡奔去,波特太太笑著和波特先生早一步往帳篷裡走去,母親則是又幫莉莉整理了一下頭紗,才進去會場。
像綵排的時候一樣,莉莉靜靜地站在父親身邊,前面是兩個小花童,以及伴娘──其實她還是有點希望佩妮能夠擔任,至少,姊妹不應該這麼疏遠。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如此地美好。
美麗而輕快的婚禮進行曲響了起來,莉莉緩緩抬起了腳,和父親緩緩地往帳篷中走去。
「莉莉,緊張嗎?」父親輕聲問。
「有一點點。」
「別擔心,當妳看到會場中那些愛妳的人之後,就不會緊張了。」
父女倆走入了帳篷。
在金色與紅色的屋頂之下,飄著銀色、藍色、紫色……五彩繽紛的氣球,觀禮的人不約而同對著走進來的新娘投以溫暖的笑容。
占了一半的年輕人們,大多是霍格華茲中的同學,他們熱情地對莉莉歡呼著、開心地祝福她,莉莉也對他們微笑答禮;波特家的親戚、魔法世界的朋友或熟人,他們則是沉穩地用眼神表達祝福之意;在最前面,可以看到鄧不利多校長、麥教授、史拉轟教授……等等霍格華茲的教職員們,當然還有佔了數人份位置的海格,正感動得不停掉淚;雷木思‧路平削瘦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旁邊是穿著銀藍色禮服小小地揮著手的艾莉斯;再來是波特夫婦、母親,以及……
站在最前方的是穿著一身禮服的詹姆,在他身後是盛裝的天狼星。
那個露出燦爛笑容的青年,在這片歡呼聲中顯得如此容光煥發,那微亂的髮絲也顯得相當可愛,莉莉隔著頭紗對他笑著。
父親緩緩地將莉莉的手交給詹姆,她看到那雙褐色的眼瞳閃著千言萬語,化作意味深長的注視,她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隔著長手套傳來詹姆的體溫,讓人安心也令人愛戀……
眼前的這個人,將會和自己幸福地共度一生……莉莉在心底確信著。
 
結婚儀式之後,整個場地像是爆炸開來一樣,從溫馨平靜的氣氛轉為節慶的熱鬧。
莉莉的頭紗已經被波特太太拿去收起來了,她穿著禮服和詹姆坐在帳篷中央的一張桌子邊,身邊是不停改變的人們──所有賓客都想要和這對新人講講話,講到後來莉莉和詹姆都快不確定剛剛跟什麼人講過什麼話了。
而帳篷另外一半的舞池中也熱鬧非凡,鄧不利多正微笑著和一個雷文克勞的女孩跳著舞,而海格也愉快地和麥教授有點不協調地共舞著,波特先生和波特太太相依偎著緩緩轉動著,其他人也都滿面笑容。
莉莉的眼光突然停在舞池中的其中一對身上。
身材修長的少年優雅地牽引著有著金色鬈髮的少女,黑色與銀藍色輕快地在舞池中旋轉著。隨著每一個轉圈,少年就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地在少女耳邊講些什麼,然後少女就露出甜美的笑容回應著他。深色的眼瞳中映著金髮藍衣的少女身影,而翡翠般的眼瞳中則映著黑衣黑髮的身影。就像是在某個遙遠國度,黑髮的騎士和金髮的妖精正在翩翩起舞著……
「真是漂亮的一對。」詹姆的聲音驚醒了莉莉的想像。
莉莉轉頭對著剛剛成為自己丈夫的少年,嫣然一笑,「是啊,我剛剛也這樣想……怎麼說,最初沒有這麼想,但是愈看愈覺得他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詹姆咧嘴一笑,「我是覺得,是不是『一對』應該是氣氛的問題。所以,應該是看到他們這麼幸福的樣子妳才會覺得他們是絕配吧。」
那麼我們也是嗎?被眾多人祝福著,因次才能這麼幸福地牽起對方的手……
他輕輕地吻了一下莉莉的臉頰,「我們也是啊!五年級的時候絕對沒有人想到我會成功把妳娶回家的。」
……那是因為那時候的你是個混障啊。」莉莉笑了開來。
「妳這樣講我很受傷耶。」
看到那藏在眼鏡後閃著狡黠光芒的眼睛,莉莉回吻了詹姆的臉頰一下,「不過現在愈看愈可愛。」
曾經很討厭的人,卻漸漸地變成這麼親愛的人,莉莉自己也覺得內心的化學變化真是不可思議。
不過還是不要告訴他好了,莉莉默默地在心底思考著,詹姆聽完一定會得意忘形的……
「兩位,朝這邊看一下。」
隨著呼喚聲,莉莉和詹姆不約而同轉過頭去──
「喀嚓!」
莉莉感覺到詹姆輕輕地摟住自己,於是她幸福地露出了笑容……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