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些事實在很難在信中寫出來,艾莉斯很清楚這一點。好事或壞事,有些時候當事情化為羊皮卷上的信時,就會被縮短、被省略。不過她也知道,天狼星他們也一樣,距離就是這樣的東西……
當下走在霍格華茲走廊上夜巡的時刻,或許在信上也只是一段簡短的文字,或是完全不存在,但是她現在清楚地感覺得到微微的緊張感和冷冷的空氣。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