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種之絆~
【第一樂章 神究竟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阿斯蘭‧薩拉─煙火─
 
琴音滑過夜空,融入風中,然後流入人的心中。
阿斯蘭的指尖在黑色與白色的琴鍵上舞動著,將音符編織成樂曲,綠色的眼瞳只是專注地看著琴鍵,彷彿其他事物都無法進入他的眼中一般,只有音樂是他現在所想的事情。
台下的觀眾們被這優美而靜謐的樂音所感動,完全沒有跨年晚會的激情,在這裡迴盪著內心的低喃與交流,或許有人會錯認台上演奏的少年是天使的化身也說不定。
休止符。
琴音停止之後,台下一片安靜,然後隨著人們驚訝地發現樂曲已然終結,掌聲如雷聲般地響起。
只有在這種時刻,阿斯蘭才會覺得自己的這雙手除了傷害他人之外,還是能夠創造出一些事物、能夠感動人心。那是一種淡淡的滿足與歡樂,會讓阿斯蘭一時之間忘了自己是「詛咒之子」的事實、也忘卻在自己眼前那一片荒涼的戰場。

微笑地對著觀眾答禮,阿斯蘭轉身離開舞台─接下來是主持任負責的跨年倒數時間,然後會施放慶祝新年的煙火,最後阿斯蘭將再演奏一曲作為總結。
在後台等待他的是雙頰緋紅的金髮少女,卡佳里臉上帶著開心的笑容,大力地鼓著掌,「好棒的演奏!聽現場果然和廣播、CD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看到開心的她,阿斯蘭禁不住笑道,「那麼,妳會在報導裡面好好地幫我宣傳一下囉?」
「當然!這種事情就交給我吧!包準月臣學園的學生們下一波流行的熱潮就是─『聽阿斯蘭‧薩拉的演奏專輯』!」
這種宣傳似乎不錯的樣子,經紀人會高興死吧?
阿斯蘭自顧自地微笑著,和卡佳里並肩往休息室走去。
十一點五十五分─牆上的時鐘閃著現在的時間,而放置桌上的手機正閃爍著來電未接的藍光,下一秒,來電鈴聲的三音節再次響起。
吃了一驚的阿斯蘭拿起了手機─認識他的人應該都知道今天有這樣一場的演奏會,不會挑在這種時候打過來。
從話筒的另一頭傳來了懷念的聲音,「唷!阿斯蘭,好久不見。」
─…為什麼…?會是你?
「怎麼了?聽到我的聲音這麼驚訝。呵呵呵…也對,那時候你算是和我選擇了相反的道路了吧。不過,不用擔心…阿斯蘭你還是我的好朋友。」還是一樣帶著天真無邪語氣的嗓音,卻多了一絲惡作劇似的惡意。
看到阿斯蘭難看的臉色,卡佳里困惑地看著眼前的少年,「…阿斯蘭?」
阿斯蘭露出苦笑,比了一個『我沒事』的手勢給卡佳里,「那麼…你現在是為了什麼而打電話來呢?總不會說你是想拜年吧?」
「我稍微地給了克莉斯蒂還有真‧飛鳥一個小見面禮,他們兩個人現在可能正在困擾吧。」
「見面禮?」
「嗯!」聲音明顯地帶著笑意,「只是一個需要動點腦筋來解的定時炸彈,如果那兩個人不快點的話…午夜就會爆炸了吧?不過,那兩個人的程度應該不只這一點吧?」
「…你說…炸彈?」
這傢伙到底搞不搞得清楚自己在說什麼?還是…挑釁?
「阿斯蘭…即使我們和福拉卡合作…也不會得救啊!只要真‧飛鳥沒有覺悟,結果還是一樣。所以,我決定了現在的道路,而我並不感到後悔。放心啦…那個炸彈附上的謎題很簡單,那兩個人的運氣加起來應該不錯吧?…就讓我先試試看他們的手氣吧…。希望我們可以很快見面。」
通話被切斷了,阿斯蘭驚愕地看著手機─誰都沒想到會有這一步棋,在這種時刻竟然出現了獵人的干涉。
「那傢伙…果然選擇了成為獵人了嗎?」吐出的話語有如刀刃,切割過內心,傷痕帶著痛楚特有的苦澀。
卡佳里的聲音再次將他喚回現實,「炸彈?…阿斯蘭…這到底是…?」
「糟糕!」在這種狀況之下,一定要快點確認炸彈的處理情形,阿斯蘭快速地開始撥打給克莉斯蒂,一面快速地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十一點五十七分。
快啊!快點接啊!至少要讓他們有時間逃出來…
「阿斯蘭?」從那一頭傳來的少女聲音顯得有些無力。
「克莉斯蒂,我剛剛接到…」
不等阿斯蘭說完話,克莉斯蒂就發出了苦笑聲,「炸彈是吧?不用擔心…已經解除了。二分之一的機率…真是嚇死我了。」末了還發出一聲安心的嘆息。
一邊,真的聲音也傳了進來,雖然有點距離但還算清楚,「妳剛剛不是說兩個人的運夠強的嗎?現在竟然這副德性!」
