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惡作劇成功
 
時間愈來愈逼近期末,雷木思就愈覺得時間很寶貴。
霍格華茲裡面的一草一木,上課的教室、學院的交誼廳、住習慣的宿舍房間、所有曾經探險過的秘道……當能夠自由穿梭在其中的日子愈來愈少時,就會覺得寧願縮短睡眠時間,也不想放棄和這一切相處的時間。
在霍格華茲的最後一週終於來臨了。

因為五年級的普等巫測已經結束了,而七年級的超勞巫測也結束了,其他年級的期末考當然也結束了。於是大家都愉快地做著輕鬆的事,等放榜(正確說來是暑假才會收到成績)、等畢業、等放暑假。
看到學校中三三兩兩正在悠閒過日子的學生們,雷木思就會覺得很幸福。
這天傍晚他很舒服地坐在中庭的草地上,看著水中的大魷魚懶洋洋地在岸邊伸出觸角討吃的,旁邊坐著的是正在看《傲慢與偏見》(據雷木思所知是第三次)的艾莉斯,然後彼得正死氣沉沉地坐在遠一點的地方。
「考完O.W.T.的感覺很棒吧?」覺得有點無聊,於是雷木思丟出了個問題給艾莉斯。
從書後面露出眼睛來,艾莉斯點了點頭,「有一種『我這輩子大概不會再這麼用腦了』的感覺。」
「到N.E.W.T.的時候會更慘喔……」彼得用一種氣若游絲口吻說著。
「噢……對。」艾莉斯嘆了口氣,「七年級的時候……」
「不過我想艾莉斯妳一定沒問題的。」雷木思微笑著安撫臉色又要沉下去的艾莉斯。
「雷木思你好好喔……」彼得再次嘆了口氣,「你一定會拿到不少個N.E.W.T.吧。哪像我……光想到媽媽到時候看到成績會講的話我就……」
即使,在超勞巫測獲得很好的成績,雷木思也不確定自己究竟會怎樣。畢竟,自己這種一個月一定要消失個一次的體質,如果真正要開始工作的話大概也瞞不了多久吧,而這個社會對狼人的觀點實在是相當冷酷。
所以,我才不想離開霍格華茲吧。雷木思的嘴角露出淡淡的苦笑,「不用擔心,無論如何彼得你的狀況一定會比我好很多的。」
彼得驚訝地睜大了雙眼,「可是依雷木思你的成績一定能找個好……喔!喔喔喔喔……對不起!」看起來他總算想通了前後因果關係了。
艾莉斯把書放了下來,先是微微白了彼得一眼,才很認真地看著雷木思,「……暑假波特太太說會教我做料理。如果沒事的話,就來吃吧!」然後她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再難吃也不準剩下唷。」
雖然這話有點突然,不過雷木思感覺到了艾莉斯話裡面的用心和對自己的信任,不禁笑了起來,「嗯!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好好吃完的,無論好吃與否。對了……詹姆和天狼星呢?」
「好像在商量什麼事的樣子……」艾莉斯微微地歪了歪頭,「我猜大概是和莉莉有關的事吧。」
的確,詹姆和莉莉‧伊凡斯之間的感情進展迅速,之前六年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簡直像假的一樣。加上詹姆的超勞巫測似乎考得不錯,他現在正信心十足地計劃著自己的未來,而那個未來之中,想必一定有莉莉的位置吧。
「無論他在計劃著什麼,都希望一切能進行順利。」
正當雷木思笑著表達自己的祝福,莉莉的身影就從城堡的方向走了過來。
「詹姆也不在這裡啊。」看到莉莉微皺的眉頭,可以感覺到她的失望。然後她將雙手抱在胸前,很困擾地說道:「還有一點學生主席的事情要找他處理一下呢……」
「如果是簡單的書面工作的話,就讓我們來幫忙吧。」雷木思微微一笑。
如果只是呆呆地坐在那裡,或許會不自覺地想到畢業之後的事情,雷木思覺得自己還是找點事來做比較好,當然,對彼得也是一樣。
「也好。」莉莉嫣然一笑,「那就拜託你們了。」
艾莉斯把書收進衣服的口袋,雷木思則像往常一樣伸出手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兩個人都準備好去幫莉莉的忙了,倒是彼得一臉興致缺缺,揮了揮手表達了道別之意。
莉莉困惑地看了彼得一眼,然後甜美地和他說了再見。
雷木思也向友人揮了揮手,和艾莉斯一起跟在莉莉身後往城堡走去。
等走到城堡之中時,莉莉終於開了口,「彼得怎麼了?」
艾莉斯看了雷木思一眼,雷木思不置口否地聳了聳肩,於是她開口回答,「他的女朋友對他提出分手了。」
「原來如此。」莉莉點了點頭,「畢業生不是在分手就是在告別呢。」
趁著最後一段在學校的歲月,和過去的自己與戀人道別,或是趁機快點向心儀之人告別,是大多數畢業生在做的事,而其中有一些已經交往穩定的情侶,則是開始喜孜孜地計劃起了未來。
雷木思猜想詹姆最近大概就在做類似的計畫。
自從擔任學生會主席之後,詹姆就變得比較成熟,和史萊哲林學生──或者乾脆說那群食死人候補生──之間的衝突減少,即使不滿也是用比較理性的方事解決,以前馬上掏出魔杖解決事情的詹姆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倒是那群人仍然不放棄任何可以鬧事的機會,無論是口頭上或是直接訴諸於武力,和其他學院鬧出的事端可件件都不小。
雷木思深深覺得詹姆的改變要歸功於莉莉‧伊凡斯,她的影響真是不容小看。不過莉莉本身倒是沒什麼改變,除了她見到詹姆的瞬間,眼神從原本的不屑變成溫柔。
或許,戀愛就是這麼不可思議吧。
雷木思卻無法想像自己未來會有類似的心情,或許從被狼人攻擊之後,他全心和這個詛咒奮鬥,卻不知不覺失去了人生中必經的某部分……
不過,至少在霍格華茲,他交到了朋友,也遇上了可敬的師長,沒什麼好遺憾的。在內心中輕聲說著,雷木思看看莉莉‧伊凡斯的背影,心裡覺得,詹姆能夠邂逅這樣一個對象,真是件好事。
「雷木思……」艾莉斯輕聲叫喚了雷木思一聲,保持著咬耳朵的音量,「你覺不覺得……詹姆應該是在做『那個』的準備?」
「妳是指那個P開頭的字?」
「是的。」艾莉斯點了點頭。
「不過只拉著天狼星去商量,真是太見外了。」雷木思故意露出受傷的表情。
艾莉斯倒是微微一笑,「應該是不想刺激失戀的彼得,又怕把你和天狼星都拉走讓彼得覺得被孤立,所以才決定只找天狼星一個人的。」
「天狼星什麼都沒跟妳提嗎?」
「沒有。」
「看來他和詹姆採取保密策略喔?」
這時候,莉莉猛然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帶著些許的狐疑,於是雷木思和艾莉斯匆忙停下話題,露出有點心虛的笑容。
「最近你們沒有事瞞著我?」
面對莉莉突如其來的詢問,雷木斯和艾莉斯都搖了搖頭。
「和詹姆有關的事?」
面對更進一步的詢問,他們更用力地搖了搖頭。
「真的嗎?」莉莉漂亮的綠色杏眼微微瞇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他最近總是會突然消失……我還以為你們會知道。」
「最近他是常常和天狼星一起失蹤。」艾莉斯難得端出天狼星女友的架勢,看起來她還不太習慣這個跟了她幾個月的新身份,臉還是有點彆扭地紅了起來,「我是有問他啦,只是他什麼都不肯說。雷木思你也沒聽說什麼吧?」最後她乾脆又把問題推到了雷木思身上。
「嗯……我在想他們是不是想計劃什麼慶祝畢業,像是超巨大煙火之類的……」雷木思把剛剛的猜測趕出腦子,講出心中排名第二的答案。
莉莉微微皺起眉頭,「適度倒還好,希望詹姆不要又得意妄形才好……」
這時候,皮皮鬼狂笑著飛了過來,身後跟著一名氣憤史萊哲林學生,看起來皮皮鬼似乎把他的鉛筆盒搶走了,正在嘲笑著那名學生。