徹底無視真的話語,克莉斯蒂繼續了對話,「總之,詳情等明天我再對你做報告…大概猜得出來為什麼會有這個炸彈啦…。然後…我輸了…,抓鬼遊戲中被鬼抓到了。請你把卡佳里放走吧…我會告訴真地點的。」
聽到炸彈處理掉之後,阿斯蘭也鬆了一口氣,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知道了,那麼妳請真‧飛鳥到這裡接卡佳里吧!」
「嗯…那我掛了唷!」
終於到了道別的時刻了…
阿斯蘭看著切斷了的手機,知道炸彈已經處理掉了對他而言是一種安心感,但是…當一想到接下來就要將這個表情多變的金髮少女送走時,卻有一種微妙的失落感,好像有內心中有一個空洞在那邊…。
「真贏了。」微笑,阿斯蘭也知道,現在在自己臉上勾勒出的是『營業用微笑』,一點開心的意味都沒有,「所以妳已經可以走了。」
有些措手不及,但是阿斯蘭的話語中沒著一種讓她無法反駁的決斷,卡佳里的表情有些空白,「…這樣啊…。克莉斯蒂不會有事吧?」嘴角是一抹溺愛的笑容,「那孩子雖然表面上很可愛又穩重,但實際上是個不認輸、死要面子的人。」
「不用擔心…雷會處理。」阿斯蘭將手機塞到口袋中,「我陪妳走出去吧…。因為我待會兒還要演奏,也只能送妳到出口…。」
「嗯…」
感覺上很像和『那個人』分別的時候…連再見面的日子都不知道在未來的何方。…或許…再也不會見面了吧?
「克莉斯蒂會告訴真位置的,我想在散場前應該就可以見到面了。」
「嗯!」這次總算有了笑容,「然後我終於可以換下這套煩人的長裙裝了。」
看到皺著眉頭拉了拉身上牛仔布長裙的卡佳里,阿斯蘭也總算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妳不喜歡長裙?我倒覺得妳這個打扮很漂亮啊!」
「裙子這麼長…真的很麻煩耶。礙手礙腳的,害我都變得不會走路了。」
生氣的表情也很可愛。
「是嗎?」阿斯蘭微笑地牽起卡佳里的右手,「那麼,這樣應該比較好走了吧。」
「你當我三歲小孩啊…」
出口前的樓梯空無一人,人們聚集在後方的會場之中,外面卻是截然不同的寧靜,黑暗是如此地輕柔。
「那我就送妳到這裡囉。」阿斯蘭有禮地放下卡佳里的手,燦然一笑,「希望下次能夠再見。」
就到此為止吧…,那種燦爛的笑容不適合我們的所在之處…。但是…如果可以再一次、再一次見到這笑容的話…應該會很開心吧?
「那麼…再見了。這幾天真的是麻煩你照顧了。」卡佳里笑著揮了揮手,似乎是阿斯蘭的錯覺…那笑容之中帶著淺淺的不捨?
突然,一陣尖銳的聲響劃過天際,五彩的光照亮了夜空,七彩繽紛的光雨在天空這個畫布上繪出各種圖樣。
「哇!」卡佳里發出了讚嘆的聲音,「阿斯蘭,你看…是煙火!」
從剛剛就一直在緊繃狀態的兩人都忘了煙火表演的這一回事,因此這場表演有如驚喜,那光的藝術帶來的喜悅也顯得更動人心弦。
「真的好漂亮唷!」繽紛的色彩落在卡佳里的金髮上,使得那金色的光輝帶著一種神秘的美感,琥珀色的眼瞳因為喜悅而更加生氣蓬勃,「阿斯蘭…我想到了!其實我今天還有一件事忘了做呢!…除了煙火和演奏會之外,我一直很想要寫的報導…」
阿斯蘭困惑地看著她,「什麼事?」
「我想要訪問你!」那笑容毫無虛假,「從聽到你的琴聲開始…我就一直很想要寫一篇關於你的報導。你願意接受月臣新聞社的採訪嗎,阿斯蘭‧薩拉先生?」
總覺得,亂開心的!
「好啊…不過我有一個條件。」阿斯蘭的嘴角不禁溫柔地揚起,「我對這個城市還不太瞭解,妳願意擔任嚮導陪我多走一走嗎?」
雖然知道不應該將妳捲入我們的生活,但是,這樣一點小小的接觸應該是可以的吧?…是啊…只是…小小的任性一次…
「我還以為是什麼困難的條件呢!」卡佳里愉快地笑著,「沒問題!這個城市中好玩的地方我可是都瞭若指掌唷!」
「那就麻煩妳了!」
「交給我!」
阿斯蘭揮了揮手代表告別,轉身返回會場。
煙火持續發射中,夜空一片燦爛,少女的笑聲迴盪著,充滿希望的新年…。
 
你也終於成了我的敵人了…
─『在這個戰場上…除了自己誰都不能相信…』,你曾經這樣說過。
─但是我想相信啊!無論手上能夠握住什麼…我想要去相信,相信我們的未來還是有希望,還是有可以相信的事物在那邊存在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桃子饅頭與櫻花丸子+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