「皮皮鬼!」莉莉厲聲地警告著這個鬼魂,「把東西還給他!」
皮皮鬼在空中不停轉著圈,用諷刺的口吻說道,「我以為伊凡斯小姐妳討厭食死人小鬼頭們呢!」
「我是『討厭』食死人!不過我不能讓你四處作弄霍格華茲的學生!」說著她舉起了魔杖,唸了一聲咒。
只見皮皮鬼被一道龍捲風擊中,手中的鉛筆盒掉了下來,然後他一面咒罵著一面被龍捲風捲往遠方。
艾莉斯用魔杖指了地上的鉛筆盒一下,然後它就直接飛往那個學生手上。
史萊哲林的學生瞪了他們一眼,也一邊咒罵一邊匆匆離去。
「史萊哲林禮儀。」艾莉斯輕聲地說了一句。
「艾莉斯……」莉莉輕聲地說道,「我想史萊哲林的人雖然大多行為舉止不太令人愉快,但是我們……」
艾莉斯點了點頭,「我知道……不過有時候實在是……吞不下這口氣。」
莉莉輕輕摟住艾莉斯的肩膀,「這麼說也是,不過我們還是不能和他們同等級啊。」
雷木思不禁佩服起莉莉,的確自他有印象以來,眼前的女孩都沒有和史萊哲林起過正面衝突,即使她力持公正,仍有很多史萊哲林的人對她的出身很不屑,但是在她努力忍受的同時,也獲得了大多數學生們的支持。
他們在學生會的辦公室門前停下了腳步,那是一扇巨大的橡木門,門上刻了一個魔法陣,既沒有門把也沒有門鈴。
莉莉伸手在魔法陣上面敲了一下,一個模糊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密語?」
「沒有密語。」莉莉莞爾一笑,「你自己昨天才告訴我和詹姆說,畢業前一週是特別時間,只要有我們的聲音……」
門大大地嘖了一聲,打斷了莉莉的話,「是、是,沒錯!可是我總要問一聲吧?總不能每個人一敲門就打開啊……每個人都能進學生會辦公室,這樣男女學生會主席有什麼尊嚴可言?」
門邊抱怨邊打了開來。
三個人偷笑著衝了進去,於是門抱怨得更兇了。
學生會辦公室有兩層樓,進門就會看到一張大大的木桌,旁邊是一圈凳子,只要有學生會會議大家就會前來這間辦公室,四周則是一個又一個的書架,上面全是霍格華茲學生會歷年的資料,而二樓則是散落著數張桌子,可以當作辦公用途,級長們和幫忙的學生也可以借來用功。
才一進入辦公室,就聽到樓上傳來了乒乒乓乓的吵雜聲。
門這時才慢慢地說道,「話說剛剛伊凡斯小姐妳離開之後,波特先生就和布萊克先生躡手躡腳地溜了緊來,而且奇妙的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詹姆一定用了他的隱形披風。
莉莉噘起了嘴,「詹姆……你竟然躲在這裡!」
「嗚啊!」很明顯地,待在上面的兩個人匆匆忙忙地不知道開始在收起什麼東西,噪音不停地傳下來。
「莉莉!等一下我馬上下去……」詹姆慌張地叫道,接下來他壓低了聲音,「天狼星把那個給我……」
「是、是……你不用那麼緊張啦……」跟著是天狼星懶洋洋的聲音。
雷木思心念一動,忍不住起了壞心眼,稍微提高了音量,「艾莉斯,原來天狼星也在這裡呢!」
「兩個人一起消失十之八九是在一起吧?」艾莉斯倒是回答得四平八穩。
「艾莉斯也來了?」天狼星明顯地聽到了雷木思的話,不一會兒就聽到他把一堆東西塞到詹姆那邊,腳步聲往樓梯處接近。
「……雷木思你料到會這樣吧?」艾莉斯聽著詹姆的哀號聲,瞥了雷木思一眼。
雷木思輕聲地笑了出來,「……天狼星現在滿腦子都是妳的事嘛。」
「有一半就不錯了啦。」艾莉斯難得露出了迷濛的表情,「一半是畢業之後的事、對抗黑魔王的事,還有你們的事啊……這麼多事佔腦子一半好像太擠了,所以我猜我只佔了百分之二十。」
不一會兒,天狼星就踩著輕快的腳步下了樓梯,一臉愉快地走了過來。
他淡淡地向莉莉還有雷木思打了個招呼,然後輕輕地伸手拂過艾莉斯的臉頰,溫柔地親吻了她一下,「抱歉,在忙一些事,都沒空陪妳。」
艾莉斯倒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嫣然一笑,「還好啦,有雷木思陪我。」
雷木思見到天狼星不滿地白了自己一眼,於是無辜地露出笑容,無奈地攤了攤手。
「嗚啊!糟糕!金探子……」詹姆的慘叫聲在樓梯口的地方響了起來,同時夾雜著金探子拍動翅膀的「嗡嗡」聲與他跌倒的聲音。
一個金色的影子快速地從樓上飛竄而下,然後在房間裡面上上下下地飛動著,視線才剛抓到它,馬上又失去了蹤影。大家不約而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看來詹姆又犯了老毛病,把練習用的金探子偷偷地帶了出來。
於是大家開始嘗試抓住金探子,匆忙地在房間中四處奔走著。
詹姆也匆匆忙忙地從樓梯上衝了下來,畢竟在魁地奇球隊中擔任搜補手的他最熟於捕捉金探子。
不過,在詹姆衝下來之前,小小的金探子已經造成了巨大的損害了。
只見小小的金球四下彈射,會議桌上的一些羊皮卷被轟到了地上,裝飾在旁邊的花瓶也被撞飛了出去,變成了一堆碎片;雷木思的額頭還被撞了一個包,而天狼星為了追這個小東西,撞倒了一排椅子……
「等一等……我馬上把它抓住……」詹姆三步並作兩步奔來,卻一腳踢在正要站起來的天狼星小腿上,兩個人一邊慘叫著一邊滾成一團。
「詹姆!」莉莉的驚叫聲響了起來,只見她趕忙往詹姆的方向跑去。
這時候,金探子繼續拍著翅膀往她頭上飛去,撞上了莉莉的手然後彈了出去。
「莉莉!」看到女友被金探子打到,詹姆也叫了出聲。
雷木思抬起頭,看著這一片混亂不禁露出了苦笑。但是還有一個人在這片混亂中站立著,艾莉斯正一臉認真地環顧著四周,令人意外的是,她既沒有被打中、也沒有被波及到。
然後,她輕輕眨了眨眼,然後快速地伸出雙手往前撲去。
「咦?」雷木思完全看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艾莉斯開心地跳了起來,手中正抓著不同掙扎的金探子;然後正在看著莉莉手腕的詹姆瞪大了雙眼,剛剛的過程他似乎都看得一清二楚;而這個時候,天狼星總算從一片混亂中爬起身來。
即使看不清楚發生的事,雷木思也大約猜到了是什麼事──艾莉斯‧懷特,一個以優等生聞名的女孩,既不熱衷騎掃帚飛行、在運動方面也沒特別出色,卻抓住了金探子,她看得到金探子的動態,更巧妙地抓住了它。
「梅林的鬍子!」詹姆狂喜地叫了起來,「我親愛的艾莉斯,妳什麼時候練成了這一招的?」
艾莉斯困惑地歪了歪頭,「沒有啊……我只是努力地找出它然後抓住它啊,這需要練習嗎?」
詹姆愉快地走到她身邊,「妳的飛行課成績怎樣?」
「噢……其實還不錯喔!」艾莉斯一臉有點困惑卻有點愉快。
雷木思在腦中尋思著,他的確對艾莉斯和飛行掃帚之間的關係不太清楚,畢竟他們相處的時間大多是在地上走。
詹姆笑了開來,直接將艾莉斯攔腰抱起,「抱歉!莉莉,事情就交給天狼星和雷木思幫忙吧!我要快點去處理新的搜捕手的事……真沒想到我能在畢業前找到一個搜捕手的候補!」
「搜捕手?」艾莉斯驚訝地叫了出來,「詹姆你在說什麼!」
「只是候補嘛!妳可以試看看啊。」
只見詹姆邁開大步往外面走去,臂彎中是驚訝的艾莉斯。
天狼星揚起一邊的眉毛,「……詹姆就這樣跑了?」
「沒辦法……能夠找到新的搜捕手很令人高興吧。」雷木思聳聳肩。
「兩位紳士……」莉莉清了清喉嚨,「先不論剛剛揚長而去的傢伙想幹嘛……他可是指名你們幫忙整理這一切喔?」
看了看眼前這一片凌亂,雷木思和天狼星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不約而同抽出魔杖。

.......16-2待續
創作者介紹